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椎側彎被嘲似龜 兩美少女重拾自信:身體是自己的

 

 


訪問:骨科醫生廖敬樂

高低肩、大小腰、軀幹傾斜等,都是脊椎側彎的特徵。雖然脊椎側彎不似罕見病即時危及生命,但脊椎側彎會影響身體發展、內臟健康,更會影響外觀,令人自信低落,而此症偏偏好發於青春期的少女。

「從前我的願望很簡單,只是想要一條直的脊椎。」黃亭湘(Ruby) 說道,在旁的彭慧婷(Waiting)點頭和應。兩位美少女都曾是脊椎側彎患者,從小被嘲笑,連穿靚衫的資格也沒有。「我只敢穿著鬆身衫,掩蓋身體。」二人齊說。

年前決心進行手術,矯正脊椎後,美少女終於可以穿著喜歡的衣服。「儘管有疤痕,我們已不太介意別人的目光,身體是我自己的!」成長的課題總是不容易。


試盡偏方無果 求醫無門

Ruby 和 Waiting 在求學時期患上脊椎側彎,於發育期惡化得非常快,由原本十幾度,幾年間彎至八九十度。

「我中學時玩啦啦隊,要做跳馬仔動作,我做向下彎腰的那個。一彎腰,同學就說我的背脊奇怪,我才發現自己的脊椎有問題。」Ruby說。而Waiting則在小學時期,到學童保健檢查時,發現有輕微側彎。「我不停找方法醫治,但找來找去都找不到,情況便愈來愈嚴重。」Waiting說。

Ruby指,香港對於脊椎側彎的教育很貧乏。「自己作為患者,甚至是患者家長,也不知道要做些什麼,就連要去看骨科醫生也不知道。我們四處嘗試,脊醫、推拿、針灸、中醫,甚至電流治療,形形色色我都試過。」Ruby重提也有點無奈氣結。


被嘲恐怖  渴望穿着緊身靚衫

高低膊、異於常人的背脊,令二人從小飽受旁人的目光和嘲笑,面對別人的問題,有時也不知從何解釋。Waiting重提往事,「那時我已經很嚴重,穿校服時,從後已看到有塊骨隆起,連老師也問我發生什麼事。有時我答到因為曾經撞車,只想敷衍過去。夜裡常常在床上偷偷地哭。」儘管輕鬆說來,但叫聽的人也感到難過。「我會好尷尬。」Ruby回應道,「有人說我的背脊很恐怖,我真的很介意。我會逃避,想叫他們不要說了。」

女孩子天生愛美,但在青春期的Ruby 和Waiting,只想遮蓋身體。鬆身衣物是脊椎側彎患者必備的法寶。很難想像,高高瘦瘦的Ruby曾穿大碼衣服,「好羨慕其他女生可以穿緊身衫,可以穿比堅尼。那時我的校服已經很鬆身,我再加件鬆冷衫,明明穿細碼,但我買大碼,就是為了遮蓋身體。」

為了矯正側彎度數,二人曾穿戴過特製的矯形腰架,換來的卻是更慘痛的取笑。「校服很薄,腰架又高,校裙的衣領遮不住腰架,坐我後面的同學都會見到腰架凸出來。」Waiting說。Ruby連聲附和,道出令人難堪的嘲笑,「我在家或者睡覺才戴腰架,因為被同學笑過,他說我像龜,像背著個龜殼。」


手術拉直脊椎  不再惡化

Ruby三年多前接受脊椎融合手術,又成立病人自助組織,幫助同路人。Waiting在網上找到Ruby的影片分享,向Ruby查問手術的成效、影響和收費等後,於一年前也決定做手術。

負責手術的廖敬樂骨科醫生指,Ruby和Waiting也屬於突發性脊椎側彎(又稱原發性脊椎側彎),「大部份病人都是屬於這類,佔整體脊椎側彎的病人約80至85%,當中大多是十歲後確診。」廖敬樂醫生指,病情輕微的男女病人比例相約,但嚴重的脊柱側彎,即在45度以上、有可能要做手術的病人,則女性比男性多8倍。暫時成因未明,但相信與女性荷爾蒙令骨和韌帶較為柔軟有關。

好多人誤以為兒童在發育中,病情才會惡化,廖敬樂醫生指其實發育期後,病情仍會持續地變差,嚴重的話更會影響心肺功能。「就如Ruby情況一樣,在手術前兩星期,原來度數約76度,做手術當天已達80度。」廖敬樂醫生建議病人,如側彎已達45度或以上應盡快做手術,「愈早做手術,當脊椎柔軟度仍足夠時,可以矯正的度數愈多。」


當上模特兒  無懼展示越十厘米疤痕   

二人進行手術後第二天,已要下床重新學行路、上落樓梯等。雖然術後仍有殘餘度數,但已不再影響外觀和健康,二人「長高」了5厘米,Waiting笑說連衣服也「變短」。

拿起從前買的鬆身衣物,Ruby不禁自嘲昔日的品味。「為什麼我以前會買這些衣服呢?有些衣服幾難看。以前以遮掩為先,也不理衣服好不好看、是否舒適。現在覺得適合自己,覺得自己靚,就可以穿了。」

雖然二人的背部有條十多厘米的疤痕,但已無礙自信,Ruby近年更接下模特兒工作。「疤痕很幼很淡色,由心口至盆骨,我不會太介意。現時模特兒界也有很多不同面孔、種族、身型。有一道疤痕,也不算大件事。」

回想患病多年,Ruby卻感恩這個病,「它讓我更成熟,我可以將經歷分享給同路人,為其他人帶來幫助。Waiting拍下手術手前後的預備和康復過程,給很多患者帶來鼓勵和資訊,讓人明白脊椎側彎手術其實也沒不大了。」


Ruby完成手術後,脊椎側彎的殘餘度數只有14度,不再影響外觀,她更成為兼職模特兒,終能穿上適合自己的靚衫。


圖左顯示手術前Ruby的側彎度數已達80度,圖右是手術後的脊椎,可見醫生為她從胸椎至腰椎釘上螺絲和鈦金屬棒,以鞏固脊椎。


手術後三個月,背脊的疤痕已漸漸變淡色,Ruby對此也不太在意。



Waiting全程直撃進行手術前後的預備和康復過程和感受,希望給其他病友作鼓勵,讓他們知道手術並不可怕。


立即預約骨科醫生



密切留意8杯水 Meditorial 動向!立即CLS

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Powered by Mercury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