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放.劇情︳陶大宇掩面因為無處發揮 睇陳豪郭可盈仲好

·57 分鐘文章
《心花放》陶大宇經典掩面
《心花放》陶大宇經典掩面

TVB深夜劇時段嘅選劇標準都幾講求話題性,有傳今晚開始本來係播《娛樂插班生》,估計係食返《梅艷芳》套戲嘅熱潮。點知早排爆出「陶大宇倒轉地球」令大宇翻hit,大台立即轉陣播2005年嘅《心花放》……唔使問都知,因為有「陶大宇掩面」場面嘛。

不過根據當事人解釋,佢收到劇本,發現角色係五兄妹嘅大哥,冇咩好發揮,於是設計一個小動作等自己有戲可做。咁《心花放》又未至於乏善可陳,畢竟當年全劇平均收視32.5點,全年排第4,而且卡士唔弱︰郭可盈+陶大宇即係《刑偵》2.0啦,當時上位中嘅陳豪終於唔駛做奸角,有新鮮感,仲因為呢套劇而識到廖碧兒添。劇中做眾人細妹嘅係唐詩詠,而家睇返……佢真係做咗好多年細妹呀!

心花放.劇情︳陶大宇掩面因為無處發揮 睇陳豪郭可盈仲好
心花放.劇情︳陶大宇掩面因為無處發揮 睇陳豪郭可盈仲好
心花放.劇情︳陶大宇掩面因為無處發揮 睇陳豪郭可盈仲好
心花放.劇情︳陶大宇掩面因為無處發揮 睇陳豪郭可盈仲好
心花放.劇情︳陶大宇掩面因為無處發揮 睇陳豪郭可盈仲好
心花放.劇情︳陶大宇掩面因為無處發揮 睇陳豪郭可盈仲好
仲有陳山聰同而家成為DJ Miss Yellow嘅黃泆潼客串
仲有陳山聰同而家成為DJ Miss Yellow嘅黃泆潼客串

第1集

林一江和女友章碧芬在舊金山分手,獨自返港,預備開設私房菜館。兄弟二洋、四海和妹妹小湖一起到機場接機,豈料二洋接獲女友錢敏俐電話,說有大耳窿在他家門前噴字追數,於是先回家收拾殘局。敏俐偷了鄰居裝修工人薛水的天拿水用來抹字,被他發現,結果薛水在林一江回家前一刻將油潑在牆上,替他解圍。

一江在街上見到紀開心跌錢,好心將錢拾回給她,卻被認作是跌錢黨,最後發現只是誤會一場。開心到二洋的絲花公司,借絲花作道具拍攝照片,和一江再次相遇,才得知一江和二洋是兄弟。 紀美麗的公仔被弟弟紀聰明跌爛,美麗為此和父親紀天文生拗撬,但天文不認為自己縱容他。開心和男友Martin即將開咖啡店,開心雖然對咖啡敏感,但為遷就男友,也只好投其所好。

薛水在街阻止患有糖尿病的契婆食甜傻,美麗不知就裡,以為薛水虐待老人,她欲上前阻止,但因為要執行任務而放棄,對薛水留下了壞印象。薛水在街頭擺檔賣絲襪,被美麗誤為賣翻版影碟小販拘捕,事後薛水被釋放,但二人依然水火不容。 一江發現四海瞞著他,辭去了酒店的工作,在商場推銷菜刀,並將他從美國寄回來的學費花掉。其後又碰到二洋陪小湖到法庭,為她高買的案件聆訊,而二洋因欠債被大耳窿上門追數,又被一江知道他用贖樓的錢投資生意。一江看在眼內,發現眾人瞞著他自把自為,弄至家不成家,於是大發雷霆,但一江仍然緊張各人,還將預備投資開私房菜的錢,借給二洋作還債之用。

第2集

敏俐恐怕一江誤會借錢給花藝店周轉等於如入股,慫恿二洋向一江說會儘快還錢給他,一江表示錢可以慢慢還。紀開心和馬永田為開咖啡店四處覓鋪,終看中了一個樓上鋪單位,開心為了壓價,向地產經紀表示要再考慮,卻遇見一江和地產經紀在附近出現。 開心試探一江是否看中自己的心水單位,發現他真的看上同一鋪位,於是在他面前狂踩該鋪,又立即致電給地產經紀落實租該鋪位。開心回家時,發現家中的電燈失靈,剛巧一江回家,於是替她檢查,看到屋內的裝修,想起了碧芬在這裡居住時的片段……

紀美麗買甜點送給契婆吃,被薛水發現,於是責罵她,原來契婆患有糖尿病,不可吃甜食,二人爭執之際,契婆卻暈倒地上。契婆被送入院,薛水作弄美麗,裝出傷心樣子告訴她契婆已死,美麗內疚不已,後來薛水說契婆沒事,美麗氣煞。 薛水剛替紀天文的鄰居朱太裝修家居,天文替朱太檢查,發現家俬有問題,要薛水再執漏,薛水本想敷衍了事,但聽見天文說開心將會開咖啡店,即表現殷勤,希望可以接到這一單工程。 天文知道美麗和男友會雙雙辭職搞生意,感到十分憂心。

開心翌日向公司請辭,和總編輯Rachel舌劍唇槍,又說自己不會吃回頭草。薛水到開心的店鋪傾裝修事宜,開心卻表示他的設計不合心水,二人離開時,薛水卻遺下了手提電話在店鋪內,於是他找開心欲拿回電話,卻意外地聽到馬永田和開心提出分手。 薛水和童仁回新界探望養母,言談間被童仁發現薛水掛念家人,於是鼓勵他尋找他們,薛水卻說當日是他們遺棄了他,堅決不會主動找他們。

第3集

薛水到酒樓收買舊杯碟,碰到一江向朋友拜託找工作,薛水約他一齊到大牌檔吃飯。薛水知道一江想開私房菜,薛水以為有生意,即表示可以幫他裝修。薛水在金鋪門口遇到天文,天文表示想買龍鳳鐲給開心結婚,卻不覺意透露了當日開心分手的事。 開心為了箍煲,於是到日本,買回上次打爛了的咖啡還給馬永田,還訓練自己裝出很享受咖啡的樣子。天文找馬永田,發現他拖著Elaine,天文和Elaine爭執之際,剛巧開心來到,目睹他移情別戀後大怒,天文替開心出頭大罵二人,但反令開心尷尬不已。 開心獨自呆在公園,遇上一江,開心想讓回該樓上鋪給一江開私房菜,但一江說暫時沒有資金開設私房菜館,開心聽到後感失落,又透露自己和男友分了手,咖啡店搞不成。一江為了開解開心,告訴她自己剛和拍拖十六年的女友分手,開心驚訝有人慘過她,心情頓時輕鬆下來,還反過來安慰一江不要灰心。

一江到花藝店找二洋,發現二洋談生意沒有錢傍身,於是將錢塞給他。二洋為談生意酒醉回家,一江替他煲了粥和參茶,待他酒醒時喝,一江向二洋提出到花藝店幫他的手,二洋無奈應承。 一江行街推銷絲花時,但一單生意也做不成。開心約見Rachel,希望可返回雜誌社工作,但不成功。開心和美麗討論經營甚么生意時,天文意外地將花瓣倒在茶杯內,觸發她開設花茶店的靈感。 薛水去新鋪找開心傾裝修,開心拿著其他的設計給他,要他報價。紀聰明弄壞了開心的數位相機,於是和天文拿去修理,卻目睹美麗在街上追捕疑犯,美麗險被貨車撞倒,天文緊張暈倒送院。 天文召開家庭會議,要美麗到開心的花茶店幫手,又說已向美麗的上司口頭辭職,美麗和開心為此和天文嗌交,天文氣煞,不小心打爛了一盆栽。

