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片】觀塘 24 小時書店 選書無禁忌 老街坊店主冀填補城市空白

50歲的范立基早於2017年開設「偏見書房」,起初只於周末開放藏書倉庫供人選購,去年11月,他才租下觀塘現址,改為24小時運作。
50歲的范立基早於2017年開設「偏見書房」,起初只於周末開放藏書倉庫供人選購,去年11月,他才租下觀塘現址,改為24小時運作。

【Yahoo 新聞觀塘系列報道】觀塘駱駝漆大廈坐擁過百間小店,其中一個 100 平方呎角落,藏着 5,000 本二手書,是區內唯一 24 小時書店「偏見書房」。書店大部份時間沒有店員當值,客人自助付款買書,午夜至清晨時份是失眠都市人和退休長者的小天地。店內不乏政治、歷史書籍,包括圖書館已下架、其他書店不敢賣的著作。店主范立基說,該店選書沒有禁忌,希望為這個城市填補空白。

文字記者:謝馨怡

攝影記者:Davies

面積僅100呎的偏見書房藏有約5000本二手書。
面積僅100呎的偏見書房藏有約5000本二手書。

一身街坊裝束的范立基黃昏回店整理書架時,挽著兩大袋客人預留的書,有《雨傘政治四重奏》、1994 年的《壹週刊》,還有數本六四相關書籍。50 歲的范立基 2017 年開設「偏見書房」,最初只在周末開放藏書倉庫供人選購。去年 11 月他在觀塘租下現址,24 小時開放,僅靠一部閉路電視監察店舖運作。客人選書後自行到錢箱付款,每本最低消費 30 元。隨性的范說,改為全天候開放只是「無嗰樣整嗰樣」,「唔得咪轉囉,但又 so far so good」。

書店取名「偏見」,是受張愛玲著作《張看》、《流言》啟發。范解釋,《張看》是「觀看」,亦解作「張愛玲看」;《流言》可以是八卦之事或「流動的言語」。范指「偏見」也有多種意思,可解作「偏偏在這裡見到你」、「偏偏遇見某本書」, 又可引伸至「閱讀有助消除偏見」。

書店24小時開放,沒有店員當值,僅靠一部閉路電視監察店舖運作。
書店24小時開放,沒有店員當值,僅靠一部閉路電視監察店舖運作。
范立基說取名「偏見書房」,是受張愛玲著作《張看》、《流言》啟發,指店名和兩本書名一樣帶有雙重意思。
范立基說取名「偏見書房」,是受張愛玲著作《張看》、《流言》啟發,指店名和兩本書名一樣帶有雙重意思。

在這個只有 100 呎的不夜城,失眠的客人會待至深宵,清早則不時有退休長者到訪,也有區內上班族開工前短暫逗留。范指經營 24 小時書店成本較低,只有一名兼職店員每兩三日整理書店和倉庫,每周賣出 50 本書就收支平衡,但乏人看管難免衍生保安問題。

書店曾有行為怪異的客人頻頻到訪,將閉路電視鏡頭扭轉 180 度,離開前扭回來,事後書架多出很多空位。有次客人重施故技時,附近店員趕至,「賊人」頓時嚇壞,從袋中掏出數本書並把一張 500 元鈔票塞進店員手中,即逃離現場。雖有不快經歷,但范立基說大部分客人都很自律,「最緊張有冇人嚟,有人我就好開心㗎喇,會覺得呢間舖好有意義,咁夜都仲有人有呢個需求。」

范立基說「偏見」可以是負面意思,亦可以有其他解讀:「偏偏在這裡見到你」、「偏偏遇見某本書」, 又可引伸至「閱讀有助消除偏見」。
范立基說「偏見」可以是負面意思,亦可以有其他解讀:「偏偏在這裡見到你」、「偏偏遇見某本書」, 又可引伸至「閱讀有助消除偏見」。

照賣敏感書:不想自我設限

他更享受收二手書的過程,像拆禮物,總有驚喜。有客人移民前捐出數千本書和電影影碟,包括六、七十年代邵氏電影,「好犀利,當然都戥佢難受,畢生珍藏喎。」也有退休教授送出大量學術書籍及絕版書。

范立基多年來服務過多間書店,留意到本港閱讀風氣漸退,但經過近年的政治風波,年輕人似乎重拾閱讀興趣,尤其香港歷史及政治書籍,「中國六四之後,亦都忽然間好多人開書店...當政治環境氣候改變,就會鼓勵人開書店同睇書。因為你可能好多迷惘,要睇書解決呢啲迷惘。」近年公共圖書館連番下架「敏感」書籍,范卻反其道而行,選書上架完全沒有禁忌,店內有售被圖書館下架或其他書店不敢賣的書。既然未有明文規定不可售賣或出版某本書,他不想自我設限,希望小店能為這個城市填補空白,同時為讀者提供享受閱讀的空間,「令呢個城市幸福少少」。

范立基說收二手書的過程像拆禮物一樣,總有驚喜。
范立基說收二手書的過程像拆禮物一樣,總有驚喜。
書類包羅萬有,政治、歷史書籍、人物傳記、設計書統統都有。
書類包羅萬有,政治、歷史書籍、人物傳記、設計書統統都有。

香港寫照:追逐死亡前的時光

選址觀塘的最大原因,是范立基本身是五十年老街坊。沒多少個地方做到五十年不變,對范而言,觀塘最大的改變是重建裕民坊,「某程度係殺咗半個觀塘,香港就係咁,大家都係無奈接受,因為你冇辦法阻止政府改建或者發展。」

那本書令他聯想到香港現況?他從書架取出美國畢馬威前行政總裁 Eugene O’Kelly 的《Chasing Daylight》。該書講述事業如日方中的作者突患絕症,利用僅餘 100 日壽命寫此書談生命的反思,善用最後時光造福讀者。他指書名解作追逐死亡前的時間, 「某程度上香港都係正在死亡,但我哋仍然可以有積極嘅意義,可以做啲嘢,繼續開書店、繼續寫嘢。」

范立基說夢想是多開幾間分店,更說可以做到終老,「一日賺幾百蚊,都好過攞生果金」。
范立基說夢想是多開幾間分店,更說可以做到終老,「一日賺幾百蚊,都好過攞生果金」。
范立基指《Chasing Daylight》最令他聯想到香港現況,指書名解作追逐死亡前的時間, 「某程度上香港都係正在死亡,但我哋仍然可以有積極嘅意義,可以做啲嘢,繼續開書店、繼續寫嘢。」
范立基指《Chasing Daylight》最令他聯想到香港現況,指書名解作追逐死亡前的時間, 「某程度上香港都係正在死亡,但我哋仍然可以有積極嘅意義,可以做啲嘢,繼續開書店、繼續寫嘢。」

【Yahoo 新聞觀塘系列報道・逢星期一、三、五推出】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