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寶海鮮舫告別香港:最後營運的畫舫,遠去的流金溢彩

【編者按】珍寶海鮮舫於6月14日啟航離港,端傳媒於畫舫離開前,訪問了接駁舢舨的艇家、日本旅客、當區居民等,紀錄這畫舫在香港的最後時光。惟最新消息指,6月18日下午,珍寶海鮮舫行駛至南海西沙群島附近水域時遇上風浪,船身傾側入水,拖船公司嘗試救援不果,最終於19日全面入水翻轉,當時未有任何船員受傷。但由於沉船地點水深逾千米,打撈工程將非常困難。母公司香港仔飲食集團表示對意外感不捨和難過。畫舫最後的原貌,往後或許只能留在眾人心中和照片中。

6月14日,珍寶海鮮舫被拖離香港以後,給香港仔深灣的海面上留下一個4.5萬平方呎的空白。69歲的黃生在碼頭靜靜看着,沒什麼表情,但心裏並不好受,像沒了兒子一樣。

那是香港有名的海上餐廳,在1976年開業,斥資共3000多萬港元,採用傳統宮廷畫舫設計,到處都是金龍雕鳳,高峰時可容納食客2300人,被譽為「海上第一食府」。40多年來,每到傍晚,海鮮舫過萬顆燈泡同時打亮,把海面刷得一片五彩金黃,人們就在那邊觥籌交錯。海鮮舫對面的深灣碼頭,黃生和太太就搖着自家舢舨(平底木船,最多坐10個人,主要作海上接載乘客之用),這些年擺渡一群群慕名的遊客登上珍寶。

不過,自疫情開始,遊客沒了,海鮮舫宣布停業,舢舨戶一個接一個不幹。過去兩年,黃生還是每天回來碼頭坐,吹海風,玩手機,「望天打掛(沒着落),等它重開」。他念舊,「搏下(碰個運氣)有沒有人來懷緬」。

他沒想過,海鮮舫最後因為維修費太高、沒有新營運者接手,母公司5月底公布把它移離香港。消息公布不久的一個晚上,海鮮舫的廚房船突然翻倒入海。有人說,這是珍寶不捨得香港;也有人說,這是香港也正在沉淪的意象。

黃生沒有刻意去猜測,但那半個月,他在碼頭見遊人就問:「坐不坐船啊?50元。」20分鐘到半小時的航程,帶你近距離繞繞這所海上皇宮,見它的最後一面,「還有那個打斜了的廚房」。

珍寶王國前身:歌堂船與海鮮舫

開船的是黃太,她比黃生小兩歲,頂着圓圓的短髮,戴着墨鏡。她自8歲已開始工作,在香港仔水面手搖舢舨載客。

可現在的船有摩打了。碼頭正對着海鮮舫,不到2分鐘就到達珍寶正門。6月初的一個周末,雲層雖然很厚,但還是會有太陽透出來,黃太把船停着,慫恿遊人快去船頭拍張照,「不然不划算了」。她自己坐在後面哈哈大笑。

1977年,黃太跟漁民出身的黃生結婚,那是珍寶海鮮舫開幕後的一年。她從小艇嫁到大船去,「出海好大浪」,一開始受不了,會暈船,一兩年後,習慣了。直到1986年香港仔大火,漁船被波及燒毀,兩人迫着轉行找工作。有朋友介紹黃太到深灣碼頭當替工,接載食客到珍寶,一載便是30年。

2020年3月2日,珍寶海鮮舫宣布暫停營業,但因疫情復業仍遙遙無期 ,最終於兩年多後駛離香港。
2020年3月2日,珍寶海鮮舫宣布暫停營業,但因疫情復業仍遙遙無期 ,最終於兩年多後駛離香港。

黃太說,起初珍寶並沒有多少遊客,而它也不是香港仔第一艘海鮮舫。

現在人人稱呼的「珍寶海鮮舫」,指代的是整個「珍寶王國」——它還包括在珍寶左側、拍攝電影《食神》的「太白海鮮舫」,和受到1997年金融風暴影響、目前已經賣到菲律賓的「海角皇宮」。三艘海鮮舫中,因「珍寶」地方最大、最年輕,結果以「珍寶」為統一代稱。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615-hongkong-jumbo-floating-restaurant/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