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泥任遊人踏足危害瀕危物種 環團促設保護區規管

元朗下白泥為欣賞日落聖地,亦是全港最大潮間帶泥灘,有多種瀕危動物棲息。不過白泥未如米埔,至今仍沒有規管,每逢假日亦擠滿遊人,有保育組織擔心會害危泥灘生物,加上亂拋垃圾,恐造成生態災難,惟政府未有保育措施或執法,單靠環保團體及村民維護恐事倍功半,促將白泥列為「海洋保護區」保育。環境及生態局回覆,白泥部分地區已被納入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漁護署會定期巡視。發展局已於今年8月探討尖鼻咀、流浮山及白泥一帶發展潛力,環境局正探討可預留作海岸保護公園的範圍,並考慮將白泥地區的生態保育納入該範圍,保育生態系統。

泥灘物種豐富,有「秋茄」紅樹及大片海草,包括「貝克喜鹽草」,海草面積一般約2.4公頃,高峰期可達4公頃,是本港海草最後的穩定生長地,亦是亞洲最後的海草寶庫。而紅樹及海草均提供居所、食物予海洋動物。大自然保護協會保育教育經理陳梓健指,統稱馬蹄蟹的瀕危中華鱟及數量稀少的圓尾鱟均棲息於此,而年幼馬蹄蟹更佔了全港的60%。冬季亦有候鳥棲息,例如瀕危的黑臉琵鷺及白胸翡翠,白泥亦是黑臉琵鷺於香港僅餘的落腳點之一。惟大眾對白泥的認知停留於看日落、打卡、掘蜆及捉蟹等,忽略生態價值,假日遊客「你踩我又踩」,恐衝擊生態系統。

香港海洋公園保育基金社區教育經理溫翰芝亦說,泥灘生長了入侵物種「大米草」會令泥灘乾旱,危害泥灘上的物種。陳補充,現時僅靠保育團體清理大米草,10名義工每兩小時只能拔除9平方米的草,欠缺政府支援難以全面清除。而協會與港大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合作,重整逾2,000平方米的荒廢而零散的蠔礁,方便生物覓食,而當中的「香港蠔」可過濾海水,有助改善后海灣水質。香港海洋保育聯盟促港府於2030年前將白泥列為「海洋保護區」,當局可按生態敏感度劃分成區域管理,設計生態友善步道,減少遊客直接踏足泥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