第4集

一江知道開心和美麗和天文有拗撬,於是勸解她儘量遷就天文,但開心表示天文會自動消氣。天文見到朱太和力其病倒,於是替他們檢查冷氣,發現冷氣機在裝修時,積聚了灰塵,碰巧開心將裝修書還給力其,兩父女在朱太家再次冷言冷語。 薛水和童仁在茶餐廳吃鳳梨包,想起了母親教他吃鳳梨包。開心見朱太家的冷氣機布滿灰塵,於是將鋪頭的冷氣機封掉,薛水寧願捱熱,也不願付洗冷氣機的費用,與開心各不相讓。

一江往推銷絲花,開心路過,出手幫他促成生意,一江答應開心贊助絲花給花茶店做擺設。開心和一江回家,發現天文沒有煮飯,開心和美麗懷疑他怒氣未消,一江於是出口勸他們一人讓一步。 開心為地磚問題,和薛水又生拗撬,薛水口快快爆出天文替開心墊底三萬元裝修費,開心大感意外。開心和美麗為逗天文,送了一盆石斟蘭給天,文天文開心不已,開心又將三萬元還給天文。 一江將失散兄弟三河的物件拿出來懷緬,被小湖看到,一江說三河的往事,又向她展示一個鐵人18的鐵甲人。美麗到花茶店找開心,卻遇到薛水在換褲準備裝修,美麗以為他是色狼,於是將他制服,後來才知誤會一場。

薛水帶開心買瓷磚,開心為省搬運費自己搬貨,卻遇到了馬永田和Elaine,開心被Elaine揶揄,薛水見狀,挺身大罵馬永田和Elaine,替開心解圍。 小湖擅自拿取鐵人18鐵甲人做功課,搭小巴回家時撞見開心,二人大談購物的戰利品,小湖不小心將公仔遺留在車內。回家後,一江追問之下,發現小湖遺失了該公仔,於是和開心三人一起到小巴站搜尋,最後開心使計尋回。 一江到花茶店找開心,發現童仁因沒有冷氣而險被焗暈,開心最終允許開冷氣。薛水錶謝意,請開心和一江到茶餐廳食下午茶,薛水見開心食鳳梨包,不經意吐了一句媽媽,令一江意外。

第5集

薛水說小時候媽媽教他吃鳳梨包的方法,一江欲追問,薛水卻接到養母的電話,一江將疑問收回。薛水送白麵包給契婆吃,美麗又送上無糖朱古力給契婆,她眼見薛水對契婆照顧和痛錫,對他有所改觀。美麗在遊戲機中心見到聰明在打機,大發雷霆,她將聰明強拖回家之時,不慎被聰明推倒撞傷。 二人回家後,開心拿著聰明過千元的手提電話費單,表明不會再替他支付,天文欲幫他,但被兩女阻止。聰明獻計說幫他淋花,而天文幫他交電話費單則當作是給他的報酬。一江的客戶上門看絲花,要求取他的卡片,但一江沒有,剛好四海到公司幫手,便和敏俐說要替一江印卡片,還要印上董事總經理,敏俐聽後甚不舒服。

薛水向開心推銷在酒樓收賣的舊杯碟,碰巧四海又上門推銷杯碟,二人為奪生意,斗出平價,開心以平價購買四海的名貴杯碟,坐享漁人之利。薛水和童仁到茶餐廳飲茶,說開心行為賤格,面目可憎,被四海聽到,以為薛水在講自已,二人於是衝突起來,混亂間打起交來。三人離開時,碰到一江,薛水出言恐嚇離開,一江則說四海不知道對方的底細,叫他不要多事。 開心的花茶店裝修竣工,在檢收時,發現薛水撞瘀手臂,於是替他用凍水敷,想起了小時候母親替他用冰敷腳。薛水希望童仁能找到安穩的長工,於是自動請纓幫她修理家中的廁所,希望開心可以聘請他。

三河失蹤了二十五年,一江仍抱著希望找回他,一江送絲花給開心,開心表示知道有鐵人18的鐵甲人賣,可惜二人到模型鋪時,已經被人搶先購買,一江於是向開心講失散兄弟的事。 薛水到天文的家修理廁所,碰到四海回家,天文將誤投的信交回給四海,薛水遂知道了一江和四海便是自已的失散兄弟。薛水和童仁訴說,小時候搬屋和家人失散的事,童仁勸他相認,但薛水認為當日是家人丟下他不理,故堅決不肯。 薛水和一江不約而同游兒時故居,一江見到薛水踢波,發現同河的一模一樣,於是問他的姓名……

第6集

一江上前問薛水的姓名,三河說自己是薛水,還拿出身分證給他看,拒絕承認自已是三河的身份。一江到花茶店找薛水找不到,於是告訴開心懷疑薛水就是三河,開心答應幫他找出薛水的住址。薛水到天文的家幫手鑽牆,藉故問林家兩老的事,天文說他們早已不在,薛水聽後感到難過。一江找薛水,欲和他相認,但薛水拒認,一江拿出鐵人18鐵甲人給他,更被他意外弄爛。二人分別為此煩惱,薛水口硬不肯相認,一江亦不放棄。

美麗和薛水往探契婆,發現她正被一賊人搶錢,二人出手擒賊,美麗說要報警時,契婆卻求她不要,原來賊人是契婆患毒癮的兒子,於是將他放走。 契婆說希望用那些錢買長生祿位,薛水和美麗拍心口替她尋找。薛水午夜夢回思念父母,說一定會去拜祭他們。薛水到花茶店找開心,開心藉故介紹長生祿位給他,並說林家父母在葬在那裡。薛水帶齊拜祭用品,和母親最愛的鮮花拜祭,一江看到他,即場和他相認,薛水不知所措,轉身離開。 薛水承認自已是三河,一江說他當日一走了之,但薛水則說是家人遺棄他,二人各執一詞,雖將當日的事弄個明白,但薛水仍然耿耿於懷,並說不要擾亂大家的生活。

花茶店開張,薛水和一江等到賀,但薛水和一江刻意保持距離,一江邀請薛水在父親生忌當日回家吃飯,並說到當晚才會正式告訴他們薛水就是三河,薛水心軟答應他。 薛水回家吃飯,四海見到他有如仇人見面,並諷刺他黐飲黐食,薛水終沉不住氣和他頂嘴,四海說他又想打人,又指一江也曾說過他背景複雜,薛水忍無可忍,拂袖而去。

第7集

薛水氣憤離開林家,一江上前好言相勸,但沒有結果,一江回家後大發雷霆。力其幫開心的花茶店做宣傳,但老總Rachel卻不知道。薛水到花茶店找開心,開心對他說一早已知悉他和一江的關係,並開解薛水,說一江真的很有誠意和他相認。開心替薛水的衫補好,薛水開始對她動情。

