【專訪】習近平提「最緊迫」 曾鈺成解讀:港府要好好檢討

【專訪】習近平提「最緊迫」 曾鈺成解讀:港府要好好檢討
【專訪】習近平提「最緊迫」 曾鈺成解讀:港府要好好檢討

反修例暴力衝突持續升溫,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在巴西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時,罕有就香港局勢強硬表態,連用三個「嚴重」、三個「堅定支持」、三個「決心堅定不移」,但香港社會似乎不以為然。立法會前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接受《香港01》專訪時解讀,相較於11月初習近平接見特首林鄭月娥時的講話,「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已經由「最重要的任務」升級為「最緊迫的任務」,這或反映中央認為特區政府不能再出「拖字訣」,必須檢討為何五個多月來的策略無法「止暴制亂、恢復秩序」,迅速採取強化而有效的措施。


三個「嚴重」:特區好好檢討 盡力爭取人心

傳說中的「中央出兵死線」10月1日過後,加上新一屆區議會選舉逼近,反修例運動一度進入相對緩和。習近平11月4日在上海出席進博會期間,更特別會見林鄭月娥,以表達對其高度信任和對特區政府的充分肯定。可惜「好景不常」,隨着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在將軍澳警民衝突期間墮樓身亡而原因未明,反修例情緒和暴力再度升溫,交通癱瘓,學校停課、衝突不絕。短短十日後,習近平於11月14日外訪期間再度就香港局勢表態,批評香港持續發生的激進暴力犯罪行為,嚴重踐踏法治和社會秩序、嚴重破壞香港穩定、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強調「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

「從港澳辦首次公開講『止暴制亂』到現在,幾個月過去,如果有人認為『止暴制亂』已經生效了,應該沒有什麼人會相信,因為我們真的沒有做到。特區政府從開始就一直拖,以為拖到示威者累了,慢慢就散了,但這明顯不是中央的想法。」訪問甫開始,曾鈺成就表明,自己不擅咬文嚼字「揣摩上意」,但對於習近平把「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由「最重要的任務」升級為「最緊迫的任務」,他認為這主要是說給林鄭月娥聽的,或多或少反映北京不願意見到特區政府再無了期拖延下去,「特區政府有責任檢討,到底還有什麼辦法可以用。」

曾鈺成研判,特區政府陷入的兩難局面,在於「硬不起來,又軟不下去」,不但未能團結中間大多數,反而把他們趕到示威者那邊去。他透露,在反修例之初已向特區政府建議,一方面要和各界保持對話,團結包括泛民在內一切可以團結的人,「不能把他們全部當成敵人」,另一方面要檢討警隊部署和策略,因為現在是「打仗」,起碼要有個作戰指揮中心,策劃和指揮止暴行動。另外要有個心戰室,研究怎樣spin,做好文宣,可惜當局沒有接納。

他又憶述,曾有老友向當局建言由懂得政治技巧的文官主持每日記者招待會,「不能夠由警察來解釋人們對警察的誤會」,結果有關官員回應稱「日日開記招的話,我們無話可說」——「這個不就是問題囉!」他笑言,「遲到永遠好過無到,這些方法仍然很值得做,你只能盡一切力量去爭取人心。」

三個「堅定支持」:加強檢控工作 警隊重整戰略

習近平除了連用三個「嚴重」批評激進暴力行為,也連用三個「堅定支持」表達對特區政府的認同,包括堅定支持特首帶領港府依法施政、堅定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堅定支持香港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份子。有評論認為,這是習近平直接向特區的行政和司法部門施壓,但曾鈺成指出,有關說法與剛通過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當中提及的對港政策一脈相承,而該種透過完善制度和執行機制以落實「依法治港」的思維,其實早於2017年7月1日現屆政府就職典禮上,就由習近平嚴正提出了,只是暫時未見有任何實質的變動出台;因此,曾鈺成認為,習近平這三個「堅定支持」很合理,也不存在「施壓」一說。

