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頭巾女孩之死:警治,追殺,手術,以及伊朗街頭的怒火

2022年9月13日,一名年輕的伊朗女子瑪莎·阿米尼(Mahsa Amini)因爲沒有用頭巾遮蓋住頭髮,而被伊朗宗教警察逮捕——按照該國在1979年伊斯蘭革命之後頒行的律令,女性應當用頭巾遮住頭髮,胳膊和腿部也應當遮擋在寬鬆的衣服下。三天後,阿米尼的死訊傳出,憤怒的伊朗民衆群起抗議,怒火很快延燒到伊朗多地的街頭。首都德黑蘭的一些女性錄下並傳播了她們脫下頭巾並怒斥當局獨裁的視頻,社交網絡上也流傳了一些伊朗民衆與宗教警察爆發衝突並圍毆執法者的錄像。據信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已經指派下屬前往阿米尼的家中慰問;但另一邊,在伊朗大小城鎮的街頭,防暴警察業已出動鎮壓街頭抗議示威的民衆,而因衝突引起的傷亡消息也陸續見報。

實際上,從2009年艾哈邁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總統的連任選舉弊案引發的「綠色革命」,再到2017年與2019年兩度爆發的大規模示威抗議,伊朗民衆的怒火始終沒有撲滅。2009年是因爲選舉不公,2017年則是經濟觸底,2019年則是燃油價格直接上漲了200%,而所有這些抗議行動的目標,除了對準了內賈德和魯哈尼(Hassan Rouhani)兩位時任總統之外,更是直指總統之上的那位大阿亞圖拉(什葉派用語,指安拉的象徵,此處指的是伊朗政教合一的最高領袖哈梅內伊)。

巧合的是,哈梅內伊(Ali Khamenei)本人近來的日子也不好過,他在上週剛剛接受完腸梗阻手術,術後一度情況危急,甚至無法坐立。儘管哈梅內伊隨後以康復姿態出現在了公共場合,但有關他的健康狀況依然引人關注。考慮到近年來伊朗民心思變,人們也不免好奇,哈梅內伊的身體能撐多久?一旦他身故,伊斯蘭革命以來的政治體制還會得到延續嗎?

當然,引發眼下這場大規模示威活動的直接原因可能會更加具體:宗教警察以及政教合一制度對自由的戕害已經使得許多伊朗民衆忍無可忍——一個人真的要因爲沒有將頭巾罩住頭髮,就被隨意逮捕然後施暴拷打致死嗎?

伴隨着糟糕的經濟形勢和高壓的政治環境,伊朗人對於變革的渴求甚至都已經不是此刻才湧現,而是在多年來的歷次抗爭之中不斷累加。光是在這兩個月,一些看似荒誕不經的事情一再與伊朗當局聯繫在一起:作家拉什迪在紐約遇刺,這一事件又讓世人回想起,當年因爲一部《撒旦詩篇》(The Satanic Verses)涉嫌褻瀆先知穆罕默德,而讓伊朗當局下令全球追殺拉什迪(Salman Rushdie)的駭人往事;如今又輪到阿米尼遭遇宗教警察虐打致死。槍口、匕首或者警棍之下,伊朗民衆對現實不滿的怒火從未平息。

1989年,伊朗德黑蘭一名女子手持一張殺死薩爾曼·拉什迪 (Salman Rushdie) 的海報抗議。
1989年,伊朗德黑蘭一名女子手持一張殺死薩爾曼·拉什迪 (Salman Rushdie) 的海報抗議。

瑪莎·阿米尼之死

一般而言,伊朗的宗教警察在逮捕違反風紀的婦女之後,會被帶去懲戒機構或者警察局接受着裝方面的律令教育,隨後由男性親屬前來接走。不過在阿米尼一案中體現出來的,卻並不是什麼相對柔和的訓誡教育,而是非常直接的暴力執法,這也被外界視作是伊朗法治缺失以及系統性的性別暴力的必然結果。

22歲的阿米尼與家人從老家、位於伊朗西部的薩蓋茲(Saqqez)來到了首都德黑蘭,但隨即被當地主管風紀的宗教警察逮捕,理由是她的頭巾沒有遮擋住本人的頭髮。被宗教警察帶走之後,阿米尼就被傳陷入昏迷並被送到了醫院,三天之後不治身亡。據聯合國人權事務副高級專員納西弗(Nada Al-Nashif)表示,阿米尼被帶走之後,頭部遭到了執法人員用警棍擊打,並且還被重重地摔向了一輛警車;也有流出的檢查報告表明,阿米尼死前已經出現了腦出血和中風——與她一同被帶走的其他婦女透露,阿米尼是爲了反抗執法者對她的侮辱而遭到對方毒打的。

德黑蘭警察局的局長事後對外表示,阿米尼的死亡是「不幸的」,他個人不希望再看到類似事件發生。總統萊希也立即招呼內政部長徹查此案,但內政部長卻也對外放話,稱阿米尼生前有一些健康上面的問題,這種說法則遭到了受害者家屬的駁斥,阿米尼的父親表示女兒從未有過健康問題,還指出當局放出的閉路監控錄像是經過「編輯」的,因爲女兒的腿上明顯有瘀傷,而警方公布的監控錄像僅顯示阿米尼在和另外遭到逮捕的女性一同抱頭蹲下的過程中倒地不起。

但是對於阿米尼的家屬和多數走上街頭抗議的民衆來說,此事重點不僅在於阿米尼的具體死因,更在於她被捕的理由,一個正常人僅僅因爲頭巾沒有遮蓋住頭髮,就可以依照相關律令被警察帶走,然後離奇死去。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甚至看不到阿米尼們有任何「改過自新」的機會,她們甚至也不會得到來自風化警察或宗教警察的提醒或「訓誡」,而是直接被判定爲違法分子,進而遭到暴力執法,並最終死得不明不白。

負責抓捕阿米尼的警察屬於伊朗專門的風化警察隊伍,所謂指導巡邏隊(Guidance Patrol),由於他們主抓違反當局依照教律制定的着裝規定,尤其是頭巾佩戴問題,因而也被普遍冠以宗教警察的名頭。這類宗教警察組織在伊斯蘭教國家並不少見,而全球迄今仍有10餘個國家設立了專門的宗教警察隊伍或機構,專門執行相關宗教法律,監管民衆的日常穿着、飲食、舉止等是否符合教義。比較著名的宗教警察組織包括塔利班掌權時期阿富汗設立的「勸善懲惡」部門,以及沙特阿拉伯的「勸善懲惡協會」——後者在被正式取締之前,其執法人員擁有極爲寬泛且難以界定的權力,他們會配備細長的木棍,用以體罰罪犯。一般而言,伊朗的宗教警察在逮捕違反風紀的婦女之後,會被帶去懲戒機構或者警察局接受着裝方面的律令教育,隨後由男性親屬前來接走。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923-opinion-iran-hijab-revolution/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