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慧寺女住持 涉與兩僧假結婚

定慧寺的女住持釋智定,在錄音中兩度承認「與釋智強及如智假結婚」。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本報經過一個多月的偵查追蹤揭發,位於大埔馬窩村定慧寺的女住持釋智定竟在出家後,兩度與內地和尚結婚,協助對方來港取得香港身分證留港居住,其中一名和尚如智在一二年與俗名龍恩來的釋智定結婚後,即獲寶蓮寺給予法號釋智光,從此在寶蓮寺內工作,專責寺院法事的維那(即領班)。「尼姑與和尚結婚」不但嚴重違反佛教戒律,更有可能是另一種協助內地和尚留港定居的方法。她亦被揭生活奢華,而寺院帳目亦混亂疑斂財。 於一九六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在吉林省出生的釋智定,在內地原名叫史愛雯,九三年來港後改名為龍恩來,其後取得香港永久身分證,雖然智定接受傳媒訪問時曾稱自己於九七年剃度出家,但本報取得寶蓮寺文件證實釋智定其實於二○○二年才正式出家,成為定慧寺的住寺及監院。 根據婚姻登記處記錄顯示,俗名龍恩來的釋智定身為定慧寺住持,卻於二○○六年八月十七日與報稱擁有學士學位的二十三歲商人劉建強註冊結婚,而劉建強早年已在內地出家,藉着與釋智定「結婚」成功來港,獲寶蓮寺賜法號為釋智強。兩人在結婚證書報稱住址同是大埔泰元邨的公屋單位,證婚人是梁錦麟及吳意嫦。 釋智定與現為定慧寺董事之一的翁靜晶在十段對話錄音中,兩度直認「與釋智強及如智假結婚」,釋智定在對話錄音中表示:「我係同人假結婚,咪報警」,「佢哋都攞到香港身分證,你哋咪報警囉。方便別人方便自己,方便別人是好事,佢哋都在寶蓮寺工作,增多一下寶蓮寺的光,要多一個人照顧我師傅(釋初慧大師,當時居於寶蓮寺院舍),給師傅多一分安慰,對不對。我又不是要寶蓮寺給我支多一分錢,我又不靠你們。」 釋智定更不諱言說:「老人家尿味很濃,幾天不沖涼很臭,我就幫他沖,我拖住佢幫佢沖,佢坐在個老爺椅嗰度,我拿着花灑先沖背,洗腦袋、抓頭、洗臉、身體的皮膚,他有糖尿身體很爛嘛,不敢用那些沐浴露,給他一個布去擦去沖,我閉着眼睛帶着手套去沖。」 「以前是我照顧師傅,後來就是拿了香港身分證來假結婚的那個,一個月給他三千元來照顧,就是智強幫師傅沖涼,但智強不能留在香港,他拿到證件後,天天幫師傅沖涼,師傅老人家很開心呀,是小孩而已,開心到不得了。」 釋智定與翁靜晶在上月十六日的對話錄音稱:「他們老人家,我就是看他們老人家,有錢給他們錢,看看他們,這已經足夠,他們都不缺我的錢,等我的錢來,智德這麼怪,有甚麼事情都對着我來,又不是我真老公,弄我幹嘛。」 本報記者於今年八月二十八日親到定慧寺調查時,釋智定堅決否認自己結過婚,強調自己在內地亦沒有結過婚,反問記者為何窮追結婚一事,當日定慧寺正進行盂蘭法事,有多名操普通話的和尚參與誦文唸經,而負責領導該法事的釋智強卻否認自己為智強,不肯回應記者一切的提問。 智定與智強二人登記結婚後七年,當智強成功取得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證後,兩人即辦離婚。四十五歲的智定於二○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以「離婚人士」身分,再與報稱一名有學士學位的三十八歲男教師如智註冊結婚,兩人同時報稱住址為大埔新峰花園,巧合地如智原來亦是一位出家和尚,原名叫高武國,其後獲寶蓮寺賜予法號釋智光,並在寺內擔任「維那」重任,在寶蓮寺地位甚高。 據悉,本報在調查「尼姑與和尚結婚事件」期間,如智(法號釋智光)卻無端收拾行裝離開了寶蓮寺,似乎想跟寶蓮寺斷絕任何關係,目前未知藏身何處。至於住持釋智定的第一任和尚丈夫釋智強,取得香港身分證後經常穿梭中港兩地,除了要參與法事儀式才會來港,大部分時間在內地生活。 佛家中的「維那」是叢林四大執事之一,由一人擔任,負責維繫團體之綱紀,主要工作是「二時功課,率眾領班,上堂說法,白椎示眾,又如一切舉唱回向,以音聲為佛事,其任頗高。」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