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 VR 新創公司把錢拐到元宇宙去了

近期的科技流行語是「元宇宙」。Facebook 在 2021 年 10 月下旬的 Connect 會議上主打了一支長達一小時、用以挽救形象的影片,掀起一股熱潮。Mark Zuckerberg 還在影片中透露了公司的新名稱 Meta,大秀一個含糊的、以數位優先的元宇宙未來。

過去的五年裡,Dedric Reid 一直斷斷續續地推銷他自家版本的元宇宙。 Reid 將它稱之為「MetaWorld」,並表示那裡生機盎然又多變,是一個永續、去中心化的空間。照 Reid 的說法,這是一個「10,000 平方英里的大規模模擬,由社群擁有並由社群經營」。他宣稱這是自己畢生的志業。

和目前許多其他組織一樣,Reid 一直在利用元宇宙的熱潮來加大自己的宣傳力度。MetaWorld 有一個光鮮亮麗的網站、一個新奇的 YouTube 頻道、一個新的 Discord 伺服器,Reid 也會每天在 Clubhouse 主持聊天。他最近推出了一個交易市場,將土地和房產的數位地塊做為 NFT 出售。

在 MetaWorld 的 Discord 伺服器中,「新聞」頻道列出了來自 Engadget、Alphr、TechRadar、UploadVR、VentureBeat、Tom's Hardware、Variety 和 CNBC 的文章,以及通往 New Scientist 雜誌某支影片的連結。

早在 2021 年 11 月 3 日,一位名叫「Wolfssskin」的使用者進入了 MetaWorld 的「新聞」頻道並開始輸入訊息。

「有意思,你真以為同樣的騙局你可以故技重施,」Wolf 說。

「你真以為你可以跟蹤和騷擾我,這才有意思,」Reid 回應。兩人持續針鋒相對,Reid 指責 Wolf 是酸民,Wolf 則聲稱 MetaWorld 是一場騙局。後來這段對話遭到刪除,Wolfssskin 則被驅逐出境,被禁止進該伺服器。

不過,Wolf 在另一個 Discord 伺服器也很活躍,該伺服器同樣叫做 MetaWorld,而且也是由 Reid 建立,只是他從 2019 年起就沒有在上面發文了。這個舊的伺服器盡是忿忿不平的使用者,他們說自己在 2016 至 2018 年之間付錢給 Reid 加入 MetaWorld,但應該是被騙了。

Reid 最後一次在舊的 MetaWorld Discord 伺服器發布訊息是 2019 年 9 月 6 日:「歡迎在接下來幾週查看更新頻道的更新內容⋯我跟版主們整週都會在這裡回答問題。」但內容從未更新,從此之後的兩年,舊伺服器已成了悲傷七階段的指南。

一位名叫 LordGirthVader 的使用者在 2020 年 6 月寫道:「光是想到他們居然對付費顧客不理不睬就令人作嘔。」

「對,只不過,」另一位名叫 Floogey 的使用者回應:「我們其實不是顧客,而是受害者。」

Engadget 於 2016 年首次與 Reid 互動,當時一家名為 Improbable 的英國新創公司在 MetaWorld 原型中安排了一場會議,以便示範其可擴展伺服器技術「Spatial OS」。Reid 是使用該公司公用 SDK 的數名開發人員之一,而 Improbable 認為 MetaWorld 做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示範以推廣其「開放社群平台」。

該原型發布後不久,Improbable 就完全停止宣傳或提及 MetaWorld。到了 2017 年,人們開始質疑 Reid 是否有能力兌現他野心勃勃的承諾,其中包括自訂頭像系統、和馬里蘭州一樣大的逼真世界、虛擬經濟、豐富的環境模擬和適用於各種 VR 耳機的跨平台功能。

Reid 於 2017 年 4 月起展開 Indiegogo 募資活動,此舉使他的前商業夥伴暨 MetaWorld 原型開發人員 Carleton DiLeo 公開與該專案保持距離。DiLeo 表示他「目前沒有在 MetaWorld 工作」,而且不知道 Reid 打算如何「兌現募資的承諾」。自 2016 年底以來,DiLeo 就不再參與 MetaWorld。