薛水睇電視劇偷橋追女仔,被童仁取笑。薛水替房東搬運貨物,卻遇到海關掃蕩,薛水無辜被拉,幸得一江將他保釋,薛水雖然感激,但仍口硬說要還他律師費。薛水住所被封,唯有回新界找養母,恰巧花圃的老闆即將回來,薛水唯有租住時租公寓。 花茶店的生意不如理想,天文為此帶夥計去幫襯,但是因為他們的粗聲粗氣,趕走了開心的客人,開心為此感到無奈。一江對花藝行的生意開始上手,敏俐小心眼,要二洋先還十五萬給一江,希望令他儘快在花藝行消失。童仁寄住阿姨家卻不開心。

敏俐到林家吃晚飯,知道一江還沒有放棄開私房菜,竟然改變主意不還錢給他,改為出糧。一江知道薛水無處容身,向弟妹說要薛水回來住。一江找薛水,知道他被公寓逼遷,於是勸他回家一齊生活,薛水初時拒絕,但最終被一江的誠意感動。 開心知道有百貨公司一折清貨,但一江他們沒有空排隊,開心於是一個人通宵排隊,替他買了床架。翌日,開心因為排了一整夜隊而病倒,薛水見狀想陪她睇醫生,但被她拒絕。一江為感激開心替他買了床架,於是送了一盆花給她,令她開心不已,美麗見到,即取笑開心對一江有意。

第8集

薛水開始住在林家,但二洋、四海和小湖均藉詞事忙,避免和薛水同台食飯。一江知道了開心病倒了又沒有胃口,於是煮了湯給她,並叫她到天台,此情此境又被美麗撞破,開心又再被取笑和一江已經培養了感情。 大堂的花樽被捽破,朱太大發雷霆,剛好薛水和天文路過,楷叔遂指是薛水剛才搬貨,應該是他捽破,薛水為免生事,於是捱罵。天文回家後,發現花樽是聰明打爛,於是他找薛水並給他錢,說是自己打破,不好意思承認,於是給錢薛水著他幫忙買回花樽。

薛水和童仁吃宵夜,知道仁要趕時間回家,於是叫他回家住,但薛水的房間太熱,仁半夜脫去上衣在走廊睡覺,小湖不知就裡仆倒在他身上,薛水為此又再與二洋和四海吵起上來。翌日,二洋等和一江在天台開家庭會議,說不介意和薛水同住,但就抗拒童仁出現,薛水聽到後又和他們嘈起來,恰巧開心經過,便提意讓童仁在花茶店留宿,解決了問題。 開心見一江獨自吃麵,於是假裝偶遇坐下,她知道一江對弟妹不接納薛水感到煩惱,於是向他獻計。開心約薛水吃飯,但到了餐廳後又藉詞要到林家吃飯,薛水知道她的詭計,只好無奈和她回家。

一江預備了火鍋食物,薛水主動替他們淥食物,又答應替四海做櫃,幾兄弟暫時言歸於好。 一江將薛水小時候留下的成績表和公仔交給他,薛水甚為感動。翌日,開心在街上遇到一江,見他為兄弟融洽而開心,一江為表謝意,於是請她一起看話劇。天文為朱太和租客的糾紛被誤傷頭部送院,一江陪開心去探他,就在他離開醫院之際,竟和碧芬相遇。原來她的外婆因心臟病昏迷入院,趕回香港看她。一江陪她和安慰她,碧芬一時傷心伏在一江的肩上,但恰巧被開心見到。

第9集

一江陪碧芬出外走走,碧芬為外婆動手術的事煩惱,一江於是開解她。碧芬的外婆甦醒過來,一江說陪碧芬去看她,但原來碧芬並沒有向外婆說二人已分了手。外婆不肯開刀,一江則用捻手小菜來鼓勵她,外婆終於答應動手術! 開心在天台見到一江處理花藝店的檔案,知道她為了碧芬外婆入院日夜陪伴著她。天文傷愈返工,卻被經理說要他放假休息,指他年紀老邁,能力不及後生一輩,暗示他要退休。薛水到天文的大廈,當面多謝他介紹裝修工程,卻看到天文逞強,替住客拿重東西,結果打爛了被經理大罵。

薛水在天台遇到天文,開解他不要理會經理的說話,又說退休生活其實是人生另一階段,勸他要享受人生。外婆即將動手術,一江和碧芬探望她,她對一江說將碧芬交給他,一江表現尷尬。二人在手術室外等候時,碧芬十分擔憂,一江不停安慰她。 外婆手術成功,一江為她烹調美食,碧芬對他感激不已。二人閒談,碧芬知道一江沒有做廚師,一江說自已也沒有想過會做推銷員。碧芬想買花茶給外婆,一江於是帶她到花茶店,二人路經一童裝店,一江勾起了和碧芬拍拖時的回憶。

碧芬到花茶店買花茶,開心趁她走開時問一江,知道他對碧芬仍余情未了,感到失望,她向美麗說知道自己沒有機會,決定懸崖勒馬。薛水到花茶店探童仁,知道花茶店生意不理想。二人回家時,開心大嘆沒有姑婆本,又沒有人送花追求。 薛水決定出擊追求開心,翌日一早要花店送花到開心的家。開心以為美麗作弄她。開心和薛水收到契婆電話,以為她有危險,卻原來只是虛驚一場。薛水和開心分手後,被舊房東和他的手下毆打他,以為他向美麗通風報訊。開心找到薛水,和對方打起上來。薛水跟美麗說起小時候被人欺負,幸得童仁出手相救。 外婆知道碧芬和一江已經分手,但看得出他們仍有情意,對她說不要為自尊放棄感情,又要她送果籃探望一江家人。碧芬到林家,小湖表現興奮,又對碧芬說希望她和一江可複合。碧芬看到一江在廚房煮,想起了以前的溫馨片段……

第10集

一江陪碧芬到天台看星星,二人累極而睡至天光。二人一齊去食早餐,走回以前經過的路,發現一切也沒有改變。薛水將花偷偷放在林家門前,開心以為又是美麗所為,美麗為表清白,決定為她查出誰是送花人。 美麗到花茶店找開心,說知道送花人應該是大廈住客,恰巧薛水又去花茶店找童仁,美麗發現他袋中有新鮮花瓣,於是試探他,發現他就是送花給開心的人,薛水要她幫手追求開心。

一江替碧芬外婆找到護老院,二人吃午飯,碧芬發現一江已不再是從前的電腦盲,回流後改變了不少。一江為表心跡,又送上「珍惜」的剪紙。 一江駕車送碧芬回灑店,聽到收音機說下星期有土星睇,一江主動約她,碧芬亦欣然答應。碧芬感冒,一江要她飲苦茶,對她照顧周到,碧芬十分感激。美麗幫薛水約開心到沙灘,薛水以蠟燭圍圈等待開心,豈料他的長褸卻被火燒到,十分尷尬。薛水向開心表白,但開心直言對他沒有感覺拒絕他。 天文的經理原來想介紹侄兒來頂替天文的位置,又被天文知道他在評核報告中刻意寫衰自己,決定要寫封英文信給大老闆,但家中卻沒有人願意幫他,天文唯有靠自己。

一江與碧芬在山頭看星,一江暗示想複合,二人正沉醉在浪漫時刻,碧芬的電話忽然響起,原來老闆想升她職,要她立刻返回美國。 一江再相約碧芬看星。就在當晚,一江預先送花給碧芬,打算向她說複合,怎知碧芬卻對他說即晚便要坐夜機離開。一江趕到機場,再三挽留碧芬,但碧芬去意已決,一江唯有將一封信和數張相片送給她。

