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の文房具】鍾燕齊:使用傳統文具是種福份

yui
·4 分鐘文章
【銀の文房具】鍾燕齊 - 一枝鉛筆與世界
【銀の文房具】鍾燕齊 - 一枝鉛筆與世界

「20年前我開始從事網絡的工作,也正正是20年前全世界都進入一個資訊網絡的年代。
人和文具之間的聯繫開始變得薄弱,特別是香港。
但其實宏觀東南亞如台灣、日本、新加坡等,同樣都是面對著一樣的成長問題,
但為何其他地方就能兼顧到科技與文具工業兩者同步進行呢?
為何香港人偏偏就選擇放棄使用傳統文具這種福份?」

銀の文房具

2015年,Hong Kong Creates創辦人、著名策展人鍾燕齊(Joel)在新蒲崗工廈租下一個空間,擺放用30年時間蒐集的香港文具,結果在誤打誤撞之下,這個空間被愈來愈多人認識。後來這個空間在今年4月時更從新蒲崗搬到旺角上海街618,佈置成一間文具店似的空間,吸引旁邊冰室的人好奇探頭,也有熱衷者慕名朝聖。「以前小店鐘意用老闆或者老闆夫婦的名字命名,剛好四年前我們設置文具空間的同時收養了貓咪阿銀。再加上「文房具」本身其實是一個宋朝官階的官職,專管文房四寶,而中間的「の」字其實就類似一個迴紋針。於是結合起來就有了『銀の文房具』。」

作為本地著名的策展人,Joel稱自己是一個收集資訊的角色。「當然,我的工作是策展。但就像我經常強調的,當你設置好一個展覽空間的時候,其實整件事並不是單向性的,並不純粹是我在給予,同時我應在空間中負責吸收不同觀眾的資訊,而這些事情在互聯網上是難達到的。」

【銀の文房具】鍾燕齊 - 一枝鉛筆與世界
【銀の文房具】鍾燕齊 - 一枝鉛筆與世界
【銀の文房具】鍾燕齊 - 一枝鉛筆與世界
【銀の文房具】鍾燕齊 - 一枝鉛筆與世界

用文具是福份

Joel將使用傳統文具稱為一種福份,他更將文具視為重要的文化符號,並富有熱情地將這符號解析拆解。早於銀の文房具之前,他著作有《文具物語》,「30年整集了大量口述歷史,當中包括有文具店老闆、文具批發、甚至是銷售員,去了解香港文具的進程與改變。」他透露,「做過紅色豬印章、紅雞牌墨水、漿糊的人都來過這裏。我最近為一間剛剛結業的文具店整理大量有關歷史的事,這間店天台賣線香、造帳簿、紙紮製品,聖誕時還會印節日慶祝紙牌。你會發現一間文具店可以做到的事是很廣闊很豐富,而且可以很靈活。」

【銀の文房具】鍾燕齊 - 一枝鉛筆與世界
【銀の文房具】鍾燕齊 - 一枝鉛筆與世界

憑著這些文具店生產的商品,可以梳理出港人在時代環境的變遷中,如何憑著民間智慧去變通。Joel形容每一件文具都是放大鏡,甚至是顯微鏡,從一件小小物件中就可以追溯到不同年代的科技、工業技術、文化生活、歷史背景等事情,「可能大家會以為,北區這些偏遠地方賣的應該都很便宜的文具。但其實以前上水有一間文具店賣的文具比中環的文具店還要高級,因為殖民地時代這間文具店鄰近石崗軍營,駐港英軍只會用高質文具。」

他還提起一件趣事,以前警察的證件和記事冊是放在帽子裏面的,可是放得太久就會因為汗水濕掉很容易破爛。後來這個文具店老闆發明了一個證件膠套給他們,一傳十十傳百,連警察總部也來向他訂購膠套,結果全港的警察也配備這個膠套。」大概老闆也沒有想到,自己一個小小的發明能夠影響到這麼多人。

逆向教育

影響的也遠不止他人,文具除了為我們帶來方便,還影響我們自身。Joel舉出鉛筆的例子,原來以下的小朋友並不適合用HB鉛筆,「由於HB比較淺色,小朋友會以為愈大力揸筆愈大力寫字就會寫得深色,但其實兩者並無分別。枝筆由60度角慢慢就會變成80度角、90度角甚至是內傾。當內傾時小朋友已經看不到自己怎麼樣寫字,可能演變趴著寫字的習慣,影響脊椎發展。其實小朋友比較適合使用B或2B,但是許多家長都會買錯。」

Joel慨嘆,香港做教育的人都不知道文具的重要性,也許這也是他成立銀の文房具的理由。近年他也會著手於兒童教育,將幼稚園小朋友帶入文具店,他笑言這是逆向的教育工程,「由少時就讓小朋友知道選擇文具的重要性,就可以通過他們,再將這些觀念灌輸給他們的父母。」

 

 

 

 

 

更多相關文章:

【Staycation2020】套票包國金軒晚餐、酒店泳池扮美人魚!編輯分享 The Mira Hong Kong 試住報告

【Black Friday 2020購物優惠】除了Amazon還有這些你不能錯過的品牌

【#sheGO】滋補又養顏!W Hotel 星宴 x Bobbi Brown「光澤美肌活力蟲草」餐單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