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拗直治療」洗腦兼強制禁慾 過來人患創傷後遺萌輕生念頭:望唔到前路

現時37歲的張煦峰(Alvin)曾於2005年參與教會機構的「拗直治療」,自此做成不可磨滅的心理創傷。
現時37歲的張煦峰(Alvin)曾於2005年參與教會機構的「拗直治療」,自此做成不可磨滅的心理創傷。

【Yahoo 新聞 LGBTQ 系列報道】企圖將同志由「攣」變「直」的「拗直治療」陸續被多國禁止,但在香港依然存在。過來人張煦峰(Alvin)10多年前參與本港教會機構的拗直治療,一年間受盡「洗腦式」輔導,被灌輸否定同性戀、認定性幻想是「罪」等思想,又被強制禁慾。過度壓抑令他患上抑鬱、焦慮症,多次出現輕生念頭,至今仍有創傷後遺症。Alvin 又接觸到近年接受拗直治療個案,被摧殘至思覺失調。

文字記者:盧珮瑤

攝影記者:馬泉崇

Alvin 訪問當日帶來兩本日記,是接受拗直治療期間苦無傾訴對象所寫下的記錄,「嗰時每日掙扎太多,後來翻睇日記我都好辛苦,會覺得腰頸痛,好似重返『案發現場』」。

教會宣傳單張「70%同性戀可改變自己」

Alvin 於基督教環境下長大,8、9 歲時察覺自己對男性的興趣,「有次同爸爸一齊沖涼,見到佢身體我竟然有性反應,問爸爸點解,佢只係由性教育角度教我呢啲叫『勃起』」。他一向被公認是循規蹈矩好學生,受異性戀婚姻觀影響,大學時期仍嘗試與異性交往,「同個女仔寫情信寫到交功課咁,最後佢話分手,我一啲感覺都無」。

後來他愛上一名異性戀的基督徒,向對方「出櫃」並提及自己對爸爸軀體的反應。對方說:「咁真係有啲『唔正常』喎,放心實有辦法幫到你」,強調神可幫助他改變性傾向。在恐同環境下長大的Alvin後來看到教會宣傳單張稱「70%同性戀可以改變自己」,遂報名參與教會的拗直治療。

Alvin自小對男性軀體有生理反應,但礙於在恐同環境長大,加上異性戀主義影響,一直不願承認是同性戀。
Alvin自小對男性軀體有生理反應,但礙於在恐同環境長大,加上異性戀主義影響,一直不願承認是同性戀。
Alvin曾喜歡上一個異性戀基督徒,更向對方「出櫃」,但被對方形容為「唔正常」,建議他找「神」改變性傾向。
Alvin曾喜歡上一個異性戀基督徒,更向對方「出櫃」,但被對方形容為「唔正常」,建議他找「神」改變性傾向。

輔導員:做「正常人」可令神喜悅

2005年10月,Alvin首次與拗直治療輔導員會面,輔導目標包括「每日減少對同性興趣的方法」、「認識自己『同性吸引』的形成經過」,「呢啲目標假設咗呢樣嘢(同性戀)係唔正常,令人唔鍾意自己嘅同性性慾」。輔導員又強調Alvin要有「男子氣概」,並不斷尋找同性戀後天成因,「係一種強迫性嘅思考,其實係不斷壓迫緊自己」。輔導員亦將同志與基督徒身份對立,「佢畀兩條路我『揀』,同志好似可以解決寂寞,但得到都唔會滿足;如果做『正常人』可以令到神喜悅,取悅神同取悅自己」。

Alvin於治療期間需參加「生命更新小組」,輔導講義把「禁慾」比喻為「禁酒」,強調成功戒癮就自由,「要照神的心意管理自己的性生活」,「佢哋當性慾係一種癮,淫慾、性幻想同行為係罪。」Alvin越竭力抑制慾望,反變得越渴求,「等於唔准食嘢會越肚餓,有時會一日有6、7次性反應,但我要自己停止,靠睇《聖經》去彌補」。接受治療一年間,Alvin 被要求遏制與性相關的行為,連看電視、電影都要警剔性反應的出現,「到而家我都習慣環境解離,集中唔到望周圍嘅嘢」。

Alvin(左)接受拗直治療的一年間,不斷受「洗腦」式輔導,灌輸同性戀的壞處,並指與性相關的行為均是「罪」。
Alvin(左)接受拗直治療的一年間,不斷受「洗腦」式輔導,灌輸同性戀的壞處,並指與性相關的行為均是「罪」。

治療1年 心理創傷長達16年

治療約10個月後,Alvin患上抑鬱症及焦慮症,「我覺得自己好似Michael Jackson,不滿膚色同樣貌係咁整容、漂白,但根本改變唔到」,多次出現輕生念頭,「試過坐喺窗邊想跳落去,終於明點解啲人想自殺,因為望唔到前路」。Alvin雖於2006年11月停止治療,但近年仍確診患上因長期身心及人際創傷經歷而形成的「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

Alvin去年開始研讀性小眾肯定治療(affirmative counseling),學習正確處理「欲改變性傾向」的輔導方式,「要了解佢係咪受咗乜嘢壓力、文化背景而有呢個諗法,亦要講明科學上已研究有咩harm(傷害)」。現時他身兼社工及輔導員,幫助「同」路人,也是自救,「我想同過去嘅自己講,無論過去經歷過啲咩、受過咩傷,我都承諾從今起會好好愛你、接納你,活在當下」。

Alvin(右)治療期間苦無傾訴對象,最終患上抑鬱、焦慮症,近年仍受創傷後遺症之苦。
Alvin(右)治療期間苦無傾訴對象,最終患上抑鬱、焦慮症,近年仍受創傷後遺症之苦。
Alvin近年開始研讀性小眾肯定治療(affirmative counseling),學習正確的輔導方法,望可幫助其他同志。
Alvin近年開始研讀性小眾肯定治療(affirmative counseling),學習正確的輔導方法,望可幫助其他同志。

近年拗直治療個案「脆弱、混亂、對性抗拒」

Alvin不時接觸同志個案,近年接受拗直治療後「都係好脆弱同混亂,亦都抗拒sex,甚至有思覺失調」。他聽聞有女同志在輔導期間被迫看女性相片,其後疑被注射藥物導致嘔吐,「由我當年『心理虐待』拗直,退步到十幾年後有『身體虐待』,當事人仲係under 18歲」。

處理同志求助個案逾20年、「香港彩虹」創辦人張錦雄指,香港不少學校、機構均有宗教背景,「當學校要轉介同志case(個案)嘅時候都會畀教會機構,因為資源多啲,好少會畀其他同志團體」。本身亦是基督徒的張,怒批相關治療只是自欺欺人,最終只令同志陷入流於形式的異性戀婚姻,「你都唔會想異性戀嫁一個咁嘅人。放過同志,等於放過返異性戀」。

處理同志求助個案逾20年、「香港彩虹」創辦人張錦雄(右)指,香港不少學校、機構均有宗教背景,當學校要轉介同志個案時,均會以資源較多的教會機構為首選。
處理同志求助個案逾20年、「香港彩虹」創辦人張錦雄(右)指,香港不少學校、機構均有宗教背景,當學校要轉介同志個案時,均會以資源較多的教會機構為首選。
Alvin訪問當日戴上彩虹頸鏈。
Alvin訪問當日戴上彩虹頸鏈。

【Yahoo 新聞 LGBTQ 系列報道・逢星期二、四推出】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