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者亞博九天經歷|病友聚首煲劇 共用廁所每日僅洗一次

·4 分鐘文章
亞博社區治療設施由醫管局負責營運,主要接收輕症患者,是首個「港版方艙醫院」。
亞博社區治療設施由醫管局負責營運,主要接收輕症患者,是首個「港版方艙醫院」。

【Yahoo新聞報道】興建中的青衣方艙醫院部份設施昨曝光,市民關注入住方艙的生活,其中共用廁所令人擔心衛生問題。全家染疫的楊先生(化名),本月中攜同確診女兒到醫院求診後,某個晚上如「賣豬仔」般被轉送亞博社區治療設施,渡過9天不見天日的隔離生活。當館外的世界不斷收緊限聚、市況蕭條,重症病人在醫院露宿,兩父女在館內猶如進入平行時空,可自由與其他病友「跨家庭聚會」、不愁三餐,不少接近康復的患者被逼佔用亞博珍貴的床位,久久不能回家。

有曾入住的康復者憶述,場館隔離區少見職員,他們多駐守前台提供協助。
有曾入住的康復者憶述,場館隔離區少見職員,他們多駐守前台提供協助。

疫情肆虐,確診後到底去醫院、亞洲博覽館、竹篙灣、隔離酒店抑或在家等候,不少市民都不清不楚。楊先生一家四口先後染疫,陰差陽錯下,他與年僅3歲半的長女入住亞博,太太和幼女留家抗疫。他憶述,入醫院第4天傍晚獲告知要轉院,匆匆收拾行裝,晚上與6名病人搭上醫療小巴,才知道目的地是亞博。

楊先生形容,「亞博方艙醫院」感覺像酒店,醫護人員全部駐守前台,「你有咩咪去前面問佢,好多抽血、量血壓、撩鼻都喺front desk。」除了例行巡查,他們無必要便不入隔離區,因此楊先生大部分時間都不見職員,取而代之是每日來電問候健康狀況,安排病人指定時間做核酸檢測。

亞博地方大,小朋友可隨意「放電」。(受訪者提供)
亞博地方大,小朋友可隨意「放電」。(受訪者提供)
每餐固定有中西及素食選擇。(受訪者提供)
每餐固定有中西及素食選擇。(受訪者提供)

小孩隨意跑跳 「街坊」跨家庭聚會

偌大場館不見天日,燈泡懸掛縱橫交錯的吊架,躺在3米乘3米的隔離空間,楊先生幻想正在野外觀星。這裡不愁伙食,大伙兒在每天三個指定時間排隊取飯盒,再各自回房用餐。楊先生指一日三餐款式多樣,素菜、中餐、西餐是基本,豐富時還有漢堡包薯條、日式蒲燒鰻魚飯,賣相不差。教徒可揀印度菜、伊斯蘭教餐,連長者軟餐都有。不夠飽?有蛋糕小食補充,「呢度食飯其實very good」。

確診者一於少理限聚令,偶見患者聚在一起看電視。(受訪者提供)
確診者一於少理限聚令,偶見患者聚在一起看電視。(受訪者提供)

在疑似資源錯配下,亞博諷刺地成為了染疫者的另類「烏托邦」。被送來的人同時染疫,一起隔離,這裡反而沒有人理會限聚令,小孩們隨意在館內跑跳。場館某處安放一張大梳化,兩部電視機,一部播無綫新聞台,另一部放送大台電視劇,亞博「街坊」有時聚在一起看電視,楊笑言「呢度係全香港唯一一個可以跨家庭聚會嘅地方」。只是廁所每日只洗一次,衛生強差人意,曾見尿兜有大便。

楊先生指廁所每日只洗一次,衛生差,曾見男廁尿兜有大便。(受訪者提供)
楊先生指廁所每日只洗一次,衛生差,曾見男廁尿兜有大便。(受訪者提供)
亞博的病人須每日排隊取飯盒。(受訪者提供)
亞博的病人須每日排隊取飯盒。(受訪者提供)

「呢度有幾多人真係需要踎咁耐?」

亞博病人大多表現平靜,他只見過一個帶著子女的爸爸不耐煩,「佢應該離營等咗24個鐘?我瞓醒仲見到佢」。輪到楊先生回家,同樣要經歷漫長行政手續,本來第6、7天可以離開,因醫護得悉他家中尚有婦幼,臨場延遲離開日期,以便再做一次核酸檢測,「老婆催我走,話再唔出院,佢(辛苦到)要攬住小朋友跳樓啦。」

偌大場館不見天日,燈泡懸掛縱橫交錯的吊架,楊先生幻想正在野外觀星。(受訪者提供)
偌大場館不見天日,燈泡懸掛縱橫交錯的吊架,楊先生幻想正在野外觀星。(受訪者提供)

在剛過去的週末,楊先生住到第9天,終於備齊所有出院文件,離院回家。以他目測,場館病床滿了九成,只有一晚聽到有一人咳嗽,相信不少人像他兩父女,病發後一段時間才入住亞博,病毒對身體的影響已消減。他感激前線醫護無私照顧,然而政策把相對健康的患者困在亞博隔離,重症患者卻在急症室露宿,不禁反問「呢度(亞博)有幾多人真係有需要踎咁耐?」

更多相片:

檢疫中心也照顧到特殊膳食要求人士,提供特別餐。(受訪者提供)
檢疫中心也照顧到特殊膳食要求人士,提供特別餐。(受訪者提供)
每餐固定有中西及素食選擇。(受訪者提供)
每餐固定有中西及素食選擇。(受訪者提供)
亞博館於2020年首次改用為「港版方艙醫院」,目前政府正在青衣及元朗等地興建多8個方艙接收患者。(攝影記者:wildchild)
亞博館於2020年首次改用為「港版方艙醫院」,目前政府正在青衣及元朗等地興建多8個方艙接收患者。

攝影記者:Wildchild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