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血淚控訴全文 翁立友:快告我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5 分鐘文章
▲翁立友深陷與雞排妹的性騷擾風波,出面開記者會明顯看得出來憔悴許多。(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21.02.05)
▲翁立友深陷與雞排妹的性騷擾風波,出面開記者會明顯看得出來憔悴許多。(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21.02.05)

雞排妹(鄭家純)日前主持廠商尾牙,控訴遭同台的台語歌王翁立友言語性騷擾、觸摸臀部,事件延燒第五天,翁立友今(5日)召開記者會說明心情,除了嚴正聲明從來不會去傷害任何一位女性或男性,也透露因此動了輕生念頭,萬念俱灰的他,請求雞排妹提出告訴,「拜託妳,來告我,還我一個清白。」

▲▼雞排妹(上圖)、翁立友都稱自己是受害者。(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21.02.05)

翁立友千字聲明如下:

強調自己是受害人

大家好,很抱歉,讓大家擔心了。這一段時間的紛紛擾擾,我不是躲起來,我只是很無奈的很無奈的在思考著,這次事件,大家認為的性騷擾事件,我本來想說謠言會止於智者,但是呢這個想法,天不從人願,沒辦法、沒想到,沒辦法滿足大家的認知跟需求,所以這段時間我過的非常的不開心、不舒服,所以我想用另外一種方法出來表達我的感覺。

我要來面對,我不是不勇敢的面對,要來面對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已經想了很久,我想了很久,我是一個受害人,為什麼我要來解釋這個事件?這個事件的開端,從頭到尾不是我引起的,但是變成我要來面對,這個事情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整個性騷擾這個名詞,我深深的思維過,讓我非常的痛苦,讓我非常的痛苦,我要跟大家報告,過去、現在、未來我從來都不去傷害任何一位女性跟男性,我再一次懇切的跟大家報告,我從來都不會去傷害任何一位女性跟男性,如果有任何人,請他們提出告訴,讓司法讓法院來證明我的清白,這樣才比較公平一點。

體會「人言可畏」的恐怖

我是一個單純的藝術表演者,這是我的工作,我熱愛我的工作,但是現在整個都變調了,我想哭,我連哭的空間都沒有,這件事情發生,我的母親擔心到每天都在哭,這讓我非常的不捨。我想要發洩情緒,告訴大家我沒有做過什麼,為什麼會有人說我做這件事情,這麼不堪,本來以為讓有智慧的人去做判讀,但是又不行,最後我甚至想自殺的權益都沒有,我有想過我為什麼沒有這個權益,我想到阮玲玉留給世人最後的遺言,『人言可畏』,人言可畏的可怕、恐怖,在這一次的事件當中,我才能深深的體會,多麼的無著、無奈。

盼雞排妹提告還清白

現在我唯一的權利,還有我想我不能做這樣的事情,因為如果我做了這件事情,我翁立友這個名字,就再也不會是清清白白了,如果我自殺,我的媽媽,我的母親,她這輩子永遠就抬不起頭了,所以我沒有這個權利,我不能做這個事情,我現在唯一擁有的權利是,這次的事件,發生不愉快的人,拜託你們提告,我沒有權利要求妳跟我道歉,但是我有權益請求妳、拜託妳,來告我,還我一個清白。

我有我的夢想,我希望我能夠讓我的媽媽,這輩子過著安穩的日子,這是我的夢想,我還有一個夢想,就是我討一個老婆,她的老公,是清清白白的,我希望以後我的小孩他的爸爸是清清白白的,難道這次事件我不是受害者嗎?今天這個聲明會,大家的問題也是我的問題,大家想要問的,也就是我要去跟法官說,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的性騷擾事件,也沒有影響到任何人,所以記者先生小姐們,如果你們用心去思考,你們就會明白了,立友現在的立場、現在的處境,就是受害人,謝謝大家,謝謝。(編輯:楊穎軒)

▲雞排妹控訴翁立友性騷擾時間線。(圖/NOWnews製表)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如果您或家人、朋友遭受家庭暴力、性侵害或性騷擾的困擾,或是您知道有兒童、少年、老人或身心障礙者受到身心虐待、疏忽或其他嚴重傷害其身心發展的行為,請主動撥113,透過專業社工員處理,救援受虐者脫離危機。

※ 拒絕暴力請撥打:113、110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您: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

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1925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被翁立友擺了一道 雞排妹遭堵麥氣炸說話了
認了也被曾國城「撞胸2秒」 吳怡霈公開自身感受
宋仲基視訊台灣推《勝利號》 不知連線中「歌聲全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