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居法港人 Sony Chan 靚在瘟疫 棟篤笑開售即爆滿:「笑是很強大的武器」

Sony覺得疫情改變了世界,讓人反思現時的經濟模式和全球化的問題。
Sony覺得疫情改變了世界,讓人反思現時的經濟模式和全球化的問題。

【Yahoo 新聞 LGBTQ 系列報道】疫情爆發,在法國深居簡出的港人陳茗倫(Sony),穿上華麗的晚裝和高跟鞋,化上美艷妝容,然後輕鬆的半走半跳地,到屋外做一件事情,不是赴會,而是丟垃圾。她說,扮靚是每個人都應該做的事,是維持每個人的尊嚴,更是身份認同。她今次來港開棟篤笑,主題是「靚在瘟疫蔓延時」,開賣不到幾小時迅速爆滿,香港人「餓」了太久,很久沒有開懷地笑了,「笑是很強大的武器,可以令人民團結。」

文字記者:Shirley L.

攝影記者:HLKP

兩年前在香港開 show 做棟篤笑,疫症還未成為大流行。今次回來,Sony打趣道,甫踏進香港國際機場,只見防疫人員的裝束如採蜜者。在這個時代,幽默感真的很重要,一個笑話、一個苦笑,都能讓人抒一口氣,甚至成為一種「武器」,「笑是很強大的武器,可以令人民團結,所以俄羅斯才要封鎖棟篤笑」。

這次演出的名字是「靚在瘟疫蔓延時」,Sony說即使是疫症亦要時刻保持美麗。
這次演出的名字是「靚在瘟疫蔓延時」,Sony說即使是疫症亦要時刻保持美麗。
香水就是看不見的鑽飾,Sony也極其講究。
香水就是看不見的鑽飾,Sony也極其講究。
 Sony在讀手稿,雖然11歲已移民,但還記得不少中文字詞。
Sony在讀手稿,雖然11歲已移民,但還記得不少中文字詞。

自嘲像技安「迫人聽我唱歌」

Sony 說自己的表演嚴格來說不能界定為棟篤笑,更像一場獨腳戲。她以「怪誕」自居,「好像技安,迫人聽我唱歌」。從小,她已有很強烈的表演慾,經常跳跳唱唱,她希望觀眾入場能開懷的笑,而自己則要像小鳳姐在賀台慶節目那樣大放異彩。站在台上的光芒、滔滔不絕的對白,Son y認為一個人的自信來自內在修養,但外在亦很重要,「要跟心靈吻合,當你照鏡時,其實反映內心,兩者要和諧的存在」。

這條路,一點也不好走。建築系畢業後,父母不贊成她做表演藝術,但她體內的表演基因實在按捺不住,常常跑去試鏡,但在法國影藝圈,黃皮膚的角色發揮不多,「只能做三線演員,無人理」。經歷過低潮,與其等導演、等角色,不如自己寫稿自己演,於是開始在巴黎的小劇場自編自導自演。

是他,也是她。2000年Sony試過回港試鏡,但當年的社會氣氛對性小眾仍然不太理解和接受,「香港當時不太接納『奇怪』的人,今天包容很多了」。她在法國也捱了七年,才終於走上「大台」。

2011年Sony開始於法國電視台OÜI FM擔任主持。(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2011年Sony開始於法國電視台OÜI FM擔任主持。(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於法國婦女新姿節目擔任主持。(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於法國婦女新姿節目擔任主持。(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Sony最欣賞的演員是Do姐鄭裕玲,覺得她演戲節奏感很強,大膽地飾演過不同角色。(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Sony最欣賞的演員是Do姐鄭裕玲,覺得她演戲節奏感很強,大膽地飾演過不同角色。(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自由就是我的標籤」

性小眾經常面對社會上不同的標籤,問她會如何界定和形容自己,她毫不猶豫的說,自己是一個愛自由的人,「我只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若要跟着 label 做人,很辛苦,自由就是我的標籤!」有人說她像男生,亦有人說她像女生,她一矢中的地說:「所有可能性,都是屬於你的」。

她眼見很多人在疫情中迷失。在法國,很多人因在家工作而要與伴侶相對 24 小時,父母和子女更是「困獸鬥」,「平時以為 OK 的生活,因為疫症而發現其實並非必然,面對很多突如其來的抉擇,這是一個人生轉捩點」。

她覺得,這是讓人終於可以靜下來、思考人生的時刻,「想一想自己的生活,準確地再起步,是否一定和這個男朋友呢?一定要返這份工?」很多人以為自己早已選擇好,但這個時間剛好令人重新思考。

Sony不怕被人標籤,而她自己只希望做一個自由的人。
Sony不怕被人標籤,而她自己只希望做一個自由的人。

與男友聚少離多更親密

法國封城時,她是很守規矩的,除了買食物,完全不會出街,「不過法國很着重動物權益,若你養了狗,可以遛狗,因為狗需要自由」。她甚至六個星期沒有見男朋友,這讓她重新反思與伴侶的關係,「如果長時間不見面,到底自己還可以為對方帶來甚麼?為甚麼會在一起?」那些答案,她都藏在心裏,他是她的初戀男朋友,從 25 歲已在一起,疫症、隔離沒有讓他們變得疏遠,反而更親密,再次見面時更珍惜對方。

「這是夫妻distancing!」Sony如是說。

這些年來,他們沒有一起居住,想見面時才見面,給予對方適當的自由與空間,是二人多年的相處之道,「我太多衫了,沒有空間一起住,哈哈」,家裏的空間留給華衣,心裏的空間,就留給這個伴隨了自己廿年的另一半。

Sony在法國亦會乖乖戴口罩,而口罩底下當然有化妝。(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Sony在法國亦會乖乖戴口罩,而口罩底下當然有化妝。(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天塌下來也要跳着舞

近期讓她最深刻的人,是已故法國政治家 Simone Veil。Simone 是二戰期間被送進集中營的猶太女孩,眼看很多人餓死、被勞役致死、在毒氣室被殺。她跟幾個年輕女性,每天唱歌跳舞,「有人覺得她們唱歌令生活開心一點,有人卻覺得不應該唱,不應 celebrate,這件事很能反映人性」。Sony 覺得,逆境中有人自怨自艾,亦有人保持心智發揮小宇宙,而她就是那個天塌下來也要跳着舞的人。這個時候回到香港這個出生之地,她禁不住說一句:很感謝這個地方給我的一切。雖然只生活了 11 年,但她總是說自己是香港人,惟獨這裏,她才能感到歸屬感。

著作《買到呢》紀錄了她的部份首飾珍藏。
著作《買到呢》紀錄了她的部份首飾珍藏。
2020年Sony於香港舉行了兩場棟篤笑《香港小姐與法國佳麗》。(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2020年Sony於香港舉行了兩場棟篤笑《香港小姐與法國佳麗》。(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2020年的棟篤笑,陳海寧、周漢寧和戴玉麒送了一個「香港美人」花牌給Sony。(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2020年的棟篤笑,陳海寧、周漢寧和戴玉麒送了一個「香港美人」花牌給Sony。(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Yahoo 新聞 LGBTQ 系列報道】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