「有些條例,在《基本法》裏面寫了,例如第23條,『應自行立法禁止』,但一直不做,你怎麼逼?又如第18條,納入附件三就要自行立法,但如果你立法的時候改到七彩,中央不滿意,可以怎麼辦?還有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任免問題,中央可以怎樣完善制度和機制?」曾鈺成說,中央正積極研究如何保證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怎樣透過制度和機制以完善《基本法》的落實,而「釋法」或「修改基本法」可能是可行路徑,相信前者或會被制度化、常規化,因為對中國法制而言,「釋法」本身就是「立法」的行為,會因應時代的變遷而調整條例的實際意涵。

「政府在保持對話的同時,也需要採取強而有力的檢控工作,令施暴者明白要付出很大代價。不能像現在那樣弱,慢慢排隊檢控,有些甚至不檢控,根本起不了阻嚇作用。」曾鈺成贊成香港仿效英國2011年處理騷亂的做法,增設特別法庭專責處理積壓案件。他亦建議政府應考慮特赦,就罪行的嚴重性和止暴日期劃線,以赦免在特定時期內罪行較輕的示威者、警務人員或其他涉事人等。截止11月4日,警方一共拘捕逾3000名示威者,當中近500人被檢控,檢控率近17%;及後10天暴力衝突持續升溫,截止11月14日,已有逾4000人被捕。

談及警隊的執法問題,曾鈺成提到,有很多市民向他反映疑惑——「為何香港這個向來強調法治的地方,可以令暴徒如入無人之境?喜歡打哪裏就打哪裏。很多人都不明白。7月1日那天,他們闖入立法會的時候,我也不明白。」曾鈺成說,早前出席國際執法人員研討會,有位英國警務人員向他表達對香港警隊的同情,因為他們從沒接受專業的制暴訓練,而由入職起也從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要應付騷亂或動亂。他認為,對於警隊在執法過程中的爭議,仍然應該交由監警會負責,而獨立調查委員會所探究的,則是戰略、訓練或有待強化的地方。

「我聽到一個笑話,前線警務人員說,誰說我們沒有陣勢?我們的陣,叫做『等陣』。每當我們要衝的時候,指揮官就說『等陣』。這樣的戰略,能怎麼辦呢?」看着前線警員成為「磨心」,曾鈺成也很無奈,重申特區政府應該設「作戰指揮中心」,指揮止暴行動。

三個「決心堅定不移」:保持冷靜克制 吸取敵我教訓

至於習近平最後提到的三個「決心堅定不移」,即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決心堅定不移,以及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事務的決心堅定不移,曾鈺成認為,這幾句是說給國際社會聽的。他坦言,儘管感到中央的著急,但相信中央仍然保持冷靜和克制,並不會宣布結束「一國兩制」、或出軍隊止暴制亂。

「有些市民至今仍然認為,問題在於政府做錯事。問題是,你一句『政府做錯』,就可以殺人放火嗎?恐怖份子也說自己不滿政府怎樣怎樣,他們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但大家會不會同意他們的行為呢?不會嘛!不行嘛!」曾鈺成提醒,倘若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未能明白形勢的「緊迫」,變相「縱容」暴力行為肆虐,「那麼『一國兩制』可能返唔到轉頭。」

「為何修例風波會一發不可收拾?為何『一國兩制』會面對如此大的挑戰?這個原因說出來的話,就是犯大罪。」曾鈺成笑了笑,然後嚴肅道:「問題就在於自2012年之後,中央和特區政府對港政策的判斷是錯的,用敵我思維來看待問題,只要持不同意見的都成了敵人。」他透露,早前有內地人來港收風,問他應該怎樣做好統戰工作,他反問對方:「現在還有統戰嗎?你要統的應該是對方陣營的人,可是你現在統的都是自己人,還把原來可以統的人趕到對面去了。」——遺憾的是,特區政府在處理修例風波時,一直在重蹈覆轍。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11.20市況】科學館、歷史博物館關閉 衞生署有診所服務受影響
【11.19.理大】不足百人末退士氣低沉 留守者:卸哂裝備保命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