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用塑膠飲管 無助於改善海洋環境健康

·6 分鐘文章

目前,全球需要應對多種同時發生而又環環相扣的危機,這些危機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它們所伴隨的惡果均由人類一手造成。人類好比一把雙面刃,既能救人,也能害人。我們擁有強大的力量,足以對地球的自然環境帶來嚴重破壞。話雖如此,世界各地仍有不少好人,他們努力尋求各種解決方案,希望能夠修補由其他人造成的損害。但很可惜,這些解決方案帶來的結果,其實並非想像般美好。事實上,我們為了減輕或扭轉這些人為損害而積極奉行不少做法,但其中有些做法根本無濟於事。它們的存在,仿佛只是為了安撫我們內心的罪惡感。

使用紙飲管的想法與在撒哈拉沙漠上安裝太陽能板一樣,看似無懈可擊。Source: Pxfuel
使用紙飲管的想法與在撒哈拉沙漠上安裝太陽能板一樣,看似無懈可擊。Source: Pxfuel

這些衝動行事的例子比比皆是,雖然這些做法是出於人類的好意,但卻百無一用,另一方面更證明了我們始終無法實施大規模計劃,而做到「顧全大局」更是超出我們的能力範圍。

讓我用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解釋一下。不時有人會建議將太陽能板大規模放在撒哈拉沙漠,藉以應對能源危機。這個想法看似簡單至極之餘亦不無道理,聽起來似乎無懈可擊。但事實上,這類行為可能會改變地球的反照率,亦即是照在淺色物體表面(例如雪或沙)的光線因其折射性而反射回太空的輻射水平;而按一般情況來說,深色的太陽能板會吸收更多輻射,令沙漠的平均溫度升高。這個就是吊詭之處:原來加裝太陽能板會增加撒哈拉地區的降雨量,長久以來更會令沙漠變為豐收之地。

將太陽能板大規模放在撒哈拉沙漠,藉以應對能源危機。這個想法看似簡單至極之餘亦不無道理,聽起來似乎無懈可擊。但事實上,這類行為可能會改變地球的反照率。Source: Tom Brewster, Flickr
將太陽能板大規模放在撒哈拉沙漠,藉以應對能源危機。這個想法看似簡單至極之餘亦不無道理,聽起來似乎無懈可擊。但事實上,這類行為可能會改變地球的反照率。Source: Tom Brewster, Flickr

然而,地球是一個各地緊密相連的「整體」,所以會深受蝴蝶效應的影響,地球的另一端可能會產生相同卻又相反的作用。例如,亞馬遜雨林可能會因此淪為一片沙漠,令巴西長年飽受乾旱之苦(其實早於巴西總統博索納羅支持森林砍伐開始,巴西就已經歷過旱災)。

不過,以上並非今天的討論重點,我想說的是另一個更貼近我們日常生活的話題,就是近日在快餐店、咖啡店及酒吧盛行的紙飲管。使用紙飲管的想法與在撒哈拉沙漠上安裝太陽能板一樣,看似無懈可擊。一直以來,我們都很習慣使用塑膠飲管,而塑膠飲管確實方便我們吸入各類飲品,但這些飲管最後只會排入海洋,造成環境污染,更令海龜等美麗卻脆弱的生物遭受嚴重傷害。喜歡使用一放入口就有廁所味、會變成糊狀物的紙飲管的人大有人在;但除了加入使用紙飲管支持者行列之外,我們還有其他解決方案嗎?

