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民宿商場叉電 病患缺氧 命懸一線

市民落樓在天瑞邨商場外苦候恢復供電。
市民落樓在天瑞邨商場外苦候恢復供電。

元朗朗屏中電電纜橋前晚起火爆炸,導致元朗、天水圍及屯門大停電,工程人員雖努力搶修,惟重災區的天水圍4個屋邨及屋苑,至昨早始陸續恢復供電,中電恐被罰1,600萬元。大停電期間至少兩萬戶一度斷水斷電,炎夏高溫徹夜難眠而熬過悶熱的一晚,不少居民更通宵湧落商場留宿叉電,慘淪「第三世界」難民,苦不堪言。有以輪椅代步的居民因升降機暫停有家歸不得,流落街頭呆候至少8小時;有人「瞓街」露宿慘被偷手機,更有長期病患因未能使用供氧機恐有性命之虞。商戶同樣叫苦連天,有食材店舖的生魚變死魚無奈大平賣,另有存放貨倉的急凍及活海鮮,貨主須向批發商求救散貨才免「蝕大本」。保安局指火警不涉人為破壞,警方重案組正跟進調查。

嚴重焚毀、斷開兩截的電纜橋,設有3組13.2萬伏特的高壓電纜損毀,影響元朗、天水圍及屯門共16萬戶至少50萬居民,前晚約11時半,14萬戶已陸續恢復供電,惟天水圍天富苑、天晴邨、天悅邨及天澤邨卻成重災區,至昨早8時始陸續有電,但個別屋苑電掣房需要調校,恢復供電時間可能較遲。在攝氏30度高溫下,居民無電無法使用冷氣及風扇,整夜飽受悶熱煎熬而難以入眠。有不少居民更湧落商場,一邊在拖板插上「尿袋」取電,同時替手提風扇駁上電源,開動片刻冀能散熱消暑,情況猶如「走難」般狼狽。

升降機無法使用 輪椅漢有家歸不得

有以輪椅代步的天悅邨居民郭先生,自前晚停電起至昨日凌晨,苦候逾8小時仍未等到恢復供電,雖然他住低層一樓,但因升降機無法使用而有家歸不得,同時因輪椅的電量快將「乾塘」,無奈下他被迫流落街頭,聯絡友人代取叉電器以解燃眉之急。另有居民索性在天晴邨晴彩樓對開公園「露宿」,至昨日清晨5時許睡醒,赫見手機不翼而飛,懷疑遭賊人偷去遂報警求助。同時有長期病患者,在沒有電力供應下無法使用供氧機,恐會危及性命安全。

學童焗出走廊做功課 夜後無法入眠

此外,有住天澤邨澤星樓高層的梁女士,憶述停電一刻以為「跳掣」,等(車立)落樓時遇上升降機突然停頓,頓時被嚇至驚惶失措。停電期間,擺放家中雪櫃的雪糕迅即報銷,冷凍肉食變壞被迫棄掉。家中小朋友須被迫走出樓層走廊,借助走廊燈光完成功課。梁女士又呻前晚徹夜難眠,沒有風扇下,在昨日清晨4點幾已經「熱醒」起床,小朋友更加無法入睡,但昨日仍要到學校上課。梁又指出,停電時曾短暫停水,惟從未試過這麼慘情,認為中電應該有應變措施,以免居民手足無措。

而在天澤邨街市,有售賣海鮮食材的商戶,因鮮魚死亡而須急忙改為冷凍出售,但仍有不少死魚需忍痛棄掉,估計損失約數千元。店員曹先生指出,昨日老闆因憂慮供電不穩,故此只入小量海鮮,生意肯定大受打擊。另有海鮮批發商於網上發文,指有貨主受停電影響大喊「救命」,表示在元朗、流浮山及屯門貨倉的急凍及活海鮮須立即散貨。據批發商阿花指,在接獲「求救」後即出手相助,包括於網上直播促銷海鮮,幸好約一小時後已成功出售所有貨品。至昨日凌晨約2時,該批包括長腳蟹等海鮮,以及海膽等急凍貨品送到其商舖,數量多達20箱,她花約兩小時才能分放雪櫃及魚缸,但無論貨主及其直播,均以蝕本價散貨,她最終蝕約數千元。

朗屏站供電不穩 燈光閃爍民眾心驚

另外保安局表示,消防及警方到電纜橋現場視察後,未見有破壞痕迹,初步相信不涉人為破壞。至昨日傍晚,消息指起火的電纜橋結構仍未安全,因此調查人員仍未能入內調查,而橋的兩邊入口門鎖則完好無缺,不似曾經被人進入,經初步調查後,估計起火位置在橋的中間,現場附近暫時未發現有「天眼」可以拍攝到電纜橋,警方已把案件交由新界北總區重案組跟進。昨日傍晚7時許,本報記者到港鐵朗屏站視察,期間站內疑供電不穩,全站燈光閃了一下,八達通增值機的電腦亦因此重啟而影響服務,而位於站外其中一個出口的升降機亦因「跳掣」而暫停服務。

停電下悶熱難消,市民用現金購買飲品解渴。(李成德攝)
停電下悶熱難消,市民用現金購買飲品解渴。(李成德攝)
保安局指初步相信電纜橋不涉人為破壞。(梁國雄攝)
保安局指初步相信電纜橋不涉人為破壞。(梁國雄攝)
以輪椅代步的郭先生有家歸不得,被迫流落街頭。
以輪椅代步的郭先生有家歸不得,被迫流落街頭。
有市民湧到商場替手機、尿袋及電風扇等電器充電。
有市民湧到商場替手機、尿袋及電風扇等電器充電。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