那次 Indiegogo 募資活動並不成功,最終為 5 萬美元的彈性目標募到了 3,674 美元,這表示 Reid 可以保留所有募到的資金。緊隨其後的是一項新的促進營收方案:土地投機。2017 年 9 月,《Road to VR》報導 Reid 以真金白銀出售虛擬土地,並詳盡地指出圍繞該專案的許多問題。土地可以分三級購買,從四分之一英畝 15 美元到 2 英畝 100 美元不等,但當時尚不清楚玩家要如何處理這些房產、經濟會如何運作,或者不購買土地的人要如何加入遊戲。

MetaWorld 的搶先體驗版於 2017 年中登陸 Steam,標榜持續的更新內容和透明、由社群驅動的開發。縱使沒有真正的遊戲可玩,也沒有虛擬世界可探索,但 Reid 還是在出售 MetaWorld 的土地。2017 年 9 月 28 日,MetaWorld Steam 社群有篇部落格文章是這麼寫的:在 Reid 創造的 MetaCoin 加密貨幣的支援下,土地所有權正發送給投資人。

《Road to VR》在其 2017 年 9 月的文章中下了結論:「MetaWorld 即將進入搶先體驗階段,這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它為何仍是一個不完整的產品。然而,圍繞遊戲核心機制和功能的訊息不一致,讓人擔心這款尚未發布的 MMO 穩定性如何。」

到了 2018 年初,Reid 聲稱他多年來一直在投資加密貨幣以打造 MetaWorld 的經濟,利用早期土地銷售的現金來建立 MetaCoin 基金。他說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沒有賺到一毛錢,所有進入 MetaWorld 的錢都轉換成加密貨幣並儲存在一個名叫 Metabank 的地方,專門為這個新的虛擬經濟留做儲備。

Engadget 於 2016 年體驗過的 MetaWorld 原型。
Engadget 於 2016 年體驗過的 MetaWorld 原型。

Reid 曾於 2018 年告訴 Engadget:「我們是一個由社群資助的實體。因此,我們一直專注於這一點,事實上收取現金然後有點像是將它轉化為加密貨幣,並建立一個經濟體。」他號稱自己當時正在使用「機器人交易及幾種不同的投資工具來增加資金」。

大約一年後,Reid 在原先的 MetaWorld Discord 中留下了最後一則訊息,然後就從該伺服器上人間蒸發。

Reid 無聲無息地退隱幾週後,一位名叫 Immortal 的使用者在大廳發文:「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聽說有關這款遊戲的任何消息了,而我的錢被興高采烈地拿走時更是再早的事。有人聽說過關於產品發布的任何消息嗎?還是這其實是那種遙遙無期的事件?」

「我對這件事不抱任何期望,」一位名叫 Myrothas 的使用者回答,「我從一年前就要求退款好幾次,每次得到的答覆都是:請以郵件聯絡。而我也真的發了好幾次,但沒有一次收到回音。依我看,這是個很不祥的警號。」

真名為 Johannes Fischer 的 Myrothas 與 Engadget 分享了他在 2018 年透過 MetaWorld 支援頻道要求退款的電郵。「我大概是一年前開始支持這項專案,預期它現在就已經上線,」他在電子郵件中寫道,「我想申請退款。」他說他從沒收到錢。

Engadget 在 2018 年採訪過 Reid 兩次。訪談中,Reid 說明付費客戶如何自己建構 MetaWorld,以及加密貨幣如何讓整個國度像一個去中心化、自由主義的夢境一樣運作。既然玩家要自己負責資助和開發 MetaWorld,我們都很難斷定 Reid 到底是在販售什麼。

眾籌活動推出一年後,Reid 表示他已為 MetaWorld「在 Unity 上完成了一個設計」,並打算將其轉移到現有的 Spatial OS 生態系統中。然而,Spatial OS 的母公司 Improbable 其實已不再積極支持這項專案。他聲稱自己建構了一個 VR 專用的程序化地形生成工具,以及一個具有「頭部追蹤、眼睛、眨眼、眼睛凝視、對嘴、支援上身」的強大虛擬人像系統,只是他從未示範過這些功能。

Reid 的目標多半都是空頭支票。MetaWorld 的發布日期一再推遲,最後 Steam 頁面只是顯示「即將問世」。 Reid 在 YouTube 和 Discord 上大秀高擬真環境,後來透露 MetaWorld 將是一個 Google Blocks 專案,使這些效果變得不可能。只是 MetaWorld 從未上線。

