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公民黨外傭案掀罵戰

自由黨公民黨外傭案掀罵戰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外傭居港權案演變成政黨罵戰。自由黨昨天刊登廣告,引用公民黨核心成員李志喜協助外傭打官司爭居港權,又羅列出一系列數據,質疑李志喜一旦打贏官司,綜援、教育、公屋等開支會大增,矛頭直指公民黨,要求該黨回應「你們是否贊成外傭可享居港權?」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昨天隨即去信自由黨,指責自由黨曲解法律條文及公開施壓,但自由黨副主席周梁淑怡亦斥責公民黨的公開信內容誤導公眾。 本報記者 自由黨昨日刊登的廣告,指「公民黨核心成員李志喜正協助外傭打官司爭居港權」,「請問公民黨,若外傭取最低工資,月薪可三級跳升至一萬一千六百四十八元,點算?」;「若半數外傭家庭領取綜援,每年開支可高達六十億元,點算?」;「每年額外的教育及醫療開支可達到八十六點八億元,點算?」,「公屋輪候冊可增加十萬個家庭,輪候時間將大幅延長,點算?」自由黨要求公民黨交代是否支持外傭可享居港權。 公民黨以黨魁梁家傑的名義去信劉健儀,質疑廣告點名針對李志喜,「是否威脅李志喜不能勝訴?」及「向法庭施壓」。他逐條反駁自由黨四大問題,指留宿家傭不分是否有居港權,都不能領取最低工資;又批評綜援等數字毫無依據,指外傭即使勝訴,亦要附合《入境條例》附表中「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的要求,「包括有否在港納稅,有否在港持有物業、家庭成員是否在港等等」。公開信批評自由黨「無視法律,誤導公眾。」 所謂「四大關卡」容易過 不過,本報翻查《入境條例》附表,發現入境處長只要求申請者提交四項資料,包括「是否在香港有慣常居住地」、「家庭主要成員是否在港」、「是否有合理收入維持生活」、「是否已按法律繳稅」等,並非如梁家傑所指的「有否納稅」及「持有物業」。熟悉入境處運作的人士指出,該四項條件只供考慮衡量他們是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並非必要,而菲傭亦合乎「慣常居住地」、「合理收入」、「按法律繳稅」三項,因為她們按法律根本毋須繳稅。至於「家庭主要成員是否在港」,目前有大量成功申請個案,主要家庭成員都並非在港。 有入境處員工亦指,公民黨提到的「四大關卡」,不一定要全部符合,例如不少外地學生在港住滿七年,一樣不用繳稅,沒有家人在港,也可獲居港權。 周梁:非針對李志喜 自由黨副主席周梁淑怡直指公民黨誤導,「四大關卡根本不是關卡,入境處只是要求申請人提供資料,並非必要條件」;而在最低工資問題上,她承認外傭如留宿就毋須給予最低工資,「但她們成為香港居民後,還怎會留宿呢?」她又指廣告提及李志喜協助打外傭官司,只是公開資料,不認為是針對她。 與公民黨關係友好的港大法律學院助理教授張達明認為,自由黨引用大律師名字雖未必會威脅到他們不接官司,但自由黨似乎未有分清政治問題與法律問題。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