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為了中美關係 請相互投資吧

·4 分鐘文章

【彭博】-- 世界上最大兩個經濟體之間過去二十年建立的商業聯繫網絡正在破裂。在美國大選的民主黨初選早期,喬·拜登和卡瑪拉·哈裡斯給人的印象是在中國問題上對抗性最少的兩位候選人。然而,他們的政府並沒有拿出多少對川普時代貿易緊張局勢的突破,反而是問題的持續和升級。

知情人士上周告訴彭博新聞,美國政府正在醞釀一項數字貿易協議,將為數據保護和電子商務制定標準,旨在孤立中國。美國外交官無意重啟中美戰略經濟對話,而這曾是喬治·W·布什和歐巴馬擔任總統時期美國-中國關係的一個基石,不過在川普主政時期遭遺棄;拜登政府上周五警告企業在香港經營的風險,稱面臨與在中國內地開展業務類似的風險。

所有這一切有多大關係?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您認為商業關係在維持大國之間不穩定的和平方面所起的作用。在冷戰期間,世界分裂為幾乎沒有交易的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集團,加劇了衝突隨時可能爆發的威脅。在那之後,人們普遍認為自由國際主義和自由貿易的傳播正在將此類風險關入柙中。

這不是一個新想法。英美哲學家和革命家托馬斯·潘恩曾寫道,如果任由商業發展,它將消除戰爭。不過,如果他是對的,就很難解釋潘恩自己在美國對英國的獨立戰爭中所扮演的角色。

事實上,主要貿易伙伴之間爆發戰爭的例子不勝枚舉,比如一戰。而且在戰爭之中貿易本身遠非和平的工具,而是成為戰爭的武器。

這表明貿易對關係惡化的遏制作用遠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大。去年10月由香港嶺南大學學者領導的一項研究發現,雖然與中國的政治關係改善,總是與1981至2019年間的貿易增加有關,但貿易量增加導致關係惡化的頻率,幾乎與改善關係的頻率相同。

儘管如此,當前形勢與美國革命之前和一戰之前仍有一個關鍵區別:投資。

隨著進口商和出口商找到替代的供需來源,商品貿易中斷會很快自愈——看看澳大利亞大麥發生了什麼,在中國2018年開始反傾銷調查後,切斷了超過一半的出口市場,但是澳大利亞大麥幾乎沒有停下來喘口氣--需求被沙烏地和其他國家所取代。

但在發生衝突時,外國對實物資產的直接投資並不那麼容易恢復。如果兩國開戰,外國公司的工廠和設施就有被征用的風險。這使它們成為對雙邊關係健康的長期押注——當關係看起來不穩定時,工廠的主人有望成為積極的和平游說者。

種瓜得瓜

根據經濟諮詢機構Rhodium Group的數據,美國和中國相互投資了約4604.2億美元。雖然年度投資流入已從峰值水平放緩,但沒有跡象表明投資者感到害怕並撤退,就是您所期望如果他們聽到了戰鼓之聲而應該採取的行動。事實上,去年美國在中國的投資(反之亦然)比在更廣泛的全球經濟中--新冠疫情導致流量下降42%--表現得更好。

這才是我們應該尋找美中關係經濟關係隨著政治而惡化跡象的地方。隨著北京試圖堵住科技公司抓住的一個重大漏洞,中國公司赴美國上市的難度加大,而美國國會議員在公司治理問題上加大壓力,雙方似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最終將遠比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關係狀況更重要。那些想要避免裂痕加深的人應該歡迎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至少希望看到解凍的跡象。在周一發表的《紐約時報》採訪,她說川普政府的貿易關稅傷害了美國消費者,各國應該維持經濟一體化。

與任何合作伙伴關係一樣,從國際關係中能獲得什麼,取決於您在其中投入了什麼。如果投資現在開始萎縮,那麼美國和中國關係的未來將更加黯淡。

(David Fickling是彭博視角專欄作家,跟蹤大宗商品以及工業和消費類公司。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原文標題U.S. and China Must Invest in Their Relationship: David Fickling

(新增小標「種瓜得瓜」之後內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