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者奪最佳女主角 小A辣變性手術影片藏深意

「我覺得今天來參加走鐘獎的各位,不管是Youtuber或是網紅,你們都沒有我屌,因為我連屌都不要了。」手捧獎盃的網紅小A辣,在頒獎台上嗆辣發言,台下則歡聲雷動,掌聲不斷。小A辣2021年11月憑藉「送走小弟弟迎接新妹妹|泰國變性公開過程」一片,擊敗野人部落、賤葆、Namewee等一眾強敵,拿下模仿台灣三金、專為台灣Youtuber設立的「走鐘獎」最佳女主角。

小A辣的摯友林進在頒獎台上邊哭邊說:「我參與過你的所有,你很討厭你男生時候的樣子,結果你第一個獎項是最佳女主角。」這句話,也為跨性別者小A辣等了30年變性之旅,做了一個完美註解。

在內政部委外的研究報告《各國跨性別登記制度 》提到,對於「跨性別者」是指「不認為自己的性別,與他們出生時基於生殖器官而被決定的性別一致的人」,因此也有人說跨性別者是「靈魂裝錯身體」的一群人。不過因為台灣的跨性別人士通常不願被外界認識;進行性別重置手術、順利更換身分證的人,又不願意談「跨過去」之前的事,導致台灣官方目前沒有任何跨性別人數的統計資料。

網紅小A辣憑藉「送走小弟弟迎接新妹妹|泰國變性公開過程」一片,擊敗野人部落、賤葆、Namewee等一眾強敵,拿下模仿台灣三金、專為台灣Youtuber設立的「走鐘獎」最佳女主角。
網紅小A辣憑藉「送走小弟弟迎接新妹妹|泰國變性公開過程」一片,擊敗野人部落、賤葆、Namewee等一眾強敵,拿下模仿台灣三金、專為台灣Youtuber設立的「走鐘獎」最佳女主角。

不能公開談、缺少討論對象,讓許多跨性別人士在成長過程更是充滿荊棘。

小A辣從幼稚園的時候,就察覺到自己「與眾不同」,到了求學階段,因為氣質陰柔,又常跟女生玩在一起,經常被男同學嘲笑、霸凌。媽媽很擔心小A辣太過女性化,遭到社會歧視,媽媽更曾以死相逼,小A辣曾經為此允諾絕對不會變性。

「殊不知我非常痛苦,我內心渴望,至少要做一個女孩子。」2017年,父親突然過世讓小A辣意識到人生無常,2019年底與媽媽再度討論變性一事,終於獲得同意,說起拍變性手術過程的初衷,小A辣說:「正常來說,如果想要變成女生,他們(跨性別者)是不會想讓別人知道他們曾經是男孩子。」為了紀念身為男性的最後時光,也想將手術過程供跨性別人士參考,小A辣才特地忍住手術不適,拍片留念。

其實願意像小A辣一樣,執行變性手術而申請更換身分證的跨性別者其實不多,一方面是過程繁複、手術也存在高風險。

根據內政部2008年函釋規定,申請男變女之變性者,須持經二位精神科專科醫師評估鑑定之診斷書及合格醫療機構開具已摘除男性性器官,包括陰莖及睪丸之手術完成診斷書。不過根據伴侶盟《2020跨性別人權處境調查報告》,518位調查者中,僅有49人更換台灣身分證,比例不到一成。

變性手術根據澳洲國家健康訊息服務(Healthdirect Australia)指出,雖然近年手術技術進步,但變性手術仍可能存在出血、感染、血栓或組織受損等問題,更甚者可能連上廁所都受影響。

小A辣認為,動輒30萬起跳的手術費用,以及擔心手術過程出事,都可能是台灣跨性別者變性比例不高的原因。從頭到腳,小A辣整形加上變性手術的花費超過200萬。她認為每次整形、手術都是一次冒險,「誰都不知道那劑麻醉針打下去以後,還能不能活著醒過來。」

令人難過的是,歷經艱辛的變性手術後,霸凌、歧視其實也不會瞬間消失。

即使小A辣已經變性,在網路上評價仍然十分兩極,有人欣賞她的勇敢,有人說她不遵守承諾,有人討厭她偏向腥羶色的作品,變性之後更有人嫌棄她物化女性。對此,小A辣只是莞爾一笑,淡淡地說了一句「獅子不會為了狗吠回頭。」小A辣希望因為性別氣質而遭到霸凌的人,能夠勇敢說出來,「因為每個人生下來,都應該被尊重。」

——-

Yahoo奇摩新聞推出深度報導專題,希望和讀者一起關注更多台灣的故事,首波推出跨性別專題,關心遊走在性別的光譜之間,跨性別者如何找到安身之處?

延伸閱讀:

跨性別者的哀愁:在台灣拿出身分證等於出櫃 連超商領包裹都有困難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行不行 正反雙方激辯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申請者:竟因跨性別身分無法在銀行開戶

農曆過年親戚靈魂拷問 跨性別者怎麼辦?

特約記者:林建勳

核稿編輯:沈孟燕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