第11集

小湖對一江說,找不到碧芬,才知道她已經返回美國,小湖埋怨一江沒有將碧芬留下,說他將來一定後悔。一江拆除天花板的夜光星星,薛水說這樣不夠徹底,會留下陰影,說會幫他重新批盪。天文回公司知道公司不再和他續約,天文被逼退休,但他對退休生活極不習慣。

薛水幫一江重新整理天花板,小湖回來後,亂發脾氣,一江以為小湖對自己留不住碧芬仍耿耿於懷,於是開解她,小湖聽後卻說想通了。薛水對開心並未完全放棄,他要童仁做他的線人,觀察開心的喜好。薛水去夜冷店替二洋買大班椅,敏俐用力坐下,又不停左轉右轉,結果失平衡跌倒地上,腰部受傷,薛水於是到花藝行幫手。 小湖宣布已經申請退學,說因為對這學系沒有興趣,又說轉系沒有希望,一江知道後大發雷霆罵她。翌日,一江到學校找小湖的教授,教授雖肯收回小湖,但小湖卻不領情,更和一江吵起上來。

天文向楷叔投訴一住客亂放雜物,但楷叔卻說該住客是朱太的遠親,投訴也沒用,恰巧朱太經過,天文向她投訴,又指她管理大廈的帳目不清楚,令朱太十分無癮。 花茶店外牆滲水,薛水替她檢查,說不是因為裝修造成,可以向業主追討維修。二人一起回家,突然下起大雨,但開心的雨傘不夠大,薛水於是冒雨跑回家,以免開心被雨淋病。開心向朋友推介薛水裝修家居,落足嘴頭,美麗發現開心開始對薛水有意思。 一晚,突然掛起八號風球,薛水擔心開心的花茶店外牆滲水,於是跑去看她。薛水見她搬貨弄傷手指,於是細心地幫她貼膠布。風愈刮愈大,二人一起替落地玻璃貼上膠紙,豈料招牌被大風吹甩,擲向大玻璃,薛水在千鈞一髮之際抱著開心保護她。

第12集

八號風球的晚上,薛水奮不顧身為開心擋了玻璃碎片而受傷,兩人往醫院求診。薛水為了要在開心面前逞強,忍痛接受治療。開心回家以後,經美麗道破,終於得知自己的心意。只是,擔心早前已經說明對薛水沒有感覺,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不久二人在天台上的表白,大家都得以知道對方心跡後,終於走在一起。

一日,一江看到小湖在街上穿得非常暴露影相。盛怒之下,阻礙整個拍攝,令到小湖非常不滿,回家後二人更大罵起來,弄得不歡而散。一日文叔和楷叔閒聊,見他不敢多說話,還以為話不投機,誰知原來朱太定了規則整治楷叔。剛好朱太出現,更加添了新告示,列明看更不準和住客談話。隨後朱太到附近的糖水店惠顧時,發現力其和女性朋友Joyce一起,很是不滿。

至於文叔,語氣突然轉得像知道不久於人世,美麗和開心都覺得古怪且擔憂。為了怕父親出現甚么問題,便帶他去看心理醫生,誰不知文叔因為剛退休不久,未能習慣生活模式的改變,只是虛驚一場。小湖的相片成了八卦雜誌封面,街坊都指指點點,令一江對小湖的不滿更甚,兩人衝突加劇。而一江為了瞭解模特兒公司,竟逐間上去查詢,弄了不少笑話出來。是夜特意等候小湖下班的一江,將自己的心情向妹妹逐一說出,並且拿了很多模特兒公司的資料給她。小湖非常感動,亦為了之前的爭吵而向大哥道歉,兩人和好如初。

第13集

薛水正式加入二洋的花店,早上三兄弟上班的時候就遇上了文叔,寒暄了一會,文叔亦因此而覺得安慰。另一方面,大家為了德國的展銷會而努力,可是薛水卻因而和敏俐起了爭拗,而且二洋認為以公司立場而言,會支持薛水的做法,令敏俐十分不滿。 文叔為了得到兩個女兒多些關懷,嚷要說去看電影,剛好力其帶了釣魚雜誌來,力其更相約文叔去釣魚。在回程的時候卻遇到了朱太,看到自己兒子和文叔一起,朱太心情非常差。 文叔因為時間太多的關係,閒來無事便私自到花茶店幫手,但出來的效果和店鋪的格調有很大出入,令開心感到困擾。

因為在店中飲得太多花茶,令到文叔腸胃不適,而原本相約好和力其去食魚生的文叔,只好找美麗代替。剛出發的時候,突然停電,兩人被困在電梯之內。突然在上面出現了老鼠,嚇得美麗極度驚慌,狂抓力其不放而弄破他的衣服。事後美麗買了新衣服賠給力其,二人亦因此而走在一起。 一天,一江在路上見Rachel因車房的人洗車時到處灑水而被弄濕衣服,車房的人更惡言相向,於出言相助,令Rachel對一江留下深刻印象。有天一江到小湖工作地方探班巧遇Rachel。

眾兄弟為了一江碧芬的事,聯手想出計謀。小湖想到同事Tina對一江有意,希望撮合他們。 另一方面,自車房解圍之事已經對一江產生好感的Rachel,得知小湖約了一江食飯,竟自己冒昧進來,原定想撮合Tina跟一江的眾人,眼見突然殺入了個Rachel,令Tina和眾人相當沒趣。

第14集

Rachel 為人主動,特意找一江,借整餅為理由,不斷找話題和他傾談。一江不以為然,完全沒有介心,Rachel更提議請一江為雜誌寫稿撰文。剛好薛水和開心回家的時候,看到Rachel從一江家中步出……薛水擔心大哥被Rachel騙,特意提醒他,但天性如此的一江仍然沒有介心。 因為大廈業主主席的任期即將屇滿,朱太以為又和往年一樣,沒有人來競逐,可是這次卻跑出了個文叔。因為開心的提議,加上文叔亦對朱太這個主席的能力不滿的情況下,便在議會中提出參選。兩人為了這個主席位置,展開連場惡鬥的同時,關係更每況愈下,最後結果終於由文叔勝出。

開心的「一杯花茶」重開,生意較預期中要好,而且還加入了不少的優惠套餐,令開心稍稍鬆了口氣。可是好景不常,當優惠完了以後,客人的數目便大幅度的下調,讓開心再次陷入經營的艱辛環境之中。 Rachel為了進一步接受一江,利用談論稿子的藉口,找一江上自己的家中煮飯。一江不以為然,竟一口答應,在最危險的關頭,幸得開心撞破。可是,就因為開心的阻撓,使雜誌出來介紹花茶店的稿子,變成惡意中傷的文章,令本而不好的生意雪上加霜……

另一方面,一江無意之中聽到美麗和開心的交談,發現原來開心曾經喜歡過他。準備往德國公幹的薛水,顯得很是興奮,原來這次是第一次出國。為此,他和開心特別準備了大量的東西,可是開心發覺,薛水很多時都將他媽媽的一些動作,投射到自己之上……

第15集

因為薛水到德國公幹,所以一江和開心見面的時間突然多了。很久以前想看的話劇,因為種種原因都看不到,這次他們決定再去一試。回程時喝咖啡,兩人談的話題與嗜好都很接近,正正這個時候,一江想起了開心曾經喜歡過她,為了避嫌,一江在超市購物的時候遇到開心,雖然嘗試逃避她,最終還是以「清者自清」的心態,不再迴避。

