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片】屹立近半世紀 不敵快剪店 上海遠東理髮榮休

遠東店中分為男界及女界,圖為男界所使用的剪髮椅,分別由日本、台灣製造,部份更具備按摩功能。
遠東店中分為男界及女界,圖為男界所使用的剪髮椅,分別由日本、台灣製造,部份更具備按摩功能。

懷舊剪髮櫈、炭精風筒、正宗上海刀法,逐一被捲入時代巨輪。位於元朗的上海遠東理髮店創立 48 年,為全港首間女師傅主理的正宗上海理髮店。現年 60 多歲的老闆斯姐及鳳姐,從小已跟隨父親學藝,傳承上海恤髮藝術,最高峰每日有過百位顧客。不過,受快剪店及疫情夾擊,遠東客量大不如前,亦因無人入行難以聘請理髮師傅,決定營業至 5 月底正式「榮休」。

文字記者:盧珮瑤

攝影記者:HLKP

上海遠東理髮店創立48年,現時位於元朗炮仗坊順興樓2樓,營業至本月底正式「榮休」。
上海遠東理髮店創立48年,現時位於元朗炮仗坊順興樓2樓,營業至本月底正式「榮休」。

遠東現時由大家姐斯姐、胞妹鳳姐打理。在遠東結業最後幾天,熟客紛紛上門,以恤髮為名,探望兩姊妹為實,抓緊最後機會在「小上海」角落聚首。有光顧逾 40 年的客人剪髮後特意多待一會,輕嘆「第時唔知去邊度坐喇」。

爸爸為「星級髮型師」 邵逸夫是熟客

姊妹花能夠成為香港罕見的女師傅,全賴年輕時跟隨爸爸王兆鴻學藝。王師傅16歲在上海學剪髮,1951年遷至香港,在港島半山的高級理髮公司工作,後來自立門戶,於銅鑼灣、旺角開設理髮公司。王師傅屬當年炙手可熱的星級髮型師,邵逸夫、「美容教母」鄭明明亦是其熟客,「嚟得嘅都係有名堂,明星、騎師......爸爸會叫我哋開電視睇啲明星,話『爸爸恤㗎呢個頭!』」。

遠東前東主為王兆鴻(圖中),他16歲在上海學師,成為炙手可熱的理髮師,更獲邵逸夫垂青。
遠東前東主為王兆鴻(圖中),他16歲在上海學師,成為炙手可熱的理髮師,更獲邵逸夫垂青。

後來兩間理髮公司因六七暴動一掃而空,王師傅40歲那年於元朗福德街開設「孔雀髮廊」,繼而接手打理樓下的遠東,兩店後來合併搬至現時炮仗坊舖位,手起刀落便半世紀。

斯姐、鳳姐早於10多歲就成為爸爸的得力助手,「我哋係自己女,一放學返嚟就乜都要做,洗頭、遞嘢,咁上下就推你上去做師傅」。鳳姐指,爸爸性格急躁、教導嚴厲,兩姊妹對他心生敬畏,「家姐有時貪玩,放咗學走咗去飲茶無幫手,爸爸會走去捉佢返嚟,喺舖頭樓下一把『星』落去」。斯姐形容他是「緊張大師」,只因著重服務質素,「以前啲客要去廁所,佢要我即刻出嚟畀人去㗎!爸爸不嬲都教顧客永遠係對的、係第一,我哋將呢樣嘢都帶到嚟呢度,真誠對客」。

遠東為全港首間由女師傅主理的正宗上海理髮店,老闆斯姐從小就跟隨爸爸王兆鴻學藝。
遠東為全港首間由女師傅主理的正宗上海理髮店,老闆斯姐從小就跟隨爸爸王兆鴻學藝。

「揚州三把刀」剃鬚馳名 珍藏古董炭精風筒

上海理髮七十年代起盛行,分為男界和女界。鳳組憶述,當時女顧客喜愛不同時髦髮型,「以前啲人叫恤髮即係 set 頭,八十年代多數會整大頭裝、筷子姊妹花頭、梳簪、『豬腸頭』,九十年代就興沙宣頭」;男界服務除了洗剪吹亦暗藏王牌,「啲人嚟得都係貪剃鬚,連耳仔、眉毛邊都會剃,剃完好似做咗facial(美容)咁」。師傅剃鬚前,會以梘泡塗抹在鬚根位置,再加以熱毛巾舒緩毛孔,令鬚根軟化,效果更貼服順滑。

師傅會用梘泡塗抹在鬚根位置,並用熱毛巾使鬚根軟化。
師傅會用梘泡塗抹在鬚根位置,並用熱毛巾使鬚根軟化。

遠東以「揚州三把刀」的剃刀刀法馳名,店內使用德國製孖人牌剃刀。師傅「動刀」前,先用剪髮椅旁邊的皮帶磨利刀鋒,鳳姐說:「如果磨唔切就轉用刀片,不過刀片成本貴,爸爸唔捨得用」。店內有出品逾50年的「飛機仔」炭精風筒,特點是出風口細、風力集中,不需定形噴霧或髮蠟就有燙髮之效,「呢隻擺埋少少都會電燶人啲頭髮,要控制得好好」。

遠東使用德國製造的孖人牌剃鬚刀,師傅每次剃鬚前,均需使用剪髮椅旁的皮帶磨利刀鋒。
遠東使用德國製造的孖人牌剃鬚刀,師傅每次剃鬚前,均需使用剪髮椅旁的皮帶磨利刀鋒。
店中有出品逾半世紀的「飛機仔」炭精風筒(圖右),師傅毌須加定型水或髮蠟就能造出燙髮效果。
店中有出品逾半世紀的「飛機仔」炭精風筒(圖右),師傅毌須加定型水或髮蠟就能造出燙髮效果。
上海理髮店以「男界全套」服務馳名,其中剃鬚服務最受歡迎。
上海理髮店以「男界全套」服務馳名,其中剃鬚服務最受歡迎。
上海理髮店有「獨特」的洗頭方法,男士會坐在椅上搽洗髮水,然後伏在洗頭盆洗頭。
上海理髮店有「獨特」的洗頭方法,男士會坐在椅上搽洗髮水,然後伏在洗頭盆洗頭。

快剪店及疫情夾擊 客量大幅減少

時代對工藝總是毫不留情。鳳姐指遠東在全盛時期日接過百顧客,「以前我哋兩姊妹一日洗 60 個頭,周地都係頭髮,啲捲髮筒直頭搵唔返」;現時,兩姊妹休閒坐在店中與熟客笑談風生,送客時說「有緣再見喇,後會有期」。鳳姐難免不捨,「我呢幾晚都瞓唔著,倒數住仲有幾多日」;斯姐卻看得開,「都滿足喇,『夠皮』喇」。

斯姐續指,遠東以長者客為主,但不少人未有接種疫苗不能進店,亦難以行長樓梯上樓剪髮,加上快剪店盛行,令客量及師傅數量均大幅減少,故決定本月底正式「榮休」。

「我哋自己都知係夕陽行業,以前爸爸日日唸書咁,『執一間,少一間;死一個,少一個』,師傅、客都一個一個走(離世),其實好自然啫,好似生老病死咁,自己都會覺得唔使咁執著」。放下剪刀,未來何去何從?「我成世都無做過其他嘢,要搵下自己鍾意做咩,最緊要係留返啲時間畀自己」。

斯姐指,遠東主要做長者、街坊生意,因此定價不會過高,「最貴都係二三百」。
斯姐指,遠東主要做長者、街坊生意,因此定價不會過高,「最貴都係二三百」。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