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董事局換班 榮念曾出走

星島日報
西九董事局換班 榮念曾出走
西九董事局換班 榮念曾出走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西九文化區董事局接班在即,多名資深成員退下火綫,其中局內少有的文化前綫工作者——進念.二十面體創辦人榮念曾多次請辭,今次亦不準備留任。回顧過去六年工作,榮念曾直言董事局組成亟須檢討,包括委任更多具備文化視野專業人士加入。榮念曾不諱言,目前管理局的管治及營運模式承襲了政務官文化,較政府部門更加官僚,事事諮詢的工作類似推銷包裝,只淪為毫無創意的公關工程,與當今時代極其脫節;至於任內最大遺憾,則是始終未能促成政府與業界建立真正交流平台。

榮念曾是本港及亞洲一位極有分量的文化工作者,一九八二年成立的進念.二十面體,至今仍是亞洲藝壇少有的文化智庫先鋒。榮念曾一直關注全球文化政策及發展,涉足跨媒體創作及交流網絡建設,他本身亦是梁振英競選行政長官時的文化智囊,被視為「香港文化教父」。

文化圈過去多次傳出榮念曾辭任西九董事局消息,他接受訪問時直認不諱,並指是在政府多次挽留下才完成六年任期,董事局工作令他很失望?「在實驗過程中,我不會用失望二字,我仍然相信香港社會的文化實力,能令我們邁向文化大都會。」

政府快將委任新一屆董事局成員,年過七十的榮念曾直言無興趣留下來,「我更希望香港有更多年輕人參與並督促西九藍圖,推動並發展西九軟件,過去無論是超支或管治問題,全部都是借鑑」,他續指,離開董事局並不代表與文化區劃清界綫,對於政府當局、董事局,以至管理團隊,榮念曾既有期待,亦有要求,「我只可以講,實驗和策劃都需要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當領導層及管理層都缺乏文化視野和研發理念,事事只求自保,那才是問題。」

榮念曾一直非常着緊西九董事局工作,包括六年前一口氣擔任所有六個小組委員會成員,包括薪酬委員會、表演藝術委員會及發展委員會,希望緊貼文化區整體發展,然而他在過程中發現,保守的議會管治文化才是核心問題,他曾在董事局直接批評,管理局的管治及營運模式,較政府部門更加官僚。

董事局現時十五名非公職成員中,直接參與跨領域原創作品,並深入研究各地文化政策的,大概只有榮念曾,連同香港小交響樂團音樂總監葉詠詩在內,屬於局內僅有的文化界前綫代表,其他則是來自教育界、法律界,以及會計界等專業人士。

「董事局成員和管理班子需要更主動對文化發展有承擔,同時要有前瞻性文化視野,只有如此才會明白文化策劃研發的重要性,才能大刀闊斧通過文化區讓香港成為世界文化都會」,榮念曾相信,董事局應該發揮智庫功能,領導管理層制訂發展藍圖及具體方向。

那麼目前的董事局及管理層,是否都只是短綫經營、見招打招,而又缺乏智庫概念?榮念曾選擇笑而不語。他透露,現時的董事局會議,很大部分時間都在討論硬件工程,根本沒有空間思考長遠計畫,原因之一是管理團隊未夠成熟,傾向事事上報,同時事事諮詢,瀰漫強烈政務官風氣。

「這做法有個好處,就是毋須負責,工作出錯也可歸咎諮詢」,榮念曾認為,儘管團隊需要時間學習和適應,不過切實一點,如果表現真的不達標準,就要考慮換人,因此他過去一直在董事局爭取引入重點成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去為團隊衡功量值。

若要總結六年工作得失,榮念曾指,任內最大遺憾是始終未能促成政府當局與業界,以至社區建立真正交流平台,「這正是西九管理層必須正視的逼切議題」,並嚴厲批評文化區過去諮詢工作類似推銷包裝,淪為毫無創意的公關工程,「這些民粹工程沒有可能建立有理性基礎的互信和合作。」

陪伴文化區一直走來,即將以全新身分上路,他仍然堅持,文化區曾經擁有天時地利,對香港、中國,以至亞洲,都是非常重要文化契機,「西九的出現實在是直接評議香港文化藍圖及定位的缺席,文化發展的定位是公共空間拓展?公共服務提升?文化搭台經濟做戲?城市品牌虛榮遊戲?」榮念曾期望香港很快便會找到答案。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