花茶店的生意每況愈下,令開心非常的擔心,而且心情非常的沉重。幸好聽了一江的說法,開心嘗試努力用心去重新再學習,而一江幫人幫到底,將自己從前的烹調經驗分享給開心,給予很多新的概念,令開心慢慢建立信心。

文叔剛剛當上主席,朱太這位舊主席一直對此念念不忘,不斷找難題留難文叔,令到美麗和力其兩口子常常為此吵架。 美麗和開心因為怪聰明快到考試期間,仍然終日流連網咖,各人不斷怪責之下,聰明仔一怒之下離家出走。到了深夜仍不回家的聰明仔,令文叔非常擔心,後來更找來一江的幫忙。

一江和開心到他常到的網咖找人,卻遇上了有個青年因為打機太久而需要送往急救室。原來聰明仔一直都只是在天台上面,而且更打電話找四海幫手,在他的家躲藏了一晚。 薛水回來了,發覺開心有點不對勁,開心除了為花茶店的生意憂心外,亦因為薛水將他媽媽的影子放在自己身上而感到有所壓力。終於,兩人都有所壓力,而當中更出現了第三者!

第16集

第三者的人原來不是一江,反而是指媽媽。開心覺得薛水一直將自己投射媽媽,認為因為自己和他的媽媽太像而走在一起,故讓開心不覺被愛的同時,亦感到很大的壓力,雙方的關係開始有點互相懷疑。薛水為了讓開心,特意找花茶的文仔幫忙送外賣,另外自己更藉開心食飯的時候,買了花茶蛋糕,讓開心高興不已! 薛水不知如何處理那些蛋糕,就送了給契婆,可是剛巧美麗探契婆,給開心知道了。由高興真的以為有生意和有客人欣賞,卻變成了失望。故此面對薛水的時候,一下子將不滿發泄。經過一江苦口勸導,薛水再始重新為這份愛情振作過來。

在準備禮物給開心的時候,她突然上來,終於受到感動。可是,在這個時候,薛水突然知道他自己真的將媽媽的影子,投射左開心身上。開心或許大概也感受到,便馬上離去。隔日,薛水鼓起勇氣向開心說清楚,希望得到她的原諒。而開心亦明確說出自己的心情。 委員會的例行會議中,朱太突然出現,不斷向文叔挑戰,認為他有收受利益之嫌,和作出一些員工加薪的決定。因為文叔反駁朱太,一時激動而暈倒。朱太因為歉意和力其去醫院探文叔,可是不收口的性格,令到結果更加惡劣,且讓美麗和力其為了兩老的事情交惡起來。 一江回大陸公幹前,到了一杯花茶坐了一會,到車站之時才記得忘了電話,幸好開心早就發現,而且還買了一把雨傘給她以防萬一。慢慢地,兩者對互相的感受愈見關注……

第17集

得到一江的相助,花茶店生意有起色。朱太發現力其買了一條珍珠手煉,以為是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其實是力其用來討好美麗的禮物。力其約美麗慶祝媽媽生日,希望趁機會向媽媽說和美麗拍拖的事。 朱太收到力其的珍珠耳環做生日禮物,感到奇怪,後來美麗出現,朱太見到她手上戴著珍珠手煉,氣煞回家。天文和美麗、朱太和力其在大堂遇上,朱太出言侮辱美麗,天文才知美麗瞞著他和力其拍拖。回家後,天文向美麗表示擔心她不能和朱太相處。朱太則要力其選擇自己或美麗,力其左右為難。

二洋跟客戶在電話傾生意細節,又有客戶上門,要等一江才開始傾生意,原來一江早已安排薛水接見客人,薛水剛趕回公司,和客人表現熟落,二洋內心介意。一江與薛水認為內地的絲花價錢愈來愈平,要想辦法開拓生意,薛水於是提議幫工廠大廈做絲花布置工程。 一江和薛水遊說二洋做布置生意,四海和小湖也插咀支持一江和薛水,二洋反對無效。一江、薛水與開心一同吃午飯,遇上了Rachel,Rachel出言侮辱開心,又指一江撬親細佬的牆腳,幸得薛水把她趕走解窘。 天文幫美麗和力其做掩飾,令二人得以避過朱太耳目拍拖。

開心問一江對花茶雪糕的意見,一江藉詞事忙而迴避她。開心打電話約一江到花茶店替花茶雪糕試味,薛水替他接聽電話,擅自替一江答應開心。一江思前想後,最後以見客為藉口爽約,開心不以為然,豈料她離開花茶店之際,竟見到一江在戲院的散場人潮中,於是打電話給他,一江仍然講大話,於是開心便當面斥罵他。 一江和薛水與客人洽談絲花布置生意,條件雖然苛刻,但二人為了日後的生意,唯有接受。開工當晚,敏俐詐病暈倒,薛水唯有急召童仁、四海和小湖幫手。一江站在摺梯上整理花盆時,感到眩暈,童仁見狀想扶實摺梯,卻意外地令一江跌傷。

第18集

一江手部受傷住院,四海和二洋等探病後離開時,薛水和童仁恰巧探望一江,四海再次怪責童仁,幾兄弟為此又再吵起上來。開心受童仁所託,親手煲花膠湯給一江,並叫美麗和力其拍拖探病。一江知道湯是開心親手煲後,便藉詞不喝。 力其和美麗難得清靜,在醫院拍拖,豈料卻遇上到醫院做身體檢查的朱太,美麗和朱太一相見即對罵,力其慘做中間人。晚上,美麗向薛水吐苦水,恰巧力其出現,美麗再問他如何抉擇,力其答不出來,美麗憤而離去,薛水見狀便向力其獻計,讓他既可做孝順仔又可做好男友。

翌日,力其留下一封信給朱太,朱太以為力其離家出走,於是到天文家找力其,發現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而薛水更指使契婆做了一場戲給朱太看,令朱太更加擔心,天文於是開解朱太,勸她要專重力其的選擇。後來力其回家,朱太本已答應他和美麗一起,但意外地被他發現他和薛水夾計作弄她,令她氣憤不已。力其唯有選擇做孝順仔,向美麗提出分手。 一江出院後見到薛水和二洋仍然面左左,於是出面令他們和解。聰明因不想到花茶店工作,找了一份電影放片員的工作,但沒多久,又藉詞辛苦而辭職,被開心和美麗大罵,兩人更罵天文縱容聰明。

一江知道此事後,也勸天文不要過份縱容聰明,天文即時要聰明到花茶店幫手。 薛水見美麗失戀,於是帶她到元朗探陳喜兼散心,但陳喜以為美麗是他的女朋友,對她留下好印像。一江到雪糕店買茉莉花茶雪糕,遇到開心,兩人在街上被人撞到,雪糕散落地上,開心意外發現一江原來對她早有意思……

第19集

開心對美麗說,一江對自己有意思,但怕薛水接受不來,才沒有向自己表白。美麗為解決她的煩惱,於是試探薛水是否介意一江和開心一起。薛水知道兩人的障礙是自己,於是又找機會試探一江,藉詞對一江說想和開心箍煲,終於知道一江的心意,於是鼓勵他追求開心。 一江解開心結,翌日買了一紮花,到花茶店送給開心,但開心卻外出,兩人兜兜轉轉,像玩捉迷藏,後來兩人終於遇上,一江對開心表明心跡,開心亦坦然接受,兩人終於走在一起。

