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情花毒

陳雲專欄作家

情花是金庸小說《神鵰俠侶》中的奇毒植物,源自天竺,於絕情谷生長。此花有果,或酸,或甜,或苦,或無味。花上有刺,刺上有毒,是為情花毒。

情花出自絕情谷。中共乃至香港的民主黨,一向用中國情懷、民主中國來捆綁香港人。香港人不論愛共黨國或恨共黨國,一旦沾染,都會中毒,終身受苦。我老實告訴你:中國已經被蘇維埃政權佔領和糟蹋,中國已經亡國了。民主派和好多香港社運界人士,都主張香港要有民主,必須先要在中國實施民主,於是鼓勵香港人投身中國民主運動。這是最惡毒、最難擺脫的捆綁術,是「殉善」之惡毒政治洗腦。香港人要自由,首先要擺脫中國的思想捆綁。

殉善就是making  use of your goodwill and push you to death,利用你的善意,將你推向死亡坑谷,這是香港民主黨的洗腦術,比共產黨的洗腦術更為惡毒,更難擺脫。殉善的洗腦術,與共產黨的殉惡式的洗腦術,相輔相成。殉惡,是要你效忠惡毒的政權,摧毀一生。

一般而言,殉惡的人容易覺醒,因為他們只是謀利,自己是不相信的,刮夠了錢就遠走高飛,移民外國的。殉善的人好難覺醒,甚至有些終身陷於對中國的苦戀之中。

香港為何一直無法民主政治,擺脫共產黨捆綁,就是因為受到殉善之術的捆綁。這是我用幾十年時間的觀察和政治鬥爭,總結出來的教訓。香港人不是與生俱來的愛中國者,我們沒有虧欠中國,我們毋須懺悔殖民地的過錯,之後以帶罪之身去報效「祖國」、償還虧欠。然而,香港偏偏有人用這種「原罪論」來綁架港人,要香港人要自我犧牲,成全大陸。

在國民教育爭議之中,教協準備一系列「國情教育」,向港人推銷「建設民主中國」。此舉之目的,不在乎能否真正推翻共產黨,而是要港人接納大陸人是血濃於水的同胞,要容忍雙非人來港騙取福利,包容自由行旅客滋擾秩序,說這是文化差異,在中港融合之後便會消弭。要「建設民主中國」,就要接納大陸人來港,聲援李旺陽冤死案,與弱勢的大陸同胞連結起來。這在客觀效果上,就模糊了香港與中國的界線,縱容雙非人來港佔據福利,縱容無限量的自由行來港滋擾社會秩序,縱容中共推出各種中港融合政策,令香港無法實現本土優先的公共政策,令香港無法保護自己的本土經濟利益。

當好多香港家長呼籲剔除國民教育課的時候,民主黨、教協那群人,一定要香港人死死攬住中國,呼籲改革國民教育內容,加入文革呀、六四呀之類,於是香港學校就有國民教育,繼續害香港人。我希望愈來愈多香港人,明白這個道理,投入本土政治,那麼共產黨就無法可施,無從捆綁香港人,幾百萬人集中火力爭取香港民主,香港民主就可以很快實現。一旦放棄中國民主統一論,共產黨無你符。這次反國民教育,也是香港人放棄中國的起步,共產黨驚到震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