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人】深夜送孕婦、發燒病童到醫院 的士司機從不拒載:除咗月球邊度都去

·4 分鐘文章
疫情下夜更的士司機大雄(化名)的收入銳減,但意外幫助一些深宵等不到救護車的病人。
疫情下夜更的士司機大雄(化名)的收入銳減,但意外幫助一些深宵等不到救護車的病人。

【疫情下的人】過去兩年,不少失業人士轉行駕的士糊口,大雄(化名)就是其中一人。他去年中開始當夜更的士司機,生意才剛上軌道,卻遇上第五波疫情。寂靜街道再沒有飲飽食醉的客人,卻有等不到救護車的病人—即將臨盆的孕婦、發燒小孩,都是他的乘客。記者問大雄,不怕被感染嗎?他說,不會拒載有需要的市民,「佢哋等白車唔知要等幾耐。」

攝影記者:Davies

每日在各區駕駛,有時大雄見到防疫人員帶走懷疑受感染的人。(受訪者提供圖片)
每日在各區駕駛,有時大雄見到防疫人員帶走懷疑受感染的人。(受訪者提供圖片)

第五波疫情下收入大減近半
自從第五波疫情爆發和餐廳停晚市,街邊人流大減,雖然車租相應回落,但過去一年石油氣費用勁升4成,大雄扣除車租及石油氣成本約500元後,每日只得數百元收入,較第五波疫情之前大減近半。為了「跑夠數」,大雄要工作多一小時,往往到凌晨4時才收工。

近期每日持續數以萬計市民確診,救護車服務不勝負荷,而「抗疫的士」的服務時間只是朝8晚10,深夜時份大雄也接載過不少病人求醫。他見過有家長帶著幾歲的幼童漏夜在路邊截的士,幼童額上貼了退熱貼。大雄知道是發燒個案,如常載客到瑪麗醫院,期間打開車窗加強空氣流通;他又試過凌晨2時在西營盤接載準備臨盆的孕婦,送往瑪麗醫院待產。

大雄表示,部份客人擔心感染風險,避免用現金支付車資。
大雄表示,部份客人擔心感染風險,避免用現金支付車資。

送防毒面具予抗疫的士司機

大雄說,病人也是客人,接載他們只是做生意,沒有甚麼了不起。業界不乏有心人想分擔救護車壓力,3月中疫情嚴峻之時,有同業發起義載發燒或心絞痛又等不到救護車的人送院;有相識的同行駕「抗疫的士」,大雄送出家中儲備—全罩式或半罩式防毒面具,更附送濾罐。大雄笑瞇瞇說,這班司機至今無人確診,證明裝備有用。他自己載客時亦做足防護,客人離開後,他向座位噴消毒噴霧,幸而至今未中招。

大雄疫情下載客會盡量打開車窗通風,定時清潔車廂。
大雄疫情下載客會盡量打開車窗通風,定時清潔車廂。

疫下載客,經歷有苦有甜。有客人會關心生意是否欠佳,下車時多付十元八塊貼士。亦有客人抱戒心,問是否過海。大雄答得爽快:「邊度都去,除咗月球去唔到。」他最開心是收到乘客讚賞:「師傅,你手車幾好。」

大雄載客期間與乘客閒話家常,很多人對防疫政策不滿,「市民係不分顏色都鬧政府,就知(政策)有幾差。」他作為的士司機也滿肚苦水,夜更的士生意與市民娛樂生活息息相關,去年張敬軒演唱會散場時,很多人搭的士離開,他每晚因此多了兩單接載觀眾的生意。自從演唱會停辦,這類客源就斷了;加上餐廳晚市、酒吧、娛樂場所停業,外出消遣的夜歸客人亦告「清零」。

第五波疫情爆發後,的士司機更依賴手機應用程式接單,大雄就有3部手機,隨時與其他司機搶單。
第五波疫情爆發後,的士司機更依賴手機應用程式接單,大雄就有3部手機,隨時與其他司機搶單。

緊貼社會脈搏覓潛在客源

大雄唯有在疫境中自救,靠不同手機應用程式接單載客,亦緊貼社會脈搏,了解哪裏有潛在客源。他舉例,早前東壩海邊出現俗稱「藍眼淚」的夜光藻,吸引攝影發燒友拍攝,就有人深夜在東壩召喚的士回家。他亦會留意回港易和航班資訊,如果有英國航班從香港出發,就意味有一批送機市民需搭的士返回市區。他的友人兼同行阿浩也分享覓客竅門,例如2至3月是會計師「埋數」高峰期,很多會計師要返回辦公室取文件、甚至通宵工作,也是幫補司機生計的客源。

3月底中環碼頭的士站有大批的士排隊,但搭的士的客人寥寥無幾。
3月底中環碼頭的士站有大批的士排隊,但搭的士的客人寥寥無幾。

3月底中環碼頭的士站有大批的士排隊,但搭的士的客人寥寥無幾。

隨著第五波疫情近日回穩,大雄目測市面人流逐漸恢復,最好的指標就是紅隧開始塞車。他希望政府盡快放寬防疫措施,讓市道回復正常,「如果等清零,唔知要等幾多年。」大雄亦想鼓勵在困境下的香港人:「每一種創傷,都是一種成熟,做好自己吧!」

疫情未知何時完結,但大雄希望盡快放寬防疫措施,才能令經濟有起色。
疫情未知何時完結,但大雄希望盡快放寬防疫措施,才能令經濟有起色。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