兩人拍拖的事被兩家人知道了,全部都為此興奮不已,惟獨小湖感到有點不開心。天文到花茶店探望聰明,聰明為了不想再到花茶店上班,竟刻意用滾水燙傷手,可惜天文已不再縱容他。堅持要他上班。花茶店對面新開了一間咖啡店,原來是馬永田和女友Elaine所開。 陳喜到林家吃飯,薛水帶她探望天文,陳喜一見天文即一副對親家的樣子,薛水為免尷尬,於是拉她離開,後來天文對薛水說,也想他和美麗可以一起,薛水沒有放在心上。

Elaine的咖啡店開張後,發出咖啡氣味影響附近的多間商鋪,開心於是帶頭,聯署其他租戶向業主投訴,Elaine惟有就範,改善通風設備。 開心知道一江喜歡吃車厘子味朱古力,於是到朱古力店購買,卻遇上剛從美國回來的碧芬,給果給她買了該盒朱古力。開心感到有點不安,於是打電話給一江,豈料此時,碧芬到了一江的公司,一江於是和開心匆匆掛線……

第20集

碧芬今次回來,其實是想和一江複合,她向一江暗示,但一江卻忙於工作,無留心碧芬的說話。一江到花茶店接開心放工,對她說碧芬已回來,開心表示她已知道,一江慶幸自己自動投案,而開心對一江亦十分放心。 四海的公司盛傳炒人,四海為求開單,到花茶店找聰明買花樽,聰明想付款之際,被童仁阻止,聰明對他懷恨在心,之後四海的老闆以他沒有生意,只補了一個月人工將他解僱。一江和薛水等知道四海沒獲發遣散費,於是幾兄弟上門替四海取回公道。之後,四海亦到了花藝行幫手。 一江邀請碧芬到天台一起燒烤,碧芬在燒烤時才知一江和開心已走在一起。碧芬到林家借廁所用,發現一江已拆掉天花板的夜光星星,小湖見到,立即安慰碧芬,說一江其實仍然愛她。

碧芬突然收到電話,說外婆暈倒送院,一江立即陪她到醫院探望外婆。美麗叫開心一同去監視他們,開心卻說十分信任一江。 外婆見到一江,故意製造機會給一江和碧芬,說要二人陪她到大嶼山靈山寺,一江無奈答應。上靈山寺的途中,因為外婆要休息,所以一江和碧芬在附近租房過一晚,預備翌日再上路,兩人於是趁空閒出外逛逛。一江踏腳踏車載著碧芬,意外地跌倒地上,一江替她料理傷口,碧芬忍不住對他說想複合,但一江卻說大家只是好朋友。 美麗知道碧芬和一江到大嶼山,於是約薛水一齊前往,替開心監視一江和碧芬的一舉一動,豈料美麗因看錯地圖而迷路,至晚上,和薛水兩人仍在山頭摸黑找路下山,突然,美麗和薛水跌倒在地上,兩人竟意外地親吻了……

一江為解決感情上的煩惱,決定孤注一擲,約碧芬在一酒店的餐廳見面,並時先在餐廳內向開心求婚。結果,開心欣然答應了一江的求婚,豈料碧芬出現時竟抱著一名BB,說BB是和一江所生的……

第21集

當開心聽到碧芬已誕下一江BB,呆在當場,一江說並不知情,但開心只叫一江先弄清楚事情始末,之後拂袖而去。碧芬對一江說,跟他分手後才發現有BB,又說高估了自己,以為沒有一江也可以生活,但原來不可以,一江聽罷只說對不起她們兩母子。 薛水知道一江求婚成功,在一江回家時,和四海大玩求婚遊戲,一江見到大發脾氣。薛水奇怪,覺得一江和開心一定發生了問題。

晚上,一江對薛水講述碧芬帶著他兒子的事,薛水聽罷後,唯有開解一江,而開心則被天文發現她躲在天台上哭泣。開心約見一江,知道他難於抉擇,所以決定自己退出,一江欲挽無從。 一江和碧芬一起探望外婆,外婆催促他們結婚,並與自己的大壽同時進行。薛水到花茶店探望開心,見她心情平伏,但童仁則說她只是強裝若無其事,恰巧美麗到花茶店探薛水,兩人仍為當晚在大嶼山的事尷尷尬尬。兩人一起探望契婆,但原來契婆剛剛回鄉。 美麗為開心,於是買了香水送給她,但開心仍為與一江經常碰面而煩惱。翌日,開心看樓盤廣告,希望儘快搬屋,避免和一江碰面感到尷尬。

聰明在上班途中,見到童仁和Elaine在餐廳茶聚,於是待童仁回到花茶店時,對他說要炒掉他,童仁覺得無辜,幸好開心來到,童仁向她解釋是要拒絕Elaine的高薪挖角,開心知道是誤會一場,但聰明卻不甘心這樣便算,於是和開心吵起上來。 一晚落大雨,美麗入元朗找陳喜,想幫他通渠,怎知薛水原來已經一早替陳喜修理好。雨愈落愈大,天文台更掛上黑色暴雨警告,陳喜著美麗留宿,就在當晚,美麗和薛水的愛火也撻著了……

第22集

一江從碧芬口中得知,將有百年難得一遇的金星凌日的天文現象出現,令他想起了開心曾經以白天不會看到星星為理由和他分手。一江獨自到海傍閒逛,看到一班觀星愛好者在看金星凌日,發現了開心,開心意會到一江的心意,但她再次強調太陽不會在西邊升起,暗示兩人不會再有複合的機會。 美麗約會薛水,送了一個名牌銀包給他,豈料薛水卻拿出了一個冒牌貨,被美麗斥責。兩人拍拖時,薛水又不解溫柔,處處和美麗作對,結果與美麗不歡而散。美麗以為薛水會想辦法氹自已,但薛水毫無表示,美麗的過份緊張亦令天文知道了兩人的拍拖的事。

童仁教薛水送花給美麗,但美麗並不接受,後來薛水用了苦肉計才令美麗不再生氣。 開心獨自回家,竟遇到了一江一家三口,開心雖感尷尬,但仍強顏歡笑,但回家後忍不住痛哭,開心對天文說要獨自搬家,避開一江。天文懷疑碧芬BB的身世,於是要薛水收集一江和BB的頭髮做親子鑑別。開心搬走當日,在街上碰到了一江,但開心對他視而不見。 一江回家時遇到天文,天文對他破口大罵,被剛回家的碧芬劍聽到。之後,一江對碧芬說並沒有後悔放棄開心而選擇碧芬。四海到花茶店探望聰明,與Elaine 發生爭執,其後Elaine駕車刻意毀爛四海的手提電話,他心有不甘,於是劃花了Elaine的跑車,但卻被她拍下照片,證據確鑿,Elaine決定告到底。

一江約見馬永田,希望他能夠收下賠償費用了事,但被拒絕。馬永田收到Elaine的電話,說開心在咖啡店,原來四海上門跟Elaine道歉,被開心知道他闖了禍,Elaine於是開出條件,要開心喝光二十杯咖啡,便可以當無事。一江和碧芬趕到,一江勸開心不要再喝,但開心堅持要完成。

