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懶」餐廳老闆不慵懶 90 後 Band 友的工廈情結

90 後店主阿凌覺得觀塘工廈的午飯時間比較「緊張」,但下午茶時段卻沒有太多「街客」。
90 後店主阿凌覺得觀塘工廈的午飯時間比較「緊張」,但下午茶時段卻沒有太多「街客」。

【Yahoo 新聞觀塘系列報道】從前的觀塘區食堂,只為了讓工廠區打工仔果腹,近 10 年卻有很大變化,文青食店、咖啡廳愈來愈多,由趕忙吃個午飯回公司,變成打卡、度過悠閒周末的景點。西餐廳 90sLazy 由旺角開到觀塘,在疫情期間於工廈開分店,還選址觀塘,緣於店主阿凌對這個地方的情意結。

文字記者:Shirley L.

攝影記者:HLKP

作為一個「九龍仔」,阿凌從小到大最經常到旺角和觀塘行街,希望在觀塘廠廈提供「性價比」高的西餐。從地鐵站走到這裏,大約 7、8 分鐘,這幢工廈比較偏僻,不像駱駝漆大廈般食店林立,大部份客人都是特地搜尋然後上來的。對他來說,第一個考慮因素當然是租金,貨𨋢打開,轉入長長而灰暗的走廊,門口印有睡眼惺忪貓貓的標誌,推門進入,純白的牆壁和淺木色的桌椅,跟外邊的環境截然不同。

小店擺放了不少植物,感覺多一點生氣。
小店擺放了不少植物,感覺多一點生氣。
 一杯好的咖啡,對打工仔來說是不可或缺。(受訪者提供照片)
一杯好的咖啡,對打工仔來說是不可或缺。(受訪者提供照片)

開業半年,阿凌覺得觀塘區的飲食文化,跟旺角是兩個世界。「旺角午餐、晚餐也有一定客量,但觀塘就只做午餐,中午 12 點至 1 點很多人,但 2 點後可以連續幾天只有一、兩枱客,但旺角中午有返工的白領,下午就有行街食 tea 的人,這裏幾乎沒有這種」。工廈開食店,他說是抱着「試吓無妨」的心態,規模明顯比旺角小,先了解這區的文化,才決定是否長做下去。

疫情嚴峻時,有一段長時間沒有開門,因為大部份客人在家工作,根本沒有打工仔上班,「來觀塘行街的又未必行到這邊,有點遠」,這樣算起來,哪怕租金再便宜,也無法生存下去。這一帶的交通問題更不用多說了,已經有人在社交媒體開專頁「讚頌」,但凡事也有兩面,如此差的交通狀況,卻幫了他一把。

打工仔避塞車 吃過晚飯才坐車回家

「有些人放工想避開塞車的時段,也會選擇吃完晚飯才回家,所以晚市反而也會有些客,6、7 點就食晚飯」。阿凌不止一次說過現時的店址「不就腳」,為何不選一些更貼近中心的工廈?他解釋,每幢工廈只有特定數目的食肆牌照,要開店就要靠「頂手」,要碰到有人放手,只能靠運氣。小店以「家庭式西餐」招徠,廚房不大,餐單較為簡單,訪問那天是平日下午時段,坐了兩、三枱客人,有單獨來吃午飯的,也有三五知己來吃甜點喝咖啡的。

 阿凌說餐廳理念是提供百多元但高質素的西餐。(受訪者提供照片)
阿凌說餐廳理念是提供百多元但高質素的西餐。(受訪者提供照片)
甜品在觀塘小店亦非常受女顧客歡迎。(受訪者提供照片)
甜品在觀塘小店亦非常受女顧客歡迎。(受訪者提供照片)

說回那個情意結,90 後的阿凌中學時期經常在觀塘「蒲」,在工廈band房跟朋友玩音樂。對於他來說,這區就是次文化的代表,紋身店、板仔、塗鴉、手作小店,小時候這裏只有昏暗的工廈,現在卻多了商業大廈。說到飲食,其實也是昏暗的,那時候夾band到凌晨,跟朋友吃東西只有兩間選擇,其中一間是24小時營業的茶餐廳,堪稱band仔的集體回憶。

濕滑的地板 濃濃的奶茶

那塊濕滑的地板、那杯濃濃的奶茶,他記得,每逢band show前後,總會在這間茶記碰到很多獨立音樂樂隊的成員,「大家都會互相認得出,講得出對方的工作或作品,甚至是外國知名樂隊,表演完就會在這間茶記撞到他們吃宵夜。但活化工廈後,打死了很多本地文化,這區再沒有Live House了」。

90sLazy,顧名思義就是慵懶的 90 後,但旺角店由樓上小舖擴展到兩層西餐廳,又在工廠區逆市開分店,看來一點也不懶惰呢。阿凌說這是一種自嘲,別人都說 90 後懶,他和朋友們就決定努力「捱」出一間餐廳,「說我不捱得,出去做freelance說我問幾錢一單工作是太計較,很低薪就說是畀機會我拿經驗,要他們自摑嘴巴!」

餐廳標誌也是一隻懶洋洋的小貓。
餐廳標誌也是一隻懶洋洋的小貓。
店員制服印有「冗員」字樣,貫徹小店的自嘲風格。
店員制服印有「冗員」字樣,貫徹小店的自嘲風格。
除了餐飲,小店還有印制懶懶貓小袋。(受訪者提供照片)
除了餐飲,小店還有印制懶懶貓小袋。(受訪者提供照片)

【Yahoo 新聞觀塘系列報道・逢星期一、三、五推出】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