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致光捱轟 一年一檢等極未有 制度調整被複雜化

羅致光
羅致光

【本報訊】最低工資兩年一檢一直為人詬病。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表示,最低工資由「兩年一檢」縮短至「一年一檢」於法例上可行,但實際操作有困難。勞工界斥責羅「卸膊」,試圖複雜化年檢制度,質疑為何「公務員薪酬得,最低工資唔得」。學者則指當局需詳情解釋檢討過程的困難。

羅稱非最佳時機討論

羅致光昨於網誌指,現時法定最低工資檢討過程中所需的研究、分析及諮詢等工作,只能在兩年一檢下完成,縮短至一年並不可行,除非大量壓縮研究、分析等過程,或是改以方程式調整工資水平。他形容此舉為「大手術」,並指認為現時並非最佳時候討論議題,需待是次最低工資檢討後適時再討論。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總幹事杜振豪怒斥羅找藉口,指鄰近的台灣等多個地區均「一年一檢」最低工資,質疑為何只有本港做不到。他認為當局「複雜化」檢討程序,並指公務員薪酬年調一次,「無理由最低工資的調整要咁耐」。他強調最低工資目的是保障基層生活,而非研究數據,委員會應參考一定的數據後建議調整幅度,而非盲目收集數據,拖延檢討程序。

議員稱高官缺乏承擔

勞工界議員郭偉强認為,羅似乎忽略了政府應有承擔,只把責任推給最低工資委員會。他指出社會已出現本屆政府即將卸任,所有改變需等新一屆政府下決定的看法,希望政府盡快改革最低工資制度。

城市大學社會及行為科學系助理教授陳紹銘則指,統計處分別每月及每年公布通脹及貧窮報告,不理解為何最低工資未能做到年檢。他稱政府應交代委員會需要哪些資料才能開會,而非籠統說有困難。

最低工資多年來被批追不上通脹。
最低工資多年來被批追不上通脹。
陳紹銘
陳紹銘
杜振豪
杜振豪
不少基層僱員工資水平與最低工資掛鈎。
不少基層僱員工資水平與最低工資掛鈎。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