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暴力的中國式治理難題:父權制催生的「黑惡勢力」,無法被父權本身所清除

河北唐山打人事件擊碎了國人對都市的安全幻想,「深夜出門擼串的安全感」不再是一個值得吹捧的現實。

當人們驚詫於行兇者的肆無忌憚,追問暴力責任,討論如何制止暴力方式時,輿論呈現出極大的撕裂:許多女性對這樣的人身安全受威脅情況表達恐懼和憤怒,部分男性因此事引起的「無差別攻擊」感到委屈和不滿。女性主義者指出了這是一種基於性別的暴力,是性騷擾和針對女性的暴力構成的殘忍傷害。而另一些人認爲從性別的維度理解此事件是「搞偏重點」,比起男女矛盾,流氓和黑惡勢力才是事件的本質,並且就此批評女權主義成功地轉移了對暴徒譴責的焦點,刻意挑起性別矛盾。大量的媒體文章和評論都對此事發表看法,圍繞「結構暴力」和「性別矛盾」的交鋒尤其激烈。

除了性別議題和意識形態爭論,採取怎樣的應對措施,以防再次發生類似事件的討論,也表現出普通人在「制止暴力」中對政治權力運作的期待。有人呼籲更加強有力的國家干預、更充足的警力部署和更嚴格的刑罰。也有人呼籲採用運動式治理和專項整治打擊黑惡勢力與其保護傘。

可見清洗式的運動式管理實際上已成爲人們的潛意識。2022年上海等地經歷嚴格的疫情防控後,無處不在的二維碼、監視技術和追蹤系統,成爲中國都市公共空間的「基礎設施」,更是人們習以爲常的治理技術,就此有人提出採用防疫式治理,給這些犯罪分子「賦紅碼」。然而,在解決性別暴力時,這樣的運動式治理模式和防疫採用的治理技術,可以扭轉當下社會中的厭女氛圍,兌現中國「消除一切對女性的歧視」的政治諾言嗎?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614-opinion-tangshan-gender-violence-law-governance/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