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蟲公司拯救本地蜂 恒生總行數千蜜蜂移居農場

今日是世界蜜蜂日(World Bee Day),蜜蜂與人類福祉息息相關,四分三的農作物靠蜜蜂和其他昆蟲傳播花粉。有香港滅蟲公司四年前發起「拯救本地蜂保育計畫」,當收到住宅或商業建築有蜜蜂報告,就會與蜂農合作收走蜂群,項目至今已搬遷逾50個蜂群,拯救以十萬計的蜜蜂。上月恒生銀行總部發現數千隻蜜蜂,蜂農廣叔再次出動,將蜜蜂遷徙至馬鞍山村的農場。

蜂農廣叔參加「拯救本地蜂保育計畫」,累計接收市區逾十萬隻蜜蜂到農場定居。
蜂農廣叔參加「拯救本地蜂保育計畫」,累計接收市區逾十萬隻蜜蜂到農場定居。

莊臣集團業務發展及管理部經理黃程熙指,以往經常收到客戶查詢要求「滅蜂」,但公司仔細檢閱資料,發現很多是蜜蜂,而非具侵略性的黃蜂,「本身蜜蜂係自然界一個好重要授粉者,如果他朝一日呢個地球無咗蜜蜂存在,長遠生態唔平衡。」公司參考外國例子,決定將蜜蜂移離現場,而非採用殺蟲劑撲滅。

莊臣收到不同客人求助,有時蜂巢在意想不到的角落出現,例如有次在一個大型鞋櫃內。(受訪者提供相片)
莊臣收到不同客人求助,有時蜂巢在意想不到的角落出現,例如有次在一個大型鞋櫃內。(受訪者提供相片)

公司在2018年推出「拯救本地蜂保育計畫」後,在馬鞍山村經營「自然有機農場」的廣叔主動接洽,提出可以接收蜂群。雙方一拍即合,攜手處理不同個案,例如上月恒生銀行總行的露天平台花園出現蜂群,經檢查後逾7000隻蜜蜂以銀行總部為家,於管槽內築巢,並在中環覓食。廣叔笑言,人生第一次入恒生銀行總部「救蜂」,可惜找不到蜂后,最後只能盡量收走蜜蜂。

數千隻蜜蜂定居在恒生銀行總部平台花園的管槽內,上月廣叔將蜂群帶到農場。(受訪者提供相片)
數千隻蜜蜂定居在恒生銀行總部平台花園的管槽內,上月廣叔將蜂群帶到農場。(受訪者提供相片)

黃程熙指,石屎森林頗常發現蜜蜂蹤跡,「住宅都好多啦,露台、甚至村屋頂樓嘅健身單車,櫈後面無啦啦有蜂巢,你估都估唔到。」團隊營救本地蜂外,亦意外拯救過海外蜜蜂。去年10月日資企業日立用大型木箱裝載一批升降機零件,經空運抵港後,工人發現木箱隙縫不斷有蜜蜂飛出,原來早就有日本蜜蜂在木箱內築巢,意外跟隨航班抵港。

日立公司抵港的木箱發現蜜蜂,這群日本蜂最後「移民」到廣叔的農場。(受訪者提供相片)
日立公司抵港的木箱發現蜜蜂,這群日本蜂最後「移民」到廣叔的農場。(受訪者提供相片)

廣叔憶述,這批日本蜜蜂最後順利得救,全因日立公司主管與員工自掏腰包救蜂,「主管話成日聽人哋講,地球如果無咗蜜蜂,人類都無咗架啦,因為無食物。」一個善念促成一群日本蜜蜂「移民」到馬鞍山村的農場。

蜂后是蜜蜂繁衍最重要一員,有時缺失蜂后,蜂農就要重新購買或培育一隻。
蜂后是蜜蜂繁衍最重要一員,有時缺失蜂后,蜂農就要重新購買或培育一隻。

黃程熙坦言,並非每間公司、每個人都有拯救蜜蜂的意識,部份人直接用殺蟲水撲殺蜜蜂,再鏟走蜂巢,「但喺我哋角度,如果個個都咁做,總有一日蜜蜂喺香港越來越少,養蜂嘅人越來越少蜜蜂幫佢採蜜,農作收成亦有影響。」

莊臣集團業務發展及管理部經理黃程熙(左)表示,用救蜂取代滅蜂,對保護生態平衡十分重要。
莊臣集團業務發展及管理部經理黃程熙(左)表示,用救蜂取代滅蜂,對保護生態平衡十分重要。

莊臣集團營運總監蘇泳思指,每次搬移蜜蜂收費約數百至一千元,部份收入分成予廣叔。這些蜜蜂在農場產蜜後,公司亦會採購並在網店出售,藉此推動本地養蜂產業發展。廣叔說,回收的蜜蜂估計數以十萬隻,分散住在30至40個養蜂箱,佔農場蜜蜂總數約三分一。

莊臣集團營運總監蘇泳思(右)指,除了與蜂農合作遷移蜜蜂,亦會購買本地蜜糖,推動養蜂業發展。
莊臣集團營運總監蘇泳思(右)指,除了與蜂農合作遷移蜜蜂,亦會購買本地蜜糖,推動養蜂業發展。

廣叔說,小時候在馬鞍山隨處可見蜜蜂,今日都市發展令蜜蜂數量劇減,市區蜜蜂生存不易,加上都市人懼怕蜜蜂,往往想除之而後快。他說,其實人類與蜜蜂可以共存,「我啲仔、我啲孫都夠膽去接觸蜜蜂,BB仔夠膽去蜂箱門口吹佢,果次蜜蜂仲去追佢,哈哈哈。」

5月20日是世界蜜蜂日,廣叔希望人類與蜜蜂可以共存。
5月20日是世界蜜蜂日,廣叔希望人類與蜜蜂可以共存。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