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羅致光稱一年一檢有難度 勞聯議員斥誤導 建議調升至 46 元

周小松。圖:周小松 fb
周小松。圖:周小松 fb

檢討最低工資公眾諮詢明(31 日)結束,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昨日在網誌指「一年一檢」實際操作上有困難,又指如社會滋生一種政治風氣,「『企硬』是『道德高地』,『讓步』是『放棄原則』,凡事只看誰的『拳頭』大,誰人大聲誰正確」,社會分歧只會加深甚或撕裂。勞聯立法會議員周小松今早(30 日)在港台節目《千禧年代》表示,現時每小時 37.5 元的最低工資水平偏低,勞聯建議將最低工資水平調高至每小時 46 元。周小松又指,最低工資委員會「勞、商、學、官」的組成設計,要達成共識並不容易,建議日後如遇上三個勞方委員反對凍薪方案,政府應該表態;他又批評羅致光指「一年一檢」實際操作有困難的說法存在誤導,「政府加人工的薪酬趨勢調查你都一年做一次,點解適用給萬幾人的最低工資,要兩年一檢?」

羅致光昨日在網誌說,因為要收集數據並再作評估,即使法律上容許,但在實際操作上都難以實現「一年一檢」。周小松表示絕不同意,又認為有關講法有誤導。周指檢討最低工資水平確實要涵蓋整體經濟狀況、勞工巿場情況、競爭力及社會共融 4 個因素,但是政府收集的工資和行業數據等,大部分都來自政府統計處,而該些數據多數在每月、每季都會更新一次,最長都是每年更新一次,按照這個情況,「一年一檢」仍然是可行,「唔可能兩年一次先做到,政府加人工的薪酬趨勢調查你都一年做一次,點解適用給萬幾人的最低工資,要兩年一檢?」

周小松指,如果以目前最低工資水平每小時 37.5 元計算,一名工人每日工作 8 小時,每月工作 26 天,他每月的薪酬就只有 7,800 元,「搵到 7,800 元係咩嘢情況,大家心知肚明」;周小松並且舉例指,一名健全成人如有撫養一名小童,他每月獲得的綜援金額為 9,658 元。周指出,勞動人口只有全港人口一半左右,意味著平均 1 名勞動人口要照顧多 1 人,他認為最低工資的其中一個原則應該是要確保工人能夠體面養活自己之餘,亦能養活另一個人,而現時的最低工資水平就無法做到這點,亦無法讓工作帶來有尊嚴的生活。

1.4 萬人領取最低工資

勞聯建議,最低工資水平應該調升到每小時 46 元,如果以上述的例子計算,工人每月薪酬就會達到 9,568 元。被問到調升至此水平會否對資方構成大影響,甚至影響營商環境,周小松就指勞聯建議的最低工資是以工人、勞方的角度出發,期望他們能夠有尊嚴;周小松又指調升工資水平必然對資方會有影響,但他同時指政府一直都有公布圍繞最低工資議題相關數字,最新數字顯示全港有 14,300 名勞動人口領取最低工資,只佔最低勞動人口 0.7%。

周小松又說,自從最低工資在 2011 年以每小時 28 元水平實施,11 年過去,最低工資的增幅都落後甲類消費物價指數,意味著對應的購買力亦未能趕上;同時 11 年來,本地生產總值和工資中位數都分別增長了 45% 和 46%,但最低工資水平只增長了 34%(28 元增至 37.5 元),因此勞聯認為有需要將最低工資調升到每小時 46 元。

斥政府「卸膊」未解決委員會內僵持局面

對於羅致光在網誌提到,如社會滋生一種政治風氣,「『企硬』是『道德高地』,『讓步』是『放棄原則』,凡事只看誰的『拳頭』大,誰人大聲誰正確」,社會分歧只會加深甚或撕裂;周小松指羅致光可能見到去年最低工資委員會最終未能達成共識而有感而發,但周認為勞方向來處於劣勢,但都不是抱有一直企硬的態度。周小松引數據指,2019 年至 2022 年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累積升幅已達 6.1%,他預期到了下年的累積升幅可能達 9%,但最低工資在去年卻得出凍結的結論,實在難以接受,因此勞方委員才會一致反對凍結。他又認為,日後如遇上三個勞方委員反對凍薪方案,政府應該表態,可惜政府一直都表現「卸膊」並無行動。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