第23集

開心飲完咖啡後,在一江和碧芬面前強裝沒事,但其實她只是強忍痛楚,結果因為胃痛而要住院。一江陪碧芬試婚紗,收到薛水的電話,知道了開心住院後,便顯得心不在焉,碧芬知道了開心出事後,便叫一江去探望她。可惜一江去到醫院時,開心已經轉院。一江追問薛水開心轉往了那間醫院,但薛水並不知道,並說自己也被美麗埋怨,他唯有自己逐間醫院尋找。 一江終於找到了開心,但開心說以後也不想再見到他,一江無奈離開。一江和碧芬拍攝婚紗照後,提議一齊回美國生活,重新開始。

開心到酒店暫住,她表示想到外地旅行散心,而天文等則會積極物色新居,一家人搬到新地方居住。一江和碧芬去旅行社,他看到開心在旅行社,便籍詞拉碧芬離開,被碧芬發現一江在避見開心。 碧芬見到一江對著BB時笑得十分開心,但看到他和自己的婚紗照時,卻貌合神離。碧芬思前想後,決定約見一江,問他是否愛自己,但一江只說會令她和BB幸福。碧芬知道他心裡只愛開心,已經不愛自己,於是藉詞說BB是和朋友借來欺騙一江的,並表示自己會返回美國,和一江分手。

碧芬搭夜機離開,在機場遇到了開心,於是對她說和一江已經分了手,並說向朋友借來BB欺騙一江。一江收到碧芬的電話,知道開心現正準備上機,一江於是趕到機場找她,但開心則強調要分開,思考兩人的關係,一江對她說會等待她回來。

第24集

一江的弟妹勸他追回開心,但他說要給予開心空間考慮清楚。薛水拉美麗做脂肪測試,結果脂肪比例超標,薛水避免付出高昂的纖體費,於是便答應美麗監管她的飲食。薛水和美麗到元朗探陳喜,陳喜買了涼粉和老婆餅給她吃,美麗想開懷大吃之際,被薛水制止。天文希望一江可以和開心複合,於是告訴他開心何時回港。一江帶著鮮花往接機,開心感動,兩人決定結婚。

朱太妒忌天文嫁女,追問力其有沒有女朋友。陳喜陪天文選購龍鳳?,天文突收到化驗所的電話,說已經有親子鑑定的結果,發現BB的確是屬於一江的。天文猜想碧芬讓愛,但仍替開心擔心,於是便買了一個多仔佛回家,希望開心可以快些有BB。美麗陪開心一起驗身,但發現自己原來有孕,被天文知道了,薛水決定和美麗結婚。二洋見到一江和薛水一起結婚,於是也向敏俐求婚,但敏俐則說要等到他有自己的樓和積蓄才會嫁他。 美麗的上司知道了她已經懷孕,於是轉了她做文職,取消她的掃蕩行動。就在當晚,薛水等人在天台燒烤,但美麗卻因為懷孕而不可以忍口,十分氣憤,薛水慘成出氣袋。

朱太向看更投訴天文的單位裝修滋擾她,碰巧小湖和薛水出現,朱太冷言冷語,譏諷薛水沒有本事,要住進女家,小湖替薛水出頭反擊,薛水表面無事,但內心甚不舒服。薛水到花茶店找童仁,說自己沒有出色,害怕養不起老婆,美麗剛巧到花茶店,聽到薛水的說話,以為薛水不想和她結婚,美麗表示可以不要BB,不用勉強結婚,然後憤而離去,但卻差錯腳跌倒地上。

第25集

美麗被逼在醫院臥床一星期,她仍誤會薛水不想和她結婚,幸得童仁替薛水說好話。一江找賈師傅,討教煮安胎菜式,賈師傅提議一起開私房菜館,一江表示有興趣,而開心亦支持他。天文探美麗,對她說本來有一個哥哥,但意外地流產了,並說她媽媽為此傷心不已,勸美麗要珍惜,又對他說薛水十分擔心她。薛水帶著菜探望美麗,兩人終於和好如初。 二洋從大陸趕返港,說有機會入股內地的一間絲花廠房,但仍欠數十萬資金,二洋開口希望一江可以幫忙。

一江決定放棄開私房菜,幫助二洋。一江和薛水兩兄弟一起到紀家接新娘,身為兄弟的童仁幫薛水和一江做伏地挺身,小湖欣賞童仁,而童仁亦對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力其帶同事Tina見朱太,朱太初時對Tina的印象不錯,但後來發現她和外國人親熱的打招呼,便表示強烈不滿,更要力其與她分開。花藝行與地產發展商長裕泰的黃先生,傾談有關樓盤裝飾工程生意,對方更問薛水是否有意買樓,一江知道後表示會幫助薛水,被敏俐聽到,又再起妒忌心。 薛水和美麗傾談買樓的事,天文偷聽到,以為兩人要離開他想組織小家庭,所以感到不開心。一江再通知各弟妹在爸爸生忌當晚回家吃飯,又說今次不會像上次那樣不歡而散。薛水接獲長裕泰的通知,說不會合作做生意,二洋感到十分失望。

敏俐打聽到長裕泰的黃先生另開公司接生意,還知道他正在找人替他打理公司。敏俐知道黃先生約薛水見面,於是和二洋一起跟蹤,發現薛水真的被遊說另起爐灶,但他們並不知道薛水當面拒絕了他。薛水回林家吃晚飯,二洋和敏俐說薛水吃裡扒外,薛水欲辯無從,拂袖而去,一江為此又再發火。

第26集

薛水返花藝行向二洋遞辭職信,一江欲挽留,於是提出要薛水到廉政公署舉報黃先生,薛水為表清白於是照做。美麗和薛水向天文講已經辭職,天文鼓勵和支持他。開心和一江行街時遇到馬永田和Elaine,Elaine再次出言侮辱開心,開心只是一笑置之便離開,Elaine對馬永田說要結婚,他立即答應,並說為了結婚要全力投資股票。 一江陪開心返娘家,開心突然感到反胃,天文以為她有喜。

薛水透露自己找到一份保險經紀的工作,一江於是出面說服薛水,希望他能返回花藝行幫手。童仁突然苦學英文,薛水取笑他因為要追女仔才進修。 天文要美麗和薛水等幫忙,原來天文精心部署了一個浪漫之夜,讓一江和開心可以過二人世界。天文請林家兄妹等人出外吃飯和唱K,小湖刻意點了一首合唱歌給二洋和薛水,兩兄弟和好如初。小湖到花茶店找開心食花茶雪糕,但小湖回家後肚屙不止,開心懷疑有內鬼,令花茶雪糕出問題,於是晚在到花茶店查看,原來是店員阿儀被Elaine收買,要她在花茶雪糕上放老鼠屎……開心立即找Elaine和馬永田理論,他們當然否認,而由於沒有證據,所以亦不能對他們有所行動。

力其約小湖在家中見面,被剛回來的朱太撞破,小湖向朱太直認和力其拍拖,並和她大吵起來。朱太為了力其,於是找一江,希望小湖可以離開力其。一江等人信以為真,追問小湖之下,才知道小湖只是想朱太可以接受Tina。 Elaine的咖啡店已關閉了一段時間,原來馬永田私吞了鋪頭的租金,更騙去Elaine的金錢。兩人在咖啡店內爭執,開心見到馬永田,想教訓他但反被他撞跌暈倒。開心睇完醫生後回家,一江大為緊張,但檢查結果發現,開心除了貧血外,還證實有孕。

