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panda減薪近40%惹罷工 癱瘓多區服務 傳有送遞員遭接約

·4 分鐘文章
foodpanda減薪近40%惹罷工 癱瘓多區服務 傳有送遞員遭接約

新冠肺炎疫情令外賣成趨勢,惟負責走勻港九新界的外賣送遞員,薪酬福利卻被指壓榨。有大批外賣速遞平台foodpanda的自僱送遞員,因不滿資方壓低每張接單的服務費底價最多近40%、自僱人士保險不足等,令一眾送遞員「忍無可忍」,終在今日(13日)下午起一連2天發起罷工,而今日的行動高峰時期,料有多達300名電單車手、單車手及步兵參與行動,涉及青衣、荃灣、觀塘、九龍灣、九龍城、尖沙咀、杏花邨、港島西等多區。

罷工行動在今日下午5時半開始,直至明日(14日)一整天,並以罷接所有foodpanda旗下的生活百貨網購平台foodpanda mall的訂單為目標,假如某地區沒有pandamart送遞服務,便會癱瘓該區的餐廳外送服務,每區約有30至40人參與,料全港有約300名送遞員罷工。而受罷工影響,網上傳出不少餐廳堆積起食物訂單的照片,顯示在foodpanda應用程式,不少商戶更標示「暫時休息中」的字眼;此外,更傳有參與罷工的送遞員被該公司接觸合約。

多區均有送遞員響應。東網記者在下午約5時在觀塘實體外賣速遞集中處foodpanda mart外視察,可見有約30名送遞員在該處集合。部分人身穿送遞員制服,高叫口號,抗議公司無理減薪,駕駛貼有抗議標語的電單車到店舖門外,附近道路兩旁泊滿響應罷工號召的電單車,巴士駛過時都需要慢駛。化名KK的單車送遞員指,公司在9月開始扣減每單工資,在7月中旬已跟公司代表會面,但得不到正面回應,不滿官方每次調整薪酬未有與員工商討。

另一個位於尖沙咀加拿分道的罷工地點,約有20名送遞員聚集並舉起「we are not your slaves(我們不是你的奴隸)」等標語,表達對外送平台foodpanda的不滿。參與罷工的送遞員羅先生表示,近年外送平台以「試水溫式」、每2個月便降低送遞員薪金。羅又指,以往步兵做1天工作10至12小時,可獲800至1,000港元;現時1天工作14小時,亦只有約500至800港元。

他續稱有送遞員曾試過1天工作20小時,亦僅進帳400港元,形容「低過最低時薪,有時係海鮮價」,自己亦試過1日工作12小時,卻只有210港元。羅直言若外送平台再降低薪金,「平均每日都蝕300蚊」。羅先生指今年7月雖有與外送平台商討情況,但7月後仍繼續降低薪金,即便根據外送平台指示,以手機應用程式反映意見,外送平台亦無任何回應。

一批外賣速遞員發聲明指,所有外賣送遞員在今年9月前,已轉以獨立承包商的身份提供服務,繼而調低其服務費計算方法。電單車手訂單由去年初最少60港元跌至今年11月的38港元;步兵每張訂單則由45港元跌至22港元。此外,送遞員又面對因餐廳準備食物太慢等第三者原因遭「暫停合約」。假如送遞員提出抗議,會即時,或在抗議後數天內而遭終止合約。

聲明又指員工曾多次嘗試與服務團隊溝通,但並無作出改善,現要求把訂單費用重回過往水平,設立更透明的訂單服務費架構,長遠而言,望容許更長時間接受訂單、改善系統的可靠程度等。

foodpanda營業部向送遞團隊成員發訊息表示,雖然不會認同將有可能發生、旨在影響顧客、商戶夥伴與其他送遞員的任何行動,但同時理解送遞員會有建議提出,故建議他們在現時的應用程式提出。營業部指假如從送遞團隊接獲一定數量的討論議題,將會於1個星期內安排1次討論會,希望共同解決問題,同時保證透過這方式表達意見「絕對不會遭到任何懲罰」。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