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然指抗疫期間提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 疑屬政治決定

·2 分鐘文章
醫學界陳沛然對政府在抗疫期間,提出修例表示失望,質疑是政治決定。

政府計劃在今年第二季向立法會提交修例,引入更多合資格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執業。

在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上,多名建制派議員支持修例。而民建聯葛珮帆說,修例條件之一是有關醫生必須是香港永久居民,她關注最終會有幾多港人醫生會回來,希望政府放寬條件,只要合資格醫生便可回港執業,強調保護主義無法「救命」。

醫學界的陳沛然對政府在抗疫期間提出修例表示失望,質疑是政治決定。他又指出,醫生註冊考試的成立是由於97年香港回歸,質疑修例後不用考試,是否重回97前的情況,認為政府改變行之有效的考試制度,可能最終得不償失。陳沛然又說,現時有限度註冊下,多數海外醫生實際上都在大學醫學院工作,不會到公立醫院服務需求「爆煲」的地方工作,質疑修例無助解決人手不足問題。

不過,自由黨的張宇人指出,以中大為例,有限度註冊的醫生亦要到公立醫院工作,亦可用兩成時間看私家症,並非如某些醫生所講,不考試就會醫死人。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說,現時本港醫生人手短缺情況嚴重,如更多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無論在技術、知識等都會對本港醫療發展有好處。國際上極少數地方醫生透過考試才能註冊,亦有其他不同途徑註冊,希望香港與時並進。她強調,政府非常關注、亦要求有質素的醫生來港,但並非只通過考試一個方法,他們來到公營醫療機構工作,當中涉及對他們的評核、整體工作時間、加上他們本身在當地已是註冊醫生,有關都是有質素的要求。

至於今次修例是否回復97年前的情況,陳肇始說,97前是涉及英聯邦互認安排,有關醫生來港就可註冊,但現時情況不同,無論是否專科醫生,來港都要工作一段較長年期才取得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