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 萬事屋 南丫島忘憂體驗館

店主兄弟:(左)哥哥 OT (右)弟弟 Dave

南丫島有家 OT 萬事屋,一字記之曰:“Chill”。入屋飲啖茶、傾吓偈、做手作,剎那忘憂。店主兩兄弟 OT 和 Dave 口水多過浪花,侃侃拋出一堆形容——小社區、學生會、實體版交友 app、島民與旅客之間的橋樑,卻說千言萬語未夠準確,「入嚟感受就知咩事囉!」

OT萬事屋門外不時有新搞作,例如拼圖、木凳及畫板塗鴉。

有梳化有歌有書

小店位於大灣新村轉角處,外設二手木板和家具,內窺似屋企客廳,稍不留神便走眼。拉開玻璃趟門,繞室只需十步,但有梳化有歌有書,提供二十多款草本茶和手工啤,每周與不同創作人合辦活動。這安樂窩是哥哥 OT 去年偶然遇上。那夜他初探南丫島,自索罟灣前往榕樹灣,唯有一家日式雜貨小屋透出昏黃。他買罐汽水閒坐,跟店主聊得悠哉,才知對方打算頂讓。

店內有個小廚房,OT走進去即沖草本茶,開啤酒汽水。

兩兄弟屬九龍人,哥哥是斜棟青年,做音樂藝術,習慣穿梭市區;相差六年的弟弟剛從大專畢業,開店才首次踏足小島。下船到此,就像開闊另一時空,沒連鎖店,綠蔭繚繞,銅臭變成人情味,人聲車響都換作蛙叫蟲鳴。「出面太壓抑了,適合入來放下所有,體驗慢活!」

叫得 OT 萬事屋就是很多事會在此發生

為延續南丫精神,OT年初決定頂手,主打本地手作,找讀市場學的弟弟負責宣傳,輪流入島看舖。「叫得 OT 萬事屋,就是很多事會在此發生。與其講賣什麼,不如說是嘗試遠離城市的活動。」除了寄賣島民的飾物擺設,他們試過延伸出手作攤檔、辦街頭表演、果膠紋身體驗,近來在店外攤副拼圖,還端出木凳、二手木畫板任人塗鴉,寫明「在白紙以外地方畫」,結果連規矩字句也被淹沒。

OT 豎起二手木畫板任人塗鴉,寫明「在白紙以外地方畫」,結果連規矩字句也被淹沒。

大概是吸引力法則,路人都愛玩,具好奇心,親切熱情。這幾年人人寂寥,找個伴散心也難,但當島民和旅客於斗室相遇,不論國籍,呷口花茶,天南地北,一個來,幾個去,倒像重組社區,喘息後再出發。「他們會請我們去觀星和吃飯,出九龍都想起我,感覺是朋友。」Dave 難忘一對日本和香港模特兒,到店內一起唱歌和打邊爐;OT 憶起一名飽受工作壓力的澳洲人老師,「她臨行向我道謝,說這裏令她舒坦多了,原來我的店有這療效。」

他們說,沙發讓人有家的感覺。

爭執都算溝通

那麼可有增進兄弟情?細佬笑說,自己內斂務實,對方天馬行空:「爭執都算溝通吧?唔講咁多了!他是老豆,日日講經。」哥哥反攻:「細個跟我打波,大個又跟我電攣毛,連衫褲都是我的!」唯獨人生不能複製,這大半年 Dave 橫跨在學與畢業時期:「做過的兼職都很急速,好似捏住你條頸叫你做嘢。好迷失,想創業又不知做什麼。」萬事屋猶如驛站,讓他邊儲經驗,邊思索未來。從小缺志向、動輒尷尬癌的他,竟慢慢找到聊天的樂趣,甚至開始想讀社工,撫平更多人的情緒。

「如果令你找到方向,我會很欣慰。」OT 曾因社會期望拋下音樂,直至某刻恍悟:「是否這樣就一世?」最終跑去街頭表演,發現最開心的始終以創作感染人。開店也是為創造自在的空間,讓碎片串連成線。所以說收六時,實質隨緣,有人想坐就開久一點,今夜教吉他,明早派有機菜,日後還想搞放映會和音樂會。

萬事屋促進島民和旅客交流,同時拉近了兩兄弟的距離。

OT 的衣服印有「我真係好鍾意返工」,本意自嘲,加諸他身卻是寫實:「我當渡假,由碼頭過來就一直打招呼,再吸引人來吹水創作!」講到尾,最想還是促進人與人交流:「每個人都是藝術家,用生活表達價值觀。交換故事,體驗更多,也許能在你的藝術品(人生)添點色彩。」

撰文:馮婥瑤
攝影:Sally Law@weak_chickens