「一開始就有很多承諾沒兌現,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警號,」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早期採用者向 Engadget 說道。我們姑且將他稱作 Morgan 吧。「而社群很快就開始打探消息。」

Engadget 訪問了 11 位 MetaWorld 最初的投資者,其中包括深入參與社群事務且常與 Reid 直接互動的人。 這些成員中有許多人要求匿名,因為 Reid 有他們的個人資訊,而他們擔心這些資訊會遭到濫用。

使用者們於 2020 年在原 Discord 伺服器上互相安慰。(<a href="https://s.yimg.com/os/creatr-uploaded-images/2021-12/8dabb460-58e8-11ec-9b7b-5e7b442ca566" rel="nofollow noopener" target="_blank" data-ylk="slk:放大" class="link ">放大</a>)
使用者們於 2020 年在原 Discord 伺服器上互相安慰。(放大

發布日期一拖再拖,承諾從未兌現,就這樣過了幾個月,MetaWorld 的成員竟發現 Reid 在使用 3D 模型網站 TurboSquid 的圖像來出售土地和遊戲道具,他們也說他似乎曾一時興致地改動有關引擎和開發過程的關鍵細節。當有人在原本的 Discord 伺服器上要求退款時,Reid 會稱他們為酸民並把相關訊息刪掉。

當時,由於要求退款的聲浪在 MetaWorld 社群此起彼落,Reid 告訴 Engadget 他「正在制定更完善的退款政策」,並希望能兌現退款要求,但這麼做很難不對開發工作造成嚴重影響。不過 Reid 本人根本就沒有準備負責開發的工作——如他所述,他是設計者,是具備高瞻遠矚的人士。根據他的規劃,實際編寫程式和製作遊戲的人都是付費進入 MetaWorld 的社群。

「就在那時,我們發覺使用者也要負責建立資產,」Morgan 說,「這些資產包括從建築物到動物的任何東西⋯但我們也要負責創造就業機會,並執行上述工作以在區塊鏈上賺取貨幣。」

此外,Reid 告訴 Engadget 他計劃藉由 Facebook、IBM 和 Google 等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公司所做的成品沾點光。他指出,這些組織已經把 VR 世界、人像系統和 AI 架構都建好了,他說他只需要利用這些來打造 MetaWorld。Reid 似乎並不在意智慧財產權和商業機密的概念。

他表示,「在我看來,所有程式碼都已完成並編寫完畢。」 幾分鐘後,他繼續說道:「驅動人工智慧的程式碼——管它叫做 Watson 或者隨你怎麼命名——總之它存在,對吧? 所以概念可以任我玩,而程式碼已經寫好了,對吧? 你懂我意思嗎? 程式碼組合可以任我取用。而且我認為透過理解程式碼,我也可以編寫程式碼。但與其埋頭苦幹編寫程式碼,我更喜歡構思概念並理解事物是如何組在一起的。」

到頭來,Reid 基本上是在對成年人銷售處於早期階段的 VR 版 Roblox。但首先,他要求玩家自己建構遊戲並付錢購買這麼做的權限。他指出,畢竟製作 MetaWorld 其實很容易。

「這玩意兒並不是什麼高深學問,」他這麼說, 「拋出幾個物件,打造幾個 VR 模擬,再將它們組在一起,其實非常簡單。這不像製作某些 VR 遊戲那樣困難。」

開發人員 DiLeo 離開團隊前建構的 2016 年原型演示,是 Reid 的 MetaWorld 曾經做為可居住的虛擬空間所存在的唯一公開證明。DiLeo 後來使用 Spatial OS 繼續建構自己的模擬環境,並於 2018 年 10 月將其出售給由區塊鏈驅動的成熟去中心化 VR 平台 Somnium Space。做為該交易的一環,Somnium Space 為憤怒的 MetaWorld 客戶提供退款和土地交換計畫,以重建他們對整個 VR 開發市場的信任。

2021 年 10 月,也就是 Reid 在舊版 Discord 發出最後一則訊息的兩年後,一個新的 MetaWorld 伺服器出現了。它有一個新的標誌、Clubhouse 群組的連結以及和先前相同的推銷用語。此外,還有一個「護照」頻道可連到一個頁面,人們可以在那裡支付 10、20 或 30 美元購買「獨家社群權限」、建構 MetaWorld 的機會以及對未來 NFT 作品提前競標。

截止 2021 年 12 月 10 日,於同年 11 月 25 日上架的 MetaWorld NFT 作品已募集了共 5,126 MATIC(約 11,000 美元)。

