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USB線變鎖匙扣|港大生功課「回收USB線」 吸引兩上市公司合作 設40回收點

·4 分鐘文章
港大碩士生陳小姐(右)是「收·線」項目發起人之一,她邀請繩結設計師zoe(左)教授工作坊,將壞掉USB線升級再造成鎖匙扣。
港大碩士生陳小姐(右)是「收·線」項目發起人之一,她邀請繩結設計師zoe(左)教授工作坊,將壞掉USB線升級再造成鎖匙扣。

一份學生功課引發神奇蝴蝶效應。兩位港大碩士生以回收USB線作為專題研習題目,這份名為「收·線」的功課越做越大迴響:起初有環團配合設立回收箱;後來連上市公司新鴻基旗下物管公司都主動尋求合作,在多個商場放置回收箱;長和旗下3香港也推出回收優惠。一個多月間回收點極速擴至40個,收到逾1500條USB線。兩個碩士生發現,一份功課認真做,原來可以為社會帶來一點改變。

收·線」的Facebook專頁開宗明義:這是一份「專題研習」。負責做功課的李小姐和陳小姐沒有雄厚背景,都是90後從事文職工作的「打工仔」,工餘時間兼職修讀香港大學環境管理學碩士課程。

陳小姐說,構思回收項目時,希望可以從身邊事物著手。她說家中累積10多條不再使用的USB線,但一直不知道可以怎處理,相信不少人或有類似情況。李小姐指,保守推算全港起碼有數百萬條USB線已成電子廢物。

陳小姐指,「收·線」項目短時間已經回收逾千條USB線。
陳小姐指,「收·線」項目短時間已經回收逾千條USB線。

兩人翻查資料發現,澳洲、台灣、新加坡、英國都有組織回收USB線。香港環保署雖然有電腦及通訊產品回收計劃,但一般市民不知道計劃涵蓋回收USB線,加上11個公眾回收點有6個是環保署辦公室,難吸引市民前往回收。

她們決心做一份沒有人做過的功課,於去年12月中發起民間首個專門回收USB線項目「收·線」,在各區設立便利回收點。她們首先向環保團體綠領行動叩門,很快獲善意回應,在辦事處放置回收箱,其後向「綠在區區」埋手,部份營運商答允設立專門回收箱。

項目至今收到逾千條USB線。
項目至今收到逾千條USB線。

李小姐說,即使是一份學生功課,她們都認真看待,寫了超過50封邀請信,邀請不同機構、公司支持,可惜頗多情況都是無回音。不過,網民反應出乎意料熱烈,不少人希望為家中的USB線尋找出路。

這份功課逐漸獲得跨界別支持,環保小店Green Bitch、同里舍設立回收點;新鴻基旗下物管公司「啟勝」主動邀請,建議在屯門V City商場設立回收點;其後荃灣廣場物管公司「康業」亦提供回收點。

「收·線」項目至今有40個回收點,其中一個就是位於屯門V City商場。
「收·線」項目至今有40個回收點,其中一個就是位於屯門V City商場。

李小姐認為,商界日益重視環境、社會和管治(ESG),電子產品零售商更應肩負責任,在門市提供回收電子產品渠道。現時3香港亦答應在23間門市提供回收點,令總回收點增至40個。

她們不滿足於單單回收,更邀請繩結設計師Zoe Siu合作,稍後推出工作坊,教授市民將壞掉USB線編織成掛飾或鎖匙吊飾。Zoe早年曾是時裝設計師,她稱服裝店快至每兩星期就推出新產品,深明時裝工業對環境造成污染。同樣道理,電子產品換代越發頻密,電子垃圾量亦隨之大增。她希望透過升級再造,提醒市民不要胡亂棄置和購買電子產品。

Zoe將壞掉的USB線用不同編織方法,就可以變成手袋掛飾或鎖匙吊飾。
Zoe將壞掉的USB線用不同編織方法,就可以變成手袋掛飾或鎖匙吊飾。

李小姐說,這份功課越做越複雜,最新還會做問卷調查,希望了解港人使用及棄置USB線的情況。她笑言,上班、讀書以外,所有空閒時間都用來做這份功課,每日清晨6時就起床回覆網民查詢,是人生做過最辛苦的功課,「好好彩有咁多人支持,都俾咗動力我哋,要盡力去做好,自己覺得很有意義。」

過程雖苦,但陳小姐仍樂在其中,她同意這份功課的意義遠大於分數,「唔係好似普通齋做完份功課,交咗就完,係做完同時為社會帶嚟一點點改變。」這份專題研習今年5月正式提交,兩人會將收集所得的USB線交予環保署,由署方委託承辦商處理。不過回收的步伐不會就此完結,兩人未來或尋找環保團體延續「收·線」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