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人】移民潮堂食禁令夾擊 尖沙咀變死寂 小店老闆:獨力難支

·5 分鐘文章
身為九十後的黃生坦言,餐廳經營困難、加上戰友陸續移民,他也感獨力難支。
身為九十後的黃生坦言,餐廳經營困難、加上戰友陸續移民,他也感獨力難支。

【疫情下的人】尖沙咀寶勒巷和赫德道從前夜夜笙歌,經過疫情浪接浪的洗禮,繁華街道變得死寂,「唔知隔離舖開酒吧個埃及人而家仲喺唔喺香港呢?已經好耐無見過佢。」在赫德道開設西餐廳的黃先生的鄰里店舖大多停業,兩年來經歷合夥人移民、堂食禁令持續,進退兩難,苦苦掙扎。雖然四月底有望恢復晚市,但他坦言心累,不知能否撐過去,正考慮找人頂手,「有人嚟問,我就會傾」。

文字記者:周詠雯

攝影記者:Davies

疫情對小店打擊甚大,店舖沒有客人的場面是近月的「常態」。
疫情對小店打擊甚大,店舖沒有客人的場面是近月的「常態」。
上一手租客細舖搬大舖,黃生笑說開業初期還想過若生意好,或會開分店,可惜疫情打亂整盤計劃。
上一手租客細舖搬大舖,黃生笑說開業初期還想過若生意好,或會開分店,可惜疫情打亂整盤計劃。

「強大先可以撐過去」

記者踏入Untitled Cafe & Bar,餐廳正播著鄭融的《多喝水》。小店僅放得下三張四人檯、一張二人檯、還有數個「吧檯位」。歌曲播到「強大先可以撐過去」,此刻餐廳食客「清零」。

小店由四位九十後經營,目標客戶是「飲酒之前食個晚飯先」的食客。黃先生慨嘆,鄰近的酒吧更慘烈,被逼停業的時間更長;鄰里長期「落閘」,昔日的餐廳門口掛上地產代理招租牌,「飲酒之前食個晚飯」的客人自然沒有出現。

小店主打手工意粉,午市數十元便有交易。
小店主打手工意粉,午市數十元便有交易。

去年中後期,餐廳多了一群「移民farewell客」,黃先生目睹不少三五知己在飯桌上告別,「仲見過唔少人嚟到再開Zoom,同朋友『見面』」。移民潮帶走食客,也帶走黃先生的兩名合夥人,另一合夥人則忙於正職,黃嘆氣,「我都真係獨力難支」。不過他理解合夥人離港的決定,「我都知其實佢係好唔捨得,有得揀邊個想離開?」

黃先生與合夥人2020年「趁後生試吓」,頂下餐廳,找到本地手工意粉品牌合作。舖位是上一手西餐廳細舖搬大舖後騰出,讓他與一眾合夥人心存幻想,「例如可以開吓分店咁啦!」他們還想過在舖內騰出小角落供人寄賣小手作、明信片、貼紙,「鍾意拎嘢嚟派都得,我哋想同客人有啲連結」。

為增加營業額,餐廳亦以不同食品折扣作招徠。
為增加營業額,餐廳亦以不同食品折扣作招徠。
餐廳對面的酒吧,多月來仍未能營業;另一間食肆更已貼上地產代理的招租牌。
餐廳對面的酒吧,多月來仍未能營業;另一間食肆更已貼上地產代理的招租牌。

帖文指生意額僅50元 網民聲援 小店排長龍

當時黃先生與很多香港人一樣,萬萬估不到疫情會持續到2022年。訪問期間,他常把一句話掛在口邊:「其實唔只我,我諗對其他小店嚟講都係面對緊呢個處境」。開分店的幻想泡泡被戳破,還迎來每日僅得50元的生意額,更遑論收支平衡。每天數十至數百元收入的日子,佔上了半個月。不少餐廳在疫市縮減人手,即使世道艱難,黃也不願減少年輕職員的兼職工時,內心常在放棄與「頂硬上」之間徘徊,「諗住放咗間舖,點知原來競爭都好大」。他今年一月於facebook專頁吐苦水:「原本唔想賣慘,畢竟做生意有賺有蝕,但係今日真係好想同大家報告下今日營業額,係一杯咖啡嘅價錢,50蚊連手足一個鐘人工都畀唔起」。

該則50元帖文震撼網民,2000多人「畀心心」、讚好,小店外突然大排長龍,黃先生相當感動,「我都冇諗過咁痴線,真係估唔到……原來喺呢啲時刻,大家都仲係咁支持小店」。本以為可谷底翻身,豈料這次「應援潮」到農曆新年後又再因疫情而中斷,「條街連返工嘅人都無埋」,生意額又跌回每日數百元,「如果大家可以分散啲拉長啲去支持、日常都支持就好喇!」他又不忘呼籲市民支持其他小店,「大家都慘,我都相信唔係得我哋慘」。

政府預計餐廳可於四月底重開晚市,但黃生擔心屆時市民未必有強大意欲外出用膳。
政府預計餐廳可於四月底重開晚市,但黃生擔心屆時市民未必有強大意欲外出用膳。
面對生意額偏低,黃生有想過找人頂手,但在這個疫下時代,餐廳連尋找投資者頂手亦相當困難。
面對生意額偏低,黃生有想過找人頂手,但在這個疫下時代,餐廳連尋找投資者頂手亦相當困難。

餐廳從防疫基金獲取約15萬元資助,僅夠付兩個半月租金,「但仲有人工、燈油火蠟等等開支」。黃先生午夜夢迴,思緒萬千,「都真係會唔開心,投放好多心機落去,但好似無乜回報」,非戰之罪,卻無力扭轉劣勢。政府早前公佈食肆晚市有望在四月底重開,但黃指現時每日確診數字高企,無從估計四月情況,「開咗晚市唔代表啲人會返出嚟」,他亦擔心屆時堂食門檻若再提高,或進一步打擊食客堂食意欲。至於一萬元消費券,他估計市民「用淨幾百蚊尾數先拎嚟食飯」,估計受惠不多。「強大先可以撐過去」,即使心靈足夠強大,但是否能夠真正撐過去,對黃先生而言,還是未知之數。

赫德道往日是酒吧街,現時不少食肆亦已停業。
赫德道往日是酒吧街,現時不少食肆亦已停業。
赫德道旁的寶勒巷,亦有不少食肆在疫情下選擇停業。
赫德道旁的寶勒巷,亦有不少食肆在疫情下選擇停業。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