MetaWorld 的 NFT 清單。
MetaWorld 的 NFT 清單。

Reid 正於 Polygon 網路以 NFT 形式出售虛擬土地和房產,而有人在購買。土地的價格往往從 50 到 600 美元不等,能以 Polygon 的 MATIC 貨幣支付,而《鋼琴屋》("Piano House")的價格為 650 美元,且似乎只接受現金。MetaWorld 網站聲稱只會鑄造和模擬 10 間的這種房屋。

「這對未來充滿刺激、創意及熱情。」Discord 使用者 Clare Bratina 於 2021 年 11 月 25 日在新的 MetaWorld 伺服器上寫道。「我百分百支持創作者,也很期待學會在元宇宙和 MetaWorld 中創作。」

在新伺服器中,偶爾會有成員在頻道洗版,警告大家 MetaWorld 是一個騙局,而 Reid 會否認並刪除這些訊息。就像過去一樣。

改版後的 MetaWorld 行銷活動有一個出人意料的新功能:恰好是黑人的 Reid 開始鎖定有色人種。

「很高興有這個的存在!」 一位名叫 NiKole 的使用者於 9 月 5 日在 MetaWorld 的「城鎮廣場」頻道上寫道。

然後在 10 月,一位名叫 PixelPil0t 的成員發文:「很高興加入你的 Metaworld!Dedric,很期待看到你打造的成品,你的背景太讚了。」

過去的幾個月裡,Reid 一直在 Clubhouse 上進行大部分的 MetaWorld 行銷活動,從而獲得 1,800 名追隨者,也定期參加由 NiKole 主持的黑人 Metaverse 社群會談。Reid 在 11 月 5 日的一場關於區塊鏈與黑人女性的 Clubhouse 聊天中花了幾分鐘把 MetaWorld 推廣成夏威夷大小的 VR 場景,並可讓玩家駕駛飛機及在永續的生活環境中遊玩,最後他是這樣收尾的:

「這個世界大部分的靈感都是先轉為概念驗證。其實我在遊戲和媒體行業待了蠻長一段時間。而且其實我們這個社群常被冷落。在這個運算世界都不是以"我們"作為優先考量,我們倒是事後諸葛亮。於是我們來到這裡。 請看看這個身份系統。很期待在 MetaWorld 看到黑人同胞。再見。我的名字是 Dedric。」

新使用者逐漸加入新的 MetaWorld Discord 伺服器,而 Reid 一直在組織頻道,其中大部分空空如也。使用者主要是新人,但也有少數來自舊 MetaWorld 伺服器的人四處遊蕩,記錄舊專案和新承諾之間的相似之處。

「創作者」頻道展示了 MetaWorld 的攝影測量圖像。(<a href="https://s.yimg.com/os/creatr-uploaded-images/2021-12/6d37c6d0-58f0-11ec-bddc-038b4939fa4c" rel="nofollow noopener" target="_blank" data-ylk="slk:放大" class="link ">放大</a>)
「創作者」頻道展示了 MetaWorld 的攝影測量圖像。(放大

新的伺服器曾有一個「創作者」頻道,Reid 曾在那裡分享經過攝影測量過程的紅杉木和森林樹葉圖像,然而一位舊伺服器的使用者發現圖片上的瑕疵,看起來是有文字被 Photoshop 處理掉了。後來這位使用者在與 MetaWorld 或 Reid 無關的網站上找到了原始圖像,而 Engadget 最終把發頻道中的所有圖像追溯到 80 Level 的一篇與 MAWI United 的環境藝術家 Willi Hammes 的訪談。

Engadget 在 11 月訪問 Reid(當時創作者頻道仍在運作),並詢問他使用什麼攝影測量軟體來建構 MetaWorld。

「我也不太清楚,」他說, 「攝影測量不是我本人處理的。我要問一下團隊是用什麼擷取圖像的。」

早期支持者 BenG 起出很多 MetaWorld 相關的資源的原檔。
早期支持者 BenG 起出很多 MetaWorld 相關的資源的原檔。

Reid 表示有好幾個自由工作者在進行這項專案,只不過他自稱是 MetaWorld 的唯一全職創作者。在主站採訪後的幾分鐘,創作者頻道就從 Discord 伺服器上消失了,那些所謂的攝影測量內容也全都隨之而去。