不過,開始之前,讓我們首先從海龜的故事說起,除了因為這個故事意味深長之外,我還認為這種教科書式例子很能帶出一個道理,就是無論這些新興的做法聽起來有多能夠支持可持續發展,但其背後的原理全都經不起科學考驗。現時以三秒自毀而聞名的小型紙飲管據稱擁有神奇環保功效的傳說,起源於宣揚近期所有大小事件的社交媒體。在 2015 年,一位名為 Christine Figgener 的生物學家因攻讀博士學位而在哥斯達黎加海域展開實地考察,為了研究一款學名為欖蠵龜的海龜遷徙模式,當時她錄製了一段影片並將影片上載至 Facebook 平台。

在取出塑膠物體期間,海龜的鼻孔不斷溢出鮮血,看上去痛苦不堪。
在取出塑膠物體期間,海龜的鼻孔不斷溢出鮮血,看上去痛苦不堪。

這段影片可謂令人相當不愉快,因為片段中正是 Figgener 和考察團隊努力取出嵌在海龜鼻孔內的塑膠物體;在取出塑膠物體期間,海龜的鼻孔不斷溢出鮮血,看上去痛苦不堪。這段影片在上載後立即廣以流傳,目前在 YouTube 上的播放次數已超過 4,400 萬次,而這個賺人熱淚的場面隨即引起大眾關注。在西方國家,多數大型快餐企業開始禁用塑膠飲管,並以紙飲管取而代之,而這個行為也獲得我們大多數國家/地區的認可(歐盟已於今年年初頒佈塑膠飲管禁令)。

觀看影片時,我們很難不對海龜抱有同情心。事實上,讓人無法承受的是,有人認為人類才是地球的毒瘤,而另一個重點在於,無論你是身處馬德里、溫哥華或悉尼,只要你在當地漢堡店棄置塑膠飲管之後,這些飲管都始終會危及到遠在熱帶地區的海龜。真是如此嗎?並非如此。我的論點是,一邊咀嚼濕纖維素一邊飲用 Gin & Tonic 簡直是愚蠢至極的做法,接下來我會解釋原因。

根據 2017 年發佈的一項研究,全球海洋的 95% 塑膠都只是來自於 10 條河流,其中有 8 條位於亞洲,另外 2 條則位於非洲。另一個專門從事海洋保護的組織亦有同樣推測,直指大部分流入海洋的塑膠主要來源於五個國家,分別是中國、印尼、菲律賓、泰國和越南。我相信,有些人會認為這些研究帶有支持西方的偏見,研究目的是透過指責發展中國家而掩蓋問題的真相。但我想請你仔細思考一下,你子女在漢堡店扔進垃圾桶的飲管,最後會與其他塑膠製品一同放入裝有袋子的容器中,以便塑膠回收。大多數發達國家之所以發達,原因無他,主要在於他們能夠高效管理廢棄物。這即是說,即便無人回收,這些飲管仍會掩埋在幾噸土壤之下,而非流入海洋。

準備回收的廢紙。Source: Piqsels
準備回收的廢紙。Source: Piqsels

但遺憾的是,影片中 Figgerner 和同事費時費力地從海龜鼻孔內抽出的飲管,十居其九都是來自於未能妥善管理垃圾的亞洲國家。與此同時,我們還發現了另一個重大問題。海洋中大部分塑膠都是來自於從商船上「掉落」的捕魚或運輸裝置,而這些裝置就在海洋形成不斷擴大的「漂浮島」。事實上,這些廢棄裝置總量佔據太平洋垃圾帶的 46% 之多,而垃圾帶的覆蓋面積已是法國國土面積的三倍。不幸的是,在這些裝置分解成小塊之前便足以導致眾多海洋生物死亡。

有見及此,我們可以善用現有的可靠資訊作為制定解決方案的基礎,而非採用紙飲管般不切實際的做法。其中一個有效做法,就是在發展中國家制定相關計劃,向能夠提供舊裝置的漁民和航海員給予報酬,從而防止這些不再使用的裝置流入大海,阻止他們因貪一時方便而遺害「海」間。至於污染最嚴重的五個國家之廢物處理問題,相應解決方案可以是資助他們的新興經濟體,使其能夠投資於高效廢物管理系統。

不過一切都是知易行難,要做到又談何容易?

原文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