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of Hong Kong】追鷹的孩子

或許很難想像,香港這麼一個人煙稠密的擁擠都市,竟然是全球麻鷹密度最高的地方。然而,當香港人都在忙着低頭用手機時,有誰還會抬頭看看天空中的麻鷹?「我的麻鷹手記」版主 Peter,是少數中的其中一個。

中三那年,Peter 參加了中學的攝影學會。香港的美景、山水、花草等,通通都被他攝入鏡頭。然而,隨着他的攝影技巧日漸成熟,拍攝靜態事物已不能再滿足他。一天,他舉起相機,「喀嚓」一聲,正好捕捉了麻鷹在空中翱翔的一刻。也許是麻鷹的英姿凜然,亦也許是拍攝飛鳥所帶來的滿足感,Peter 對麻鷹產生了莫名的興趣,更決定加入香港觀鳥會麻鷹研究組,從此展開他人生中的「追鷹記」。

十多年來,Peter 每週都風雨不改,至少看鷹一次,在麻鷹的繁殖期時他更會觀察牠們兩、三天。對於在固定地點出沒的麻鷹們,他早已瞭如指掌,不但能夠透過牠們外型上的微細分別以及獨特的個性來準確地分辨每一隻麻鷹,甚至還為牠們改了不同的名字:「小鷹」左翼缺了一羽、「大麻」羽毛最豐滿、「佑賜」喜歡曬太陽、「大嬌」脾氣比較壞……

「他們與人很相似。」麻鷹不但跟人一樣有感情、有思想,大部分更 是奉行一夫一妻制的。然而,「出軌」這回事,在麻鷹世界竟然也是存在的!Peter笑言,曾有一對發展了兩三年伴侶關係的麻鷹,公鷹在某年卻忽然不願交配,不甘寂寞的母鷹最後竟然找來了另一隻新歡交配。「慘被背叛的公鳥發現老婆出軌後,便把老婆和牠的新歡趕走了!」

對 Peter 來說,看鷹不但樂趣多多,更滿載了驚喜與期待。「每次抬頭看天空,總是有意外的收穫。」他指有次在看鷹時,竟然發現了在香港近乎不可能看到的北方草原雕:「當我把相片放大仔細一看時時,我整個背脊都涼了!這隻真的不得了!」他把草原雕的相片公開後,被確認為是這隻品種在香港出沒的第一個紀錄,震驚了整個香港觀鳥界。最近,Peter 更把這些一點一滴結集成《麻鷹之城──我的觀鷹手記》一書,希望能公諸同好。

然而,看鷹最大的收穫,是讓 Peter 認識到同樣熱愛觀鷹的女朋友。自那天起,兩口子總成雙成對,一起從望遠鏡中見證麻鷹的成長。或許在這個狹窄煩囂的城市中,他們都和麻鷹一樣,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那片自由天空。


撰文:Joey Wu
圖片:受訪者提供(Peter陳佳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PeopleofHongKong #我的觀鷹手記 #麻鷹之城 #追鷹記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