其他 MetaWorld 資產也在這個時候人間蒸發。在面對來源出處的質疑時,Reid 刪除並下架了至少兩個 YouTube 影片。其中一個名為《Generative + Procedural Design Redwood Creek》,長達一分鐘,快轉透過 Unreal Engine 4 的開發流程,展現蒼翠繁茂的森林場景作品。它於 10 月 31 日發布。MetaWorld 標誌相當顯眼地在整段影片中亮相,影片的開頭和結尾都秀出 MetaWorld 的網址,說明文字為「使用程序/衍生設計及手繪設計的組合來建構 MetaWorld 紅杉木溪流區域。」

確定他們在談論同一支影片後,主站編輯直截了當地問 Reid:「那支影片是你在 MetaWorld 從事創作嗎?」

他沉默了七秒之久。「對,影片是 MetaWorld,」他最後回答。

不過,這支可疑的影片最初是由一位名叫 Nitrogen 的使用者於 2019 年 3 月發布到 YouTube 上,其中沒有任何一個片段含有 MetaWorld 相關的內容。MetaWorld 的版本在多處經過編輯和剪裁,但兩支是同一個影片沒錯。這不是 Reid 創作的,也不是他在 MetaWorld 中任何作品的範例。

主站編輯將這件事告知 Reid,希望他能注意。

「你說的是宣傳影片嗎?」他問道。主站編輯說他指的是 MetaWorld 網站和 YouTube 頻道上的影片,這個他們剛才已經討論好幾分鐘了。

「哦,很酷的宣傳影片,沒錯,沒錯,」他說。「對啦,對啦,你說的是宣傳影片。」

主站編輯進一步澄清:「它名叫《Generative plus Procedural design Redwood Creek》。」

「對,我們展現的是 Unreal Engine 的強大功能。」Reid 說。

「所以那不是你創作的?」主站編輯問。「不是 MetaWorld 的作品?」

「我們是在 YouTube 的影片中展現 Unreal 的力量。」Reid 答覆。

主站編輯接著追問 Reid 10 月 31 日在 MetaWorld YouTube 頻道上發布的第二支影片,名為《Designing MetaWorld》。影片只有五秒鐘長,展現風兒吹過的山谷,長草在數位微風中飄揚。實際上,這段上傳的影片是從 Joe Garth 6 月發布的影片剪裁而來,原版觀看次數超過 100 萬次。

Reid 重申的論點是:影片只是用來示範那些建構 MetaWorld 的工具。

「在這行混,本來就會使用這些工具,這是一個很常見的工具組,業界多數人都能使用。我們這麼做時,也沒有例外。」Reid 說。 「好,這種話我聽多了:『希望這不是資產翻轉。』」「放心,不是,我們只是在向你展示可能性,我們使用的管道與資產也和其他人相同。我覺得這很有意思,我們使用資產是個問題。但白人阿貓阿狗使用資產,就沒人吭聲。感覺像是雙重標準。老實說在這點上蠻令人反感的。」

MetaWorld NFT 資源
一個以 US$374 售出的 NFT 上的一張圖片貌似來自一位藝術家的 ArtStation 帳號。(放大

他們的訪談還沒結束,第一支 MetaWorld 影片就已下架,第二支影片則完全刪除。11 月 16 日,MetaWorld 網站更新了內容,並發布一個名為《Esselen Redwoods》的新影片,影片中可見 Reid 的藍白雙色 MetaWorld 品牌標誌。看樣子這個逐步解說最初是由 DICE 的環境藝術家 Simon Barle 在 2015 年上傳的,名為「Redwood Forest UE4」。隨附的資產似乎也取自 Barle 的原創作品。

Reid 使用這些剽竊的圖像在 MetaWorld 官方網站和加密貨幣市場上以 NFT 形式出售土地。他在推銷 Esselen 溪流(Esselen Creek)和 Esselen 島嶼(Esselen Islands)兩種不同的環境,而且顯然兩者都是用盜用的資產。Esselen 溪流的圖像原作者似乎是 Barle,而名為《MW Esselen Creek Promo 1 1》的新影片貌似 MAWI United 2017 年上傳的影片剪輯版。MetaWorld 版本印有 Reid 的 MetaWorld 標誌以及「全球第一個模擬環境 NFT」的字樣。

