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成為「女兒」的那一刻 跨女阿泥:原來生活可以這麼快樂

·3 分鐘文章
跨性別女性阿泥。圖片來源: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跨性別女性阿泥。圖片來源: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我是個跨性別女性,也是個女同志,阿泥是我的名字。

從小我就和妹妹與親戚的女兒們玩在一塊,那是我童年最難忘的回憶,也是唯一快樂的回憶,那時已經開始意識到自己應該不是個男生。

當大人們跟我說「你是男生」的時候,心裡總是迴盪著一個聲音:「為什麼我是男生?我應該是個女生!」不過在家庭的影響下,默默的藏起自己對性別的困惑跟焦慮,背負起身為長子的責任。

國中時父母離婚,媽媽跟妹妹搬走了,家庭變成只有陽剛的環境,同時身體進入青春期,在環境跟生理的變化下,我變得壓抑又焦慮,弄得自己不修邊幅,似乎消極的當一個男生,還能勉強去面對生活,偶爾在夢裡當一回女生就足矣。

後來父母離婚,這對我來說也許是幸運的 —— 因為單親身份,高中在校內工讀,有了錢寒暑假能夠獨自去到媽媽家暫居,生活終於有了喘息空間,讓我開始思考那個壓抑了十六年的問題。這時在網路上認識到了跨性別的姐姐,跟她聊天得到了許多的資訊,「跨性別」這個名詞解除了多年來的焦慮。

第一次收到網購的女性服飾,拿在手裡卻有種久違熟悉的感覺,穿著不適合的穿搭,意識到自己並不只想扮演,而且渴望成為女生。撥通電話跟媽媽說:「媽,我是跨性別女生,我想做心理評鑑確定」媽媽聽完就一聲「好,找時間去吧!」

從診間走出來,媽媽說:「以後妳就是女兒了耶」妹妹笑著說:「以後是不是要叫妳姐了」「姐~」那一刻心裡湧現了找回生活的感動。但由於當時經濟還是倚靠思想較傳統的爸爸,因此只能以中性打扮隱藏的生活,裝成異性戀男生滿足他的期待。

在高中校園出櫃後,很幸運地,同學們都接受了我的跨性別認同,渡過了愉快的高中,沒有留下任何遺憾。畢業了,選擇離家很遠的大學,開始實踐作為女生的生活,被身邊人親切的當女生對待,結交了好姐妹,她們在去廁所的時候,還會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等她們邊照著鏡子整理長髮,原來生活可以這麼普通、快樂。

從青春期開始起,心中就有個小小願望 —— 期待有一天能被當作女生被愛。生活總是意想不到的,一位女同志接受我是跨性別,交往的生活,看著她在身邊,意識到不必像過去的感情一樣強裝成男生,去滿足另一半的對於「男生」的想像跟期待。

走到現在,我已經成為那個被愛的女孩,前方仍有作為跨性別會遇到的重重險阻,但有身邊人的溫暖陪伴我,走出櫃子那天的我,一定沒想過現在的她,正被另一個女孩擁入懷。

全文轉載自《伴侶盟—跨性別生命故事特輯

看更多Yahoo奇摩新聞深度報導
跨性別者的哀愁:在台灣拿出身分證等於出櫃 連超商領包裹都有困難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行不行 正反雙方激辯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申請者:竟因跨性別身分無法在銀行開戶
農曆過年親戚靈魂拷問 跨性別者怎麼辦?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