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販車擺石頭抗爭 觀塘「四哥」行俠半世紀:要拎返合理嘅嘢

陳志勇(四哥)現年65歲,做小販超過50年,常為小販爭取權益。
陳志勇(四哥)現年65歲,做小販超過50年,常為小販爭取權益。

【Yahoo 新聞觀塘系列報道】在觀塘從事小販逾半世紀,陳志勇(四哥)見證區內數百檔小販塞爆街道、小孩做「天文台」通水走鬼的褪色歲月。他是小販界俠士,為同行抱打不平,八十年代發起行動抗議政府打擊小販,終令當局讓步;去年搬到裕民市集前夕,奮力為行家爭取搬遷費,「要拎返合理嘅嘢,唔好失去咗我自己應有嘅權利」。

文字記者:盧珮瑤

攝影記者:H.H.

四哥七十年代起於輔仁街賣雜貨,「夜欄收到咩就賣啲咩」,進入小販市場後轉賣童裝。當時觀塘最高峰有逾 300 檔小販,「裕民坊周邊四、五條街擺滿晒」。四哥多搶佔路口位,有時須讓路給小巴,再極速返回原位,「擺好個陣,擔張櫈、企高,就喺度嗌招客」。

四哥七十年代開始做小販,在輔仁街街邊擺檔賣雜貨,後來因進入小販市場才主力賣日常衣物。
四哥七十年代開始做小販,在輔仁街街邊擺檔賣雜貨,後來因進入小販市場才主力賣日常衣物。

警察.走鬼.人情味

街檔經常走鬼,爬高爬低的還有街坊的子女,「搵佢哋做『天文台』,喺街頭街尾睇水」。那些小孩全部變成四哥的「契仔契女」,「喺街邊做功課,做完功課就塞佢喺車底瞓陣」,閒時提早收檔帶他們遊山玩水。

一眾小販屢成小販管理隊或警察的「獵物」,四哥卻說當時政府人員更著重人情,「我老婆成日畀人拉,有個沙展(警長)話『日日都拉佢,聽日開始唔可以拉佢!』但而家香港調轉咗,嘩佢咁易拉,咁日日都去拉佢先!」

現時四哥店舖主力賣童裝、底衫等日常用品。
現時四哥店舖主力賣童裝、底衫等日常用品。

「幾百檔小販就有幾百檔家庭」

外號「四哥」,因他家中排第四,卻是小販界公認的老大哥。街坊有難,四哥必定支援。八十年代,政府以阻街為由禁止非法擺賣,小販聯手與政府談判,「我當時話,幾百檔小販就有幾百檔家庭」,承諾自律不阻街。當局不退讓,四哥發動所有小販推車仔沿街遊走開檔,「我發晦氣搬啲石上架車仔度任佢拉,因為小販管理隊要抬架車走」。最終令政府讓步,50 檔小販可於輔仁街仁愛圍輪流開檔。

大批小販其後被安排遷至物華街臨時市場,2014 年因市場清拆而搬往同仁市集,一年多前再搬往裕民坊地庫的裕民市集,四哥慨嘆:「喺嗰度(同仁)蹉跎足7年,本身傾好無120萬(搬遷費)我哋唔會搬,一出11萬幾個個都搬,啲小販好驚市建局搞到佢哋乜都無」。他發起聯署行動,終為街坊爭取約15萬元搬遷費,並要求市建局繳交市集冷氣費,以免轉嫁小販身上,「要拎返合理嘅嘢,唔好失去咗我自己應有嘅權利」。

四哥指,30年前的底衫每件賣18元,現時都只是賣25元。
四哥指,30年前的底衫每件賣18元,現時都只是賣25元。

「隱蔽咗你,樓價就會高啲」

隨著小販被搬至地底,觀塘滿街小販的熱鬧不復再,「(當局)係咪想我哋死,我覺得又唔係,(凱匯)售樓書有埋呢嚿嘢,但唔會畀你好透明,要隱蔽咗你,樓價就會高啲」。地上地下兩個世界,凱匯呎價近兩萬元,是四哥每月收入至少 3 倍,「我希望我兩公婆搵到 6,000 蚊一個月,而家開咗一年幾從未試過」。然而四哥放不下心中的根,是小販身份、亦是觀塘,「點解今日我仲開,係希望見返啲失散咗嘅街坊,得閒嚟問我『老四,死咗未呀!』呢個社區對我好重要,我哋人生無乜將來,有啲嘢畀我哋回顧係好嘅」。即使要出外打工,他都想頂住檔口、留在觀塘,「我喺呢度識我太太,街坊幫我湊大我兩個小朋友,感情好深厚,如果喺出面可以賺到 50 蚊,觀塘得 10 蚊,我都會揀喺觀塘」。

裕民市集位於裕民坊地庫。四哥指,現時觀塘變成了豪宅地段,小販被遷到地底搬檔,以免影響樓價。
裕民市集位於裕民坊地庫。四哥指,現時觀塘變成了豪宅地段,小販被遷到地底搬檔,以免影響樓價。
四哥指,以往擺街檔時遇上好生意,一日可賺兩、三萬元,「呢度(裕民市集)係一個月都無可能做到」。
四哥指,以往擺街檔時遇上好生意,一日可賺兩、三萬元,「呢度(裕民市集)係一個月都無可能做到」。
四哥指,除了因裕民市集地點所限,港人生育率減少亦對生意有所影響。
四哥指,除了因裕民市集地點所限,港人生育率減少亦對生意有所影響。
四哥指,現時開檔不再為賺錢,只希望有個與街坊見面的聚腳點,即使入不敷支都會頂住檔口。
四哥指,現時開檔不再為賺錢,只希望有個與街坊見面的聚腳點,即使入不敷支都會頂住檔口。

【Yahoo 新聞觀塘系列報道・逢星期一、三、五推出】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