一條 MetaWorld 廣告被發現含有虛擬場景製作室 MAWI United 的影片。
一條 MetaWorld 廣告被發現含有虛擬場景製作室 MAWI United 的影片。

Esselen 島嶼的圖像貌似《Island Landscape - B》的剪裁鏡像版本,這是一個由使用者 Gokhan Karadayi 於 2019 年 1 月上傳到 Unreal 市場的內容包。島嶼 NFT 尚未上線提供購買,但預售頁面收集了感興趣使用者的名稱、電子郵件和加密所有權詳細資訊。

在此同時,Reid 以 650 美元列出的「鋼琴屋」實際上是歷史悠久的「范斯沃斯宅」(Farnsworth House),它的廣告宣傳圖片則取自俄羅斯網站 CGBandit,由使用者 chel0ve4ek 在 2021 年 2 月前上傳。原始圖像來自一個算繪就緒的場景套件,當中有基於范斯沃斯宅的 Photoshop 檔案,包括絕對不是出自 Reid 之手的簇葉、家具和優質紋理。鋼琴屋 NFT 的另一個頁面已遭移除,顯示了一個截然不同的資產:LINE 建築師的《鋼琴屋》3D 算繪。

Reid 在宣傳 MetaWorld 時有一個明確的作案手法:找到他人令人驚豔的 Unreal Engine 環境圖像和影片,處理掉原始浮水印,當作是自己的作品向大眾呈現。在此同時,Reid 從未提供任何證據證明 MetaWorld 和這些資產有任何相似之處。

這整個徵地模式可追溯到 2003 年的遊戲《Second Life》,最近由 Decentraland 和類似平台以 NFT 形式加以推廣;Decentraland 的虛擬經濟價值高達數十億美元。說到 Esselen NFT,問題在於,據我們所知,Reid 所承諾的 MetaWorld 根本不存在。

Esselen 島嶼的圖像疑似來自 Unreal Engine 的市集。
Esselen 島嶼的圖像疑似來自 Unreal Engine 的市集。

在 11 月 5 日的 Clubhouse 獨白中,Reid 聲稱 MetaWorld 已經上線,而且上線多年。

「這個世界的另一項獨特之處在於它浩瀚無垠,」他說。「它存在於雲端。我們幾年前就把它推到雲端,它一直算是自給自足。有一種人工智慧作業系統,不然這麼說也可以,一種管理世界和產生土地的世界作業系統。」

這與 Reid 在接受 Engadget 採訪時提供的資訊不同。關於改造後的 MetaWorld 的常見問題,包括專案的資金來源、他實際建構的內容、託管地點、如何維持這個龐大的世界,以及一共有多少玩家,這些 Reid 都答不上來。

他說「不確定」 MetaWorld 有多少活躍玩家後,主站編輯問道:「幾十人?還是幾百人?」

「其實,我不知道,」Reid 說,然後就專案的範圍談了幾分鐘,反覆稱它為他的主要公司 HelloVR 的「登月計畫」(目標遠大但短期無法實現的計畫)。 HelloVR 似乎主要以 LinkedIn 頁面的形式存在,只列了 Reid 和「Meta Bot」兩名員工。Reid 是執行長。Reid 在我們的訪談中表示,他是獨立作業,僅與約聘員工合作,但後來還聲稱他有一個「合作夥伴」。

質疑他資產的誤導本質或他宣傳中存在的差異時,Reid 只以一個論點回應:這只是科技業種族歧視的另一個例子。

「這是 YouTube——是我搞錯了什麼嗎?」Reid 說。「YouTube 本來就是分享影片的地方,不是嗎?話說回來,我們分享影片就有問題,但 YouTube 的本質明明就是分享影片,其他人都可以,偏偏我們不行?」

Reid 認為科技業是由異性戀、順性別者的白人男性所主導,這麼說並沒有錯,而且該產業直到最近才開始意識並考慮到這種失衡。這也是多年前主站編輯最初很高興採訪 Reid 的原因之一。他是 VR 領域的非裔開發人員,他的專案聽起來也很讚。只是我一開始提問,Reid 的很多想法都兜不起來。如今他以同樣的方式回歸,但改成特別針對有色人種,因為他知道這是一個未獲得同等重視的社群。

「我沒辦法接受他將這個專案包裝為『非裔打造』的專案出售。」Morgan 表示。「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把這套說詞當作保護傘,避免強烈反對的聲音,因為任何想在那裡抨擊他的人都可能被貼上種族歧視的標籤。」

