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裙裝就會陷入憂鬱 跨男阿晨:終將有人會愛你的全部

·3 分鐘文章
跨性別男性阿晨的故事。圖片來源:台灣
跨性別男性阿晨的故事。圖片來源: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我是跨性別男性阿晨,這個是我自己後來為自己取的名字,「晨」一字寓意為每天新的開始,也象徵著我的人生新的開始。

不確定從何時開始,我就自認自己是男生,如果穿著裙子、綁著可愛的辮子就會嚎啕大哭;上了學之後,每逢要穿裙裝制服的日子,我便會陷入憂鬱,成天坐在位子上不吃、不喝、不走動,因為我覺得這幅模樣的自己很噁心。

我開始羨慕起男孩們可以穿著自己想穿的褲裝,可以站著上廁所,擁有合乎自己認同的外表的自由,於是我開始剪短髮、穿著男裝、追求女孩等。

高二的夏天午後,我偷偷摸摸地趁著洗澡的時候,拾起從書局買回來的新的打薄刀為自己剪頭髮,即便我已經小心翼翼地收拾善後,仍然還是被我的媽媽發現了。媽媽的管教十分嚴格,稍不符她期待就會挨一頓揍,她氣瘋了惡狠狠地賞了我幾個巴掌,並把打薄刀搶去揚言要與我同歸於盡⋯⋯

一番拉扯過程中,她劃傷了我的左手,當場血流如注,我的手指因此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恢復應有的功能。雖然在這事件之後,我再也沒有因為短髮而受到肢體上的暴力,但也在我的心底留下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在直至今日的無數個夜裡朝我猛烈襲來,而我毫無招架之力地崩潰大哭。

半工半讀完成碩士學位並進入職場後,我為自己掙了一些錢去做了平胸手術,搜尋了一些資訊,得知自己該「正名」為跨性別男性後,像是塵封已久的謎底被揭開一般暢快。後來認識了現在的老婆,她一路上始終陪伴、支持、照顧我,讓我深刻了解到「終將有人會愛你的全部」的真理;我也進入了一個百分之百支持多元文化的職場大顯身手。

我有著許多資源及運氣,找到了願意替我手術的醫生、賺到足夠的手術費用、遇到全心支持我的伴侶。前後花了兩三年時間,花費了大量時間金錢與心力,我才成功取得一張男性身分證,因此即便我已經完成全套摘除手術,我仍然支持免術換證,因為我相信,是否要做手術應該要由跨性別者自己決定。

有人會認為,我的人生道路至此雖看似不太順遂,但我更喜歡將此比擬為公益彩券,我時刻堅持做公益,總會有一天會開出只屬於我的頭獎。

現在,我正在享受只屬於我的富足人生。

阿晨IG

全文轉載自《伴侶盟—跨性別生命故事特輯

看更多Yahoo奇摩新聞深度報導
跨性別者的哀愁:在台灣拿出身分證等於出櫃 連超商領包裹都有困難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行不行 正反雙方激辯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申請者:竟因跨性別身分無法在銀行開戶
農曆過年親戚靈魂拷問 跨性別者怎麼辦?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