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變身發展主義國家?——「服務中產」的拜登外交政策意味着什麼?

2021年3月,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阿拉斯加州的安克雷奇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會晤。那是拜登政府上台之後中美高層的首次當面接觸。在會議中,楊潔篪擺出強硬姿態,訓斥了美國對中國事務的指手畫腳,並指出美國自身問題重重;蘇利文則當即辯駁稱美國的體制具有自我更新和改革的能力。這場充滿了火藥味的接觸被媒體廣泛報道。而71歲的楊潔篪和43歲的蘇利文年齡相差懸殊的辯論,也被賦予了各種各樣的解釋意味。

如果說拜登時代美國政治的一大關注點是總統的格外老邁,另一大值得關注之處,便是外交政策制定者格外年輕。作爲總統的重要外交政策操盤手,國家安全顧問一職在美國歷史上從沒有交給這麼年輕的人擔任過。作爲對比,在冷戰中,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服務尼克松政府,成爲國家安全顧問時是50歲;吉米卡特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入職時也已經48歲。相比之下,蘇利文實在太「後生」了。在2001年「911」襲擊事件發生時,他才剛剛完成碩士學位,正在攻讀法學博士。

也許是因爲過於年輕,由傑克·蘇利文獻策的拜登時代美國外交政策,有時會被嘲諷爲毫無經驗或者缺乏深思熟慮。媒體往往形容他的政策是「凱恩斯主義」或「對華競爭」,又或者力圖把他描述爲一個愛好辯論的高材生。就在最近,他和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會議室裏的爭執還被媒體爆出,作爲拜登團隊內部對中國政策分歧的表徵。但具體而言,什麼影響了他和其團隊的外交戰略制定思路,這一思路又意味着中美「新冷戰」走向何方?這些問題則少有人試圖解答。

如果說有什麼關鍵詞可以理解蘇利文想象中的美國外交戰略,那麼「中產階級」和「工業黨」也許是兩個值得注意的標簽。在拜登宣布蘇利文的任命時,他一方面讚揚說蘇利文擁有「一代人中最傑出的頭腦」(once-in-a-generation intellect),另一方面讚揚說沒有人比他更懂得如何保護美國的中產階級。蘇利文的外交思路,反映在一份他和其他研究者一同撰寫的政策報告《服務美國中產階級的外交政策》中,而這份報告又帶有強烈的「工業黨」趣味——主張將外交策略和內部經濟發展相結合——一條帶有發展主義國家烙印的內政外交路線呼之欲出。

何以「中產階級」?

蘇利文的外交將如何服務美國的「中產階級」呢?尤其是,他的思路和特朗普時代加強貿易壁壘,減小國際義務,吸引製造業迴流美國的「美國優先」政策又有什麼不同呢?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804-opinion-american-national-security-advisor/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