在 Clubhouse 和 Discord 上,Reid 經常將自己包裝成一名聰明絕頂的科技企業家,他的想法保證能改變世界。然而,在接受 Engadget 採訪時,YouTube 上傳、版權和 IP 竊盜等基本概念,他似乎都搞不清楚。

「如果有人認為這麼做不夠誠實,歹勢啦!」Reid 談到了他的 YouTube 史。「好吧,但這不是我們的本意,我們可以從中記取教訓。畢竟我們最不樂見的就是惹毛一群人。」

原本的 MetaWorld 伺服器確實充斥著一群可謂「被惹毛」的人。其中許多人第一次購買土地但最終要求退款,因為 Reid 講話前後矛盾,而且多年來看不到成果。

一位要求保持匿名的投資人「Kris」表示,因為熱愛 VR 並希望支持小型創新開發人員,他們於 2018 年加入 MetaWorld。Kris 在虛擬土地上花了至少 60 美元,並在原本的 Discord 伺服器中為 Reid 辯護,直到他消失的那一天為止。

「與想要幹大事的人分享一個開放世界,這樣的願景每每都吸引著我,」Kris 說。「如果有一款兌現 MetaWorld 承諾的遊戲,那就再好不過了⋯我們規劃了整個城市,我們深深投入,真心希望有一天可以親自造訪⋯但是過了一段時間,許多人開始要求退款,日復一日 Dedric 都沒有回應。在他留完最後一則訊息後,就再也沒有 Dedric 的下落了,所有的希望也隨之破滅。」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投資者,姑且稱之為「Ryan」吧,他加入 MetaWorld 是為了逃避現實世界的焦慮感。Ryan 是殘疾人士,存錢要買一副 VR 耳機,他在 2018 年發掘 MetaWorld 這個去處。

「當時我拼命尋找可以改變無聊人生的東西,」Ryan 向 Engadget 表示。「我的人生糟透了。我患有心臟衰竭,現在還有一堆併發症,總之我就是不能外出,在現實世界做事。」

Ryan 與 Engadget 分享了他所有的購買憑據,以及與 Reid 和名為「Metabot」的帳號的聊天紀錄(該帳號至少有一部分的時間是由 Reid 控管)。在幾個月的時間中,兩者都向 Ryan 保證,MetaWorld 一切運作良好。

「起初就算擔心,我仍希望這個專案能夠成功,」Ryan 說。「我努力耐著性子。」

Ryan 總共在護照、土地、房產和虛擬貨幣上花了將近 300 美元。他從未直接要求 Reid 退款。等到 Ryan 有這個念頭的時候,發現很多人嘗試要錢卻都失敗了,所以似乎沒必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

「我覺得自己被騙了,感覺很丟臉,」Ryan 說。「既然是詐騙,再去索討也沒有意義。私訊過去也沒得到答覆⋯所以我就放棄了。」Ryan 後來從另一位社群成員那裡聽說 Somnium 的退款提議,也從那家公司把錢討回來了。

「Dedric 和他的團隊,我不知道誰要負責任,這讓我困擾的主要原因是他們利用了我。顯然除了自己,其他人他們概不關心⋯那時我喪失去了一點信念。」

這些日子以來,Ryan 說他只使用 VR 耳機做《Beat Saber》練習,不過他也在 MMO《Dual Universe》中找到了一些朋友和社群。

Reid 在 2018 年 9 月與 MetaWorld 社群開了長達五小時 Discord 語音會議(是的,五小時), 會議中他迴避了投資人的尖銳問題,並提出更大膽的主張。其一,他說 MetaWorld 可望在夏末,也就是三天後推出 beta 版。多位與會者不可置信地咯咯笑,對這項目標發表了惡毒的留言。

「對,我們正在趕,準備下週推出,」Reid 回覆。「這有什麼好笑的?」

MetaWorld 在那年夏末並沒有上線。在我們採訪的所有投資人中,沒有一個收到 Reid 的退款。

就 2021 年的情況而言,Reid 似乎還是不懂為什麼第一輪的每個投資人都想要退款,他仍然對「退款」的定義感到困惑。這是在 Somnium Space 協助部分憤怒的 MetaWorld 支持者退款的多年後。

