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廈人貓情未了 日系刺繡工作室負責人:貓貓留住了我

Jelly說在觀塘廠廈四年了,是財仔留住了她。
Jelly說在觀塘廠廈四年了,是財仔留住了她。

【Yahoo 新聞觀塘系列報道】轉進迂迴的走廊,經過了幾十個房間,Jelly 打開工作室的大門,立即進入一個日系小天地。小貓「財仔」睡眼惺忪的,伸了一個懶腰,懶洋洋的走過來,Jelly 蹲下摸了牠一會兒,然後坐到刺繡機前,開始工作。

文字記者:Shirley L.

攝影記者:Davies

Jelly 四年前開始在觀塘的廠廈開設刺繡工作室,曾經在不同地區看過很多廠廈「劏房」單位,但來到這裏,一眼就愛上。一見鍾情的,不是這裏的環境,而是「財仔」。牠是自來貓,由這層的租客餵養,不屬於任何人,但一直照顧牠的叔叔後來退租了,她便決心負起照顧財仔的責任。

房外放置貓砂盤和貓糧,她還裝了閉路電視,當自己不在工作室時,亦能隨時見到牠的動靜。大部份時間只要 Jelly 在工作室內,財仔都會跟她待在一起,別人甚至以為是她養的貓,只因其他租戶不太理會財仔。工作室雖小,卻能擺放整部刺繡機、大量繡線、工具,還有張小梳化,「最重要是有窗,有陽光,同樣價錢的工廈我看過很多,都沒有窗的,90 呎不算大但夠用」。

剛入伙未裝潢前的樣子。(受訪者提供照片)
剛入伙未裝潢前的樣子。(受訪者提供照片)
入伙初期只有一部刺繡機。(受訪者提供照片)
入伙初期只有一部刺繡機。(受訪者提供照片)

天台塗鴉 工廠區獨有風景

工作室以粉色設計,她希望做到「家的感覺」,偶有客人上來取貨交收,觀塘是一個非常方便的地方,「有時趕貨會幾天長時間留在這裏,回家洗個澡又再回來」。她最喜歡的,是能到大廈天台休息和影產品照。陽光普照的下午,站在工廈的天台,矮牆充滿塗鴉,構築一幅工廠區的獨特風景。

當工作累了,Jelly喜歡到天台去休息,矮牆滿是塗鴉。
當工作累了,Jelly喜歡到天台去休息,矮牆滿是塗鴉。
Jelly很多時也會帶產品到天台去拍照。
Jelly很多時也會帶產品到天台去拍照。

「經常跑上天台,定時會有新的塗鴉作品,升降機內都會有,但看更會蓋上油漆,有時還會帶財仔上來散步呢」,她還試過帶財仔去海濱公園散步。雖然只在區內活動幾年,已看到這區的巨大變化,Jelly 看着裕民坊一帶重建,沒踏足過新的 YM²,始終還是喜歡以前的觀塘,「好像更新了,但以前的東西都沒有了,唐樓變成商場,那邊現在很多人,交通繁忙」。

愛上海濱公園的寧靜

工作室「Do…ing」做刺繡設計和產品,例如替學校組織、球隊繡徽章,還有婚宴的回禮小禮物等,近年她更開始繡人像,吸引不少情侶客人訂製周年紀念禮物。工作室內還有3D打印機和雷射切割機,Jelly會接一些設計和做模型的工作,但收入始終不夠。作為slash一族,她甚至到殯儀館兼職,「幫忙守夜做打點,協助家屬去殮房認屍」。她承認初時的確有點害怕,但後來已習慣,「疫情高峰期,遺體從貨櫃運出來時已腫得嚴重,只能靠手帶辦認」。

還是回到工作室,抱着財仔和她的寵物小兔,才算是回到現實生活。她說,不算特別喜歡觀塘,但並不討厭。廠廈的地舖就是車房,她一邊刺繡,邊聽着人們吵架,大門又經常被貨車塞着用來上落貨,更常常傳來刺耳的響安聲。雖然如此,但她也愛海濱公園的寧靜,疫症前偶爾有市集和文藝活動,她總喜歡到海邊去逛逛,感受一個沒有嘈雜汽車聲、只有海水拍岸聲的觀塘。

近年開始研究製作人像刺繡。
近年開始研究製作人像刺繡。
消防及救護團體曾向她訂製刺繡匙扣。
消防及救護團體曾向她訂製刺繡匙扣。
財仔曾經走失,Jelly在工廈電梯貼上尋貓啟示。(受訪者提供照片)
財仔曾經走失,Jelly在工廈電梯貼上尋貓啟示。(受訪者提供照片)
帶着財仔上天台散步曬太陽。(受訪者提供照片)
帶着財仔上天台散步曬太陽。(受訪者提供照片)

【Yahoo 新聞觀塘系列報道・逢星期一、三、五推出】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