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園六四集會 出席人數八年來最低

星島日報
在一片爭議聲中,支聯會估計昨有十二萬多人到維園出席燭光晚會,悼念六四死難者。
在一片爭議聲中,支聯會估計昨有十二萬多人到維園出席燭光晚會,悼念六四死難者。

【星島日報報道】在連日來一片應否繼續悼念六四、大學學生會另起爐灶舉行六四論壇的爭議聲中,十二萬五千人到維園出席的燭光晚會,連續第廿七年悼念六四死難者。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的人數為○九年六四廿周年以來的新低,較去年少約一萬人,警方數字則為二萬一千八百人。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對有逾十萬人參與集會非常感動,反映港人的堅持及原則、意志及勇氣,認為港人能堅持廿七年,是為歷史創造了一項紀錄,很值得驕傲。

昨午突然下起滂沱大雨,近黃昏時才轉晴,晚上維園,集會的草地及球場仍未乾透。傍晚時分,人群陸續抵達,但距離八點晚會正式開始前的半小時,六個足球場尚有三分一未坐滿,直到八時集會人士才僅僅坐滿六個足球場,比起以往通道都坐滿人的情況顯得有點冷清。

悼念活動一如以往,先播出歷年集會、國殤之柱運往港大、李旺陽舊訪問、雨傘運動等片段,並向民主烈士永垂不朽紀念碑獻花及燃點火炬。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致悼辭時指,廿七年來的無止境搜捕及白色恐怖,一幕幕淡忘初衷,灰心失落,歧途變臉,但直至今日,與六四烈士仍是同行的戰友,即使剩下最後的人,仍會薪火相傳,咬緊牙關,面向風雨,追求恆久不變的公義。

大專學界缺席六四晚會,年輕人與支聯會分歧似是愈來愈遠,支聯會八十後副主席鄒幸彤誦讀大會宣言時回應六四對新一代的意義。她指,六四是對香港一代人的啟蒙,每年六四紀念成為不少人參與社會運動的「初體驗」,將港人對公義的堅持、真相的執着、無畏強權等價值傳承,從維園走出來的年輕人,帶着這些價值及觸動,再參與各種社會運動,成守護香港的重要力量。

在新增的年輕人與時事評論員對談環節,大專政改關注組成員、應屆港大畢業生唐曉昕表示,港大學生會的言論不代表她,亦不完全代表這一代的年輕人。她說,學術討論何時都可以做,但對六四一定要在今晚。

雖然今年出席人數是八年以來最低,但何俊仁仍感驕傲。即使有年輕人另舉行悼念活動,但他相信未必有分化作用,並引港大民調結果為例,近七成年輕人支持平反六四,六成多支持建設民主中國,相信批評支聯會爭取目標的人士並不是多數,尊重部分年輕人有其他方式表達對六四的看法。他認為最重要是在大是大非問題上,維持堅定立場和一致,要求平反八九民運,建設民主中國。

但昨日晚會亦發生小插曲。有數名手持龍獅旗及「香港獨立」直幡的人在晚會行將開始前,企圖衝上大台,部分人戴上口罩,被現場的糾察按在地上,雙方扭作一團,有人聲稱被打。與此同時,其中一人衝破防線,走到台上搶咪高呼港獨口號,在場義工走到台上將男子按在地上,並抬落離大台。主持隨按原定程序開始晚會,並稱「無論台上發生乜事,都不能阻止台下的你用燭光悼念六四」。其中一名意圖衝上台人士被警方帶到北角警署,廿多名自稱來自香港獨立行動、香港民族陣線、勇武前線、科大行動等組織的人士到場聲援。支聯會六四維園晚會後,社民連和大專政改關注組發起遊行至中聯辦。遊行人士在黃金廣場對開衝出馬路,當時馬路仍有巴士、小巴和的士等車輛,人車爭路,雙方一度對峙。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