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matic】電影影評《無聲》: 我們總是透過傷痛的經歷才得知世界是殘酷的

shim
·4 分鐘文章

「比起聽不見,我更害怕外面的世界。」我們總是透過傷痛的經歷才得知世界是殘酷的。成長的過程中,好像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這樣的現實,因為大家都寧願活於美好的謊言中,不想面對赤裸裸的真相,或許即使我們事先得知,也無法避免受到傷害,只想活於一個假裝聽不見,也看不到的世界中逃避,最後才發現什麼也逃避不了。被傷害的過程中,看著許多曾被傷害的受害者漸漸同化成加害者,以免受到傷害,難道這個世界已淪為同為黑化才是唯一的生存出路? 故事取材自2011年爆發的「台南啟聰學校集體性侵」案件,發生164件師生集體性侵害與性騷擾事件,受害者達92人,被喻為台灣版《無聲吶喊》,更提名本年度金馬獎的多項殊榮。失聰少年轉到啟聰學校就讀,結識了心儀女生,卻意外在校車後排發現同學之間的「無聲遊戲」。 霸凌這事情每分每秒都發生在世界每一處角落,當中涉及霸凌者的權力掌控、加害者的無知服從、受害者的盲目忍受,以及師長的置若罔聞,一層層的影響之下都使霸凌成了無限輪迴。在這悲慘的輪迴中,倘若每一個環節的人都不願作出改變,就只得延續惡習,永遠也有人受苦。 「你跟他們一起欺負我就沒事了,你如果說出去會被討厭的,就不會再有人跟你玩了。」一句由受害者忍著淚用手語劃出的台詞,被欺負的人不一定是因為懦弱,而是更為人設想,或害怕因反抗而失去一些與別人的連結,但他們沒想過綑綁式的關係是永遠都被強勢的對方給牽著走,不平等的關係是不能長久維繫的。 「會不會你誤會了?他們只想跟你玩,別無惡意。為什麼是你,不是別人?」師長們遇到霸凌的問題,總是先質疑受害者,由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學習與人為善的一套變質了?連被別人欺負都是自己的問題,因為種種被忽視和懷疑的對待,使受害者更怕面對問題,更怕將問題說出來,甚至尋求救助。需要幫助的不只是受害同學,是更需要對所有正受教育的學生作心理建設,而不是讓「遊戲」不斷循環。 電影約七成的部份都是以手語為主,沒有口述對白的畫面,不但沒有令觀眾感覺沉悶,配以出色的配樂,更能帶領觀眾進入劇情。配樂大多以「噓」和失聰人士的僅餘發音組成,配合壓抑的劇情與層層逼近的配樂,使觀眾無所適從。比起傷感,更是欲哭無淚的心痛與憤怒 對於拍攝性侵的過程,拍的非常隱晦,不會有過於裸露的劇情,但同時導演刻意拍上演員們恐懼與無助的表情,使觀眾能感受到寫實而逼真的性侵過程。 電影簡介: 失聰少年張誠準備轉到啟聰學校就讀。聾人的世界,卻不比聽人的世界寧靜。當他發現校車最後一排的「遊戲」,融入新生活的欣喜之情,瞬間成為恐懼……。眼見心儀的女孩貝貝在遊戲中遍體鱗傷、學長小光氣勢狂妄不可質疑,一群同學們又天真無害,張誠忖度著是否該揭開遊戲的殘忍真相,或加入遊戲的行列?當加害者與受害者的界線越趨模糊,盤根錯節的苦痛、無可傾訴的怨懟,種種困惑與不安在無聲的校園蔓延。 無聲 The Silent Forest (2020) 主演:劉子銓,陳姸霏,金玄彬,劉冠廷 上映日期:11月19日 作者: Moviematic 電影對白圖 Instagram @moviematic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moviematic/

相關文章:

【Moviematic】《數碼暴龍Last Evolution 絆》觀後感│成長的代價就是被迫放棄所愛和所堅持 【moviematic】港產片影評 《幻愛》:我們有沒有勇氣去承受不如幻想中美好的愛情? 【Moviematic】《最後的情書》: 也許我們永不相見,但各自心中會永遠留下一個不能取替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