遞補機制審議流會官員相互責難

立法會早上繼續審議,議員出缺安排的修訂條例草案,但由於出席議員人數不足一半而流會。原定今早辯論的議席出缺安排條例草案,押後至下星期三。

立法會秘書處表示,9時15分立會內有27名議員,較30名法定人數仍欠3人,而導致流會。

缺席的建制派包括霍震霆、王國興、陳茂波、林大輝、梁家騮、石禮謙、詹培忠、謝偉俊、葉劉淑儀,作為行政會議成員的劉皇發,都無出席。而提出過千項修訂的人民力量黃毓民和陳偉業,在會議開始時只站會議廳門外,而沒開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對流會感失望。曾鈺成表示,議員有不同理由,故意或無意缺席會議,他相信社會及公眾不願見到流會,而流會亦不應發生。

曾鈺成表示,只欠3位議員就夠法定人數開會,流會責任在於不出席議員身上。他呼籲不同黨派議員平心靜氣,任何事情有不同政見和立場,應通過議事堂辯論及參與投票來解決。

曾鈺成表示,會與所有議員及秘書處研究,如何避免影響立法會餘下的職責,至於尚未處理的會議議程,會留待下星期的大會繼續進行。他表示,若要加開特別會議,會有難度,因需要有14天的通知期,只在很特別情況下才考慮豁免通知期。

曾鈺成表示,立會尚有多個會期,剩下的草案的有多大的迫切性,應由政府考慮哪一條優先,還是決定撤回。

政制及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對立法會流會表示失望,他指出,沒有出席的議員要負上責任。

譚志源表示,流會的責任一定在沒有出席會議的眾多名議員身上,他指無論什麼黨派,都應該知道今早9時要到議事堂開會,如果對任何事情有不同政見、不同立場,亦應通過在議事堂的辯論,參與投票,來決定事情通過或是不通過,所以他對立法會昨日用了較長時間才可以進行二讀的表決,以及今早流會都表示非常失望。

對於流會,工黨議員何秀蘭指出,流會責任在於建制派議員,泛民會繼續用和平、非暴力方法阻止惡法通過。這是唯一可以用的方法,並重申反對這條法案。

人民力量黃毓民表示,原本預算最少要開會15日,他和陳偉業每人輪流講15分鐘,但不幸今早一開會已經流會。據他所知,有7至8個建制派議員沒有出席,相信即使早上不流會,下午都會流會。由於已經通過二讀,下星期三應繼續開會,因責任已在立法會,不是政府,他會繼續馬拉松式發言。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劉江華則指責,流會責任在於泛民。市民選他們入議會,是希望他們堅守崗位,開會審議法例,這兩天如繼續流會,是辜負市民期望。如果情況再惡化,有可能每星期都流會,所有法案都上不到台,包括架構重組,新政府成立等,這是最壞情況。他建議下星期應召開緊急議事規則小組商討。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則反駁,流會不是一兩人能做成,建制派在議會佔絕大多數,只要他們盡責,就不會流會,但他們不盡責,反而怪責泛民。因為泛民早已預告反對二讀後,會抗議離場。今次顯然是建制派都不認為草案對市民很重要,所以他們沒有準時回來,是他們疏忽不能怪責他人。

吳靄儀建議,遞補機制明顯無逼切性,政府大可撤回,改為先提交較逼切的草案給立法會審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