「這種說法簡直胡說八道,把我們說的像騙子一樣,你說對吧?」Reid 在去年對 Engadget 說。「一點道理也沒有。我身為專案領導者,這麼說不一定符合我的論述對吧?何謂退款,箇中有太多令人不解的謎團了。不過退款的整個概念都是由 Somnium 那夥人創造的。」

對 Fischer、Kris、Ryan 和 Morgan 等早期投資人來說,Reid 的意識流和胡說八道的回應再熟悉不過了。

「這整件事還是令我很火大,居然有人可以在網路上詐騙而且不必承擔任何後果,看起來他根本不在乎,」Kris 說。「想想有些孩子在那裡白花錢,都是上了一個老人的當。真是可悲。」

Reid 後期繼續在 Clubhouse、Discord、Twitter 和 YouTube 上宣傳 MetaWorld 的含糊概念,還說人們正在買進(不過他不確定具體數字)。他那充斥盜用資產的 NFT 市場上線期間,一度募集了超過 1 萬 1,000 美元。Reid 從最初的支持者那裡賺了多少錢,我們無從得知,但據我們採訪的一位前版主表示,鼎盛時期的第一個 MetaWorld Discord 有大約 2,000 名使用者。

連到新 MetaWorld 網站的 Trello 看板顯示了開發和 NFT 專案發行的藍圖,而目前的目標包括「MetaWorld 汽車模擬測試」、「MetaWorld 野生模擬測試」和「CNBC 電視節目」等。早前這裡的項目都曾經列出目標日期,也曾經有一項「SpatialOS Unreal Engine 5 支援擱置中」。

運作 SpatialOS 的公司 Improbable 對 Reid 的聲明感到一頭霧水。在發給 Engadget 的一份聲明中,Improbable 的公關宣傳副總裁 Marine Boulot 表示:「Improbable 從未與 HelloVR/MetaWorld 建立過商業關係⋯除了他們或許在幾年前可以存取的舊式原型設計套件之外,HelloVR 和 MetaWorld 沒有任何權利或授權使用 SpatialOS。」

簡言之,Reid 在販售遊戲時,根本無法存取 SpatialOS 來建構它。

故事還沒完呢:在 MetaWorld 網站和 Reid 的 Clubhouse 個人檔案中,所引用的 Engadget 發言都是虛構的。其中一則是由從未為 Engadget 工作的撰稿人所寫。

MetaWorld 網站及 Reid 的 Clubhouse 個人簡介上的錯誤引述。
MetaWorld 網站及 Reid 的 Clubhouse 個人簡介上的錯誤引述。

原本的 MetaWorld Discord 伺服器依然活躍,甚至比新的官方伺服器更熱鬧,裡面充滿了想方設法要終止關係的人,他們想要警告潛在投資人 Reid 宇宙中散布的謊言。Reid 從未關閉該伺服器,並聲稱他多年前被駭客入侵,無法存取與其連結的電子郵件帳號,又說 Discord 對他的協助要求視而不見。

一位前成員提供證據,證明 Reid 在 2020 年 4 月存取過他的 MetaWorld 電子郵件帳號,和他最後一次在 Discord 伺服器上發文隔了七個月。事情演變至今,其實也不足為奇了。

「他向我們承諾了這個獨一無二的世界,沒有什麼不可能,」Morgan 說。「我們可以在這裡無限制地實現夢想⋯後來他向我們收錢,但當我們要求更新或協助時,卻大肆抨擊。他承諾給我們村莊和城鎮,而且全權交由我們自己治理,我們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天地。我本來滿心期待要打造一個永遠安全的空間,向所有人敞開大門。」

這似乎也正是新 MetaWorld 伺服器中的人們所期望的。

「我哪裡也不去,」一位名叫 KBOT 的使用者在 11 月 7 日寫道。「我舉雙手支持 @dedricreid 和 @themetaworld!」

在此同時,使用者 Kuma 於 11 月 8 日在舊 MetaWorld 伺服器上發文:「拜託拜託拜託。有真憑實據的,請揭穿他的謊言。他開始獲得關注了。」

目前,這個故事可說是兩個伺服器兩樣情,結局是否為浩瀚的數位樂園還是未定之天——或者該說,要看你是在哪個頻道。

本文譯自 Engadget 主站資深編輯 Jessica Conditt 的《How a VR startup took the money and ran to the metaverse》

要看更多元宇宙及 NFT 相關文章,請到《Engadget 元宇宙教室》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