第27集

朱太回家,竟看到小湖獨自在家,於是大興問罪,小湖表示是力其給他家匙,朱太知道後十分憤怒,二人再次口角,混亂間小湖意外推倒朱太,朱太明言寧願力其做和尚,也不讓他娶她,小湖乘機將她的說話錄下來,要脅要告訴力其。 小湖和力其在花茶店飲茶,談論朱太的事,小湖叫力其要每晚去夜街嚇朱太,童仁看到兩人言談甚歡,以為他們在拍拖,感到悶悶不樂。朱太在晚上等力其回家,卻看到一個虐老廣告,擔心自己將來會被小湖趕出家門,十分擔心。

美麗和薛水被家弟妹取笑他們粗鄙,美麗擔心胎兒會受到影響,於是和開心到書店買書,開始胎教,還要天文和聰明配合,要他們小心言行。 力其和小湖為令朱太接受Tina,決定做最後一場戲,怎知當Tina趕往現場時,卻發現朱太和一外籍人士爭執,於是出口相助,朱太感激不已,硬要拖她一起和力其飲茶,最後小湖仍竭力做戲,朱太終於表明接受Tina和力其拍拖。 力其、Tina和小湖在花茶店傾談,童仁始知力其和小湖並非情侶,放下了心頭大石。美麗對胎兒十分緊張,除了要各人小心言行之外,還花了數萬元買了一套訓練孩子的DVD影碟,薛水大呼肉赤!美麗還提議開心去聽講座! 翌日,美麗陪開心聽講座,開心聽到其他母親大談仔女經,也認為值得花數萬元買影碟。美麗和開心又提早報讀產前輔導班,要薛水和一江陪她們上堂,一江和薛水均認為她們對胎兒過份緊張。

聰明在街上不小心和人碰撞,發生爭執,天文路過見狀替他出頭,豈料卻被意外推倒撞傷腰部,聰明始知天文十分痛錫他,終於覺悟前非,決定努力工作,還向天文承諾會生性做人。

第28集

小湖和童仁到書局買英文書,卻遇到朱太和Tina,朱太對小湖冷言冷語,小湖沒說半句話。童仁安慰她不要為朱太而不開心,但小湖只是擔心Tina以後要面對朱太十分難受。童仁再約會小湖去街,小湖知道他有意追求,大方接受他。 四海兩個月後才生日,但就竟要小湖和二洋提早送他MP3機作生日禮物,兩人當然沒有理睬他。

薛水回林家,看到四海的MP3機,說想買一部送給童仁做生日禮物,四海聽到後即不滿薛水只關心童仁而忽略自己。 四海替客戶何先生通宵做絲花布置,但對方卻不滿意,向一江投訴,一江輕責他,要他重新做過。薛水約何先生傾保險生意,何先生說四海的工作態度有問題。薛水在晚飯時提到何先生,四海以為是薛水向他說其壞話,大發脾氣。 一江察覺到小湖和童仁在拍拖,於是向薛水大問童仁的背景,知道他為人正直,即放心下來。一江到花茶店接開心放工,聰明大嘆沒有人相信他生性做人,一江鼓勵他不要氣餒,要下定決心。

天文無意聽到聰明講電話,以為他去嫖妓,於是跟蹤他,其間遇到一江,一江對天文說介紹聰明跟師傅學整西餅,天文才知是一場誤會。Elaine的咖啡店關門,說要將杯碟送給開心,兩人冰釋前嫌。兩人在路上遇到了馬永田被女朋友飛掉,永田於是向Elaine箍煲,但被兩女教訓。 何先生邀薛水自設公司,並會給他介紹生意,薛水舉棋不定,於是問一江的意見。一江對他說,何先生不會再給二洋生意,既然如此,也不算是搶生意,於是鼓勵他開公司,恰巧被二洋和四海聽到,兩人誤會一江偏幫薛水,兄弟又生誤會。

第29集

二洋和四海傾生意,卻有意排擠一江,一江感到無奈,小湖忍不住出聲,反被四海指他和童仁拍拖要偏幫薛水。天文知道薛水自立門戶,於是將私己錢給他,希望他可以大展鴻圖,薛水心存感激。 四海向餐廳連鎖店老闆阮先生招攬餐廳布置的生意,被對方說他毫無準備,不專業,恰巧薛水又上門傾生意,對方見他準備充足,留有好感,四海只好帶著憤怒和無奈離開。

薛水和一江說起生意的事,一江知道薛水為了四海,沒有接下這單大生意。薛水還將為該餐廳蒐集的資料交給一江,又將對方喜歡粉色的陳設告訴他。一江將資料交給四海,四海於是發奮整理資料,決心要將生意拿到手。敏俐和朋友到時裝店試衫,在無意中得罪了餐廳老闆娘阮太,對方知道她是花藝店老闆娘後,便立即中止了生意。四海回公司後,對生意落空感到十分奇怪,但敏俐並沒有說出真相,還暗指是薛水在背後說壞話。四海一時氣上心頭,到薛水的辦公室找他,但只有童仁一人,四海發狂找薛水的檔案,童仁阻止他時,四海意外地推跌童仁令他暈倒。

四海情急之下離開現場,並用公共電話報警將童仁送院。 童仁昏迷不醒,薛水十分傷心,回公司執拾時,發現了四海的電話繩,於是他肯定這是四海所為,於是他發狂到林家找四海,但四海已經逃之夭夭。薛水說要報警,但一江為保四海,說會盡力找他,並會勸他自首,薛水於是給他三天時間。 二洋知道生意落空全因為敏俐的過失,於是回公司將她教訓一頓,說她害他家散人亡,要趕她走,敏俐無奈離開。薛水知道了四海的下落,於是趕往拉他報警,一江趕到,說不可以讓四海坐監,二人爭執期間,四海終於醒覺,說決定要往警署自首。

大結局

四海決定到警署自首之際,薛水接到了醫院的電話,說童仁的手術成功。四海往探仁仔道歉,但童仁並沒有介意,大家的誤會終於冰釋。童仁不打算追究四海,四海只是被判守行為了事。 甩拖後的二洋,陪一江和薛水兩夫婦買BB衫,途中卻遇到敏俐,眾人慫恿他追回敏俐,二洋鼓起勇氣追回她,兩人終於和好如初,大團圓結局。開心和美麗突然同時作動,被送往醫院,美麗誕下了男嬰,而開心則早產了一名女兒。

薛水的公司和二洋的花藝行合併,成功接到了大生意,業務蒸蒸日上。眾人為林父生忌預備晚飯,獨不見一江,原來他去拿高級文憑的證書,他還向眾人表示,會修讀大學課程,以一償父親的遺願。 數年後,美麗再度懷孕,她沒有再做海關關員,轉行成為了產前準備班的老師,而一江亦一償所願,開設了餐館。就在這風平浪靜之際,天文在街上遇到碧芬拖著兒子回來,於是告訴開心,開心表示知道她已回來,並相約好見面,天文終於忍不住告訴她,碧芬的兒子其實是一江的,開心知道後,晴天霹靂。

天文叫開心不要告訴一江,並要他們不要和碧芬見面,還要避走他方。不過開心並不忍心,還是和一江一起與碧芬見面。碧芬帶著兒子約見一江和開心,各人表面若無其事,但其實各懷心事,究竟碧芬會否告訴一江他是兒子父親的事實呢?開心又會否對一江說出真相?

按此下載全新Yahoo APP,睇盡最新娛樂新聞、樂壇消息、名人熱話、熱門電影、Netflix劇評,新人更可即時換